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1章 天干物燥(二)

袁保恒坐在乔志清的左侧第一个,起身跟乔志清简单介绍了下。
不光光是市长前来迎接,河南省省长袁保恒也从洛阳赶了过来,亲自陪同乔志清视察。
议会室中间是一个长条大桌,能容纳二十多人。四周也摆放着整齐的座椅,能同时容纳一百多人开会。
他是清廷的降臣,唯恐得不到乔志清的重用。现在看来,乔志清当真是择才而用,并没有对他有任何的冷落。
屋里一下子雅雀无声,众官员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马车快速的在新乡市的主道上穿行,两面都还是从前的房屋,整个城市还是跟原来的一样,只是街道稍微加宽了一些,发展速度远不如江南。
“官爷,这里属于鹤壁府洪县,你们是从哪哒来的啊?”
乔志清微微放松了些,这个地方看来旱情还不算严重。
老汉掏出烟袋子点了一锅,脸上倒也不紧张,看起来对现在的生活很是满足。
“官爷,吃是肯定够吃了。咱现在人人都有地,只用给国家交两成税,剩下的都是自己的。等麦收之后,再种上玉米,老天爷稍微降点雨,秋天马上又能收一些粮食。不过附近的几个县就不行了,地都旱的裂口子了,全部是颗粒无收。”
乔志清的行房已经收拾妥当,但是他并没有休息,直接就进了议会室让众官员开会。
乔志清微笑着回了一句,带着众人在地头寻了个树荫停住了脚步。
“好、好,官爷莫急,不和-图-书跪就不跪哩!”
一旦国家稳定,那就是人口的爆发期。乔志清正在计划着推行计划生育制,每个家庭只得生育两个孩子。这样的话,人口不会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即便是到了灾年,国家救济起来也容易一些。
“……”
乔志清一身灰色的中华装,蹭亮的皮鞋在阳光下异常的显眼,也是当下官员的标准着装。
“你这个省长有这样的压力,我心里很安慰。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还是要保重身体要紧。干旱没关系,但是不要被干旱给吓倒了!”
“总统,河南省十七个市的市长都在这里了。坐在桌子上的都是旱情严重的市,总共波及十个市。”
在路上奔波了十几天,众人一下车都难受的赶紧活动了下筋骨。
“北京来的啊!那可是大官啊!乡亲们,快快快,给官爷磕头了!”
他的口音不自觉的调整成河南的方言,听得魏子悠掩着小嘴直笑。
新乡市政府已经得知了乔志清要来视察的消息,总统的专列一到,车站马上向市政府做了汇报。
华兴军的迷彩服谁都见过,他们已经用良好的军纪,换得了所有老百姓的信任。
乔志清点了点头,环顾着众官员,抿了口茶水便润了润嗓子。
“总统说的极是,有总统这句话,咱再苦再累也是值得了!”
这些农民的眼睛都看直了,一看乔志清就来历非凡,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异常的紧张。
“老乡,这里是什么地方www.hetushu.com啊?”
但是好在天下已经太平两年,所有人并没有像原来一样,见到当兵的撒丫子就跑。
袁保紧篡着眉心,跟乔志清摆了摆手,满是愁苦的拍了拍胸口。
老汉见乔志清变了脸色,连忙对直起身子,让身后的农民也都赶紧起身。
众人闲聊了一会,乔志清带人便坐着火车继续南下。但是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刚向南行进了不到十几公里,完全就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在收到乔志清南巡的消息后,他便通知了各市市长在新乡市迎接。有的偏远城市的市长,今天才赶过来。
“总统,诸位市长。今年我们河南省又是一个大旱之年,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大旱。旱灾波及豫西、豫北、还有豫东十个市县,只有豫南没有问题。河南省两千多万人口,将近一半的百姓马上就要耗尽粮食。我们去年的储备粮,仅仅能够维持到这个冬天。明年开春之后,便会迎来第一波缺粮少食的日子,情况不容乐观啊!”
“总统好!”
乔志清在中间的主位就坐,魏子悠坐在他的右面,负责会议的记录。
乔志清冲人群里的一个老汉问了一句,他的须发皆白,头上裹着白巾,背后还留着辫子。看起来在这里辈分最高,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年轻人都自觉站在他的身后。
一番闲聊之后,大家都放松了下来,乔志清也直入正题。
“这就对啦,以后给谁也不要下跪。咱都是新时代了,腰杆hetushu.com都挺得直一点。谁让大家下跪,大家都打倒谁!”
