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3章 天干物燥(四)

此时太阳还没有落山,黄昏的微风刮在身上,终于让人有了些凉意。
乔志清坐在车篷的外面,神色仍旧紧凝的环顾着四面的农田。
“官爷,俺们村出了个旱魃。村长从山上请了个法师,正在