“……”
乔志清下了车后,人群便纷纷聚了上来。尤其是小孩子,围着火车爬上爬下,父母拦也拦不住。
在烈日的暴晒之下,地里面没有一点庄稼。直到火车行至新乡市,一路上都是这样的情况,土地干涸的都裂开两三公分的口子。
没过一会,官员们纷纷进了屋子,在各自的位子上坐好。
“总统一路辛苦!”
老汉后面的中年汉子也道了一句,众人都跟着满足的笑了起来。
现在的人口仅有三四亿,跟土地的矛盾并不严重。所以每个农民至少分得了十亩多的土地,一年只要稍微有些收成,也能管饱肚子了。
袁保恒额上的皱纹终于松弛了些,心里也有了些安慰。
“对啊,官爷。前几年咱们没有地,都是给地主家当长工。一到旱年,肚子也都吃个半饱。连口细粮都吃不上,都是粗粮和野菜混着吃,过的那叫个苦啊。现在的生活已经美太太哩,就是今年这收成不好,也能吃上细粮。咱再混点粗粮,管饱肚子肯定莫问题!”
“那就好,一步步来,生活总会越过越美!”
袁保恒起身后简单介绍了下具体的情况,声音里满是忧愁。
“知道了,会议开始吧!保恒兄,你把当前的情况先介绍一下吧!”
“我们是从北京过来的,到你们这里视察旱情来了!”
魏子悠专门给茶水里加了点糖,喝起来甜滋滋的,让所有人都大呼过瘾和-图-书,暗道人家当官的喝的东西都不一样。
乔志清这才高兴的笑了笑,让魏子悠取了些凉茶下来,给农民们都各自倒了一碗。
他跟乔志清抱拳行了个礼,一举一动都很有做派,不像是一个农民。
乔志清眉头一皱,连忙搀扶起老汉的身子,挥手便让众人站起身子。
“总统,快别提了。自打入春以来,我都没有睡过一天的安稳觉,我这心里都快急出病来了!”
乔志清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宽了宽心,其实他的心里还比袁保恒还忧虑。袁保恒考虑的仅仅是河南省,但是他考虑的可是整个国家,旱情可是遍布江北各省市。
农民们憨厚的笑了笑,跟着乔志清都在树荫下蹲下了身子,端起茶碗都赶紧品了品。
“大爷,你这是做啥嘛!不要跪,都起来!现在大家都平等了,不要见了人就下跪吗!”
诸市长也都知道各自境内的情况,全都唉声叹气的垂着脑袋,全都小声的议论纷纷。
也不知道是谁先抱怨了声,其他市长纷纷跟着叫苦了起来。
穿越前他有个战友就是河南人,没事就跟这个战友唠两句河南话,现在倒是说的有模有样。
本来这个时代每个人还有字,有号。但是乔志清嫌麻烦,在官场上直接废除了这种称呼,按照后世一样见了面便直呼名字。
新乡市政府由原来的府衙改建而成,前面的正堂改为了议会室,原来知府大人就在这里升堂断案。后面的知府宅院现在改建成了政府家属大院,所有的政府人hetushu•com员都在这里居住。
“总统,河南的百姓苦啊,国家能不能援助俺们一点!”
“大爷,我一路过来,沿途都是颗粒无收,我看你们这里的情况还一点,今年的小麦收成都够吃吗?”
“保恒兄,你看起来可比去年也憔悴了!”
众官员里面,乔志清只和袁保恒见过几面。这次袁保恒显然苍老的几分,鬓角已经现出了白发,也不知道是不是着急的。
乔志清和众官员简单挥了挥手,在袁保恒的指引下出了车站便上了马车。
火车的车门打开,乔志清一露面,众官员便全部在袁保恒的带领下迎了上来。
乔志清放下了茶碗,眉心紧锁的对众官员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才沉声讲道,“袁保恒省长所讲,我一路也看见了。旱情严重,当真是触目惊心。不光光是河南,就连河北的各省都有旱情发生。今天我不是来听你们给我诉苦的,我想问问在座的诸位市长,你们现在拿出什么解决的方案没有?”
老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说着就要带众人给乔志清跪下来。
“总统,办法俺们都想遍了。政府所有单位都工资减半,全部应付旱灾。但是现在的缺口仍旧很大,俺们确实需要援助啊!”
“行了,时间紧急,客气话不多说了,马上回市政府开会!”
老汉客气的回了一句,满脸的褶皱也稍稍的舒展了许多。
火车的车厢上更是戒备森严,身着迷彩服的士兵持枪紧盯着车下。有的地方对着麻袋,上面赫然竟架着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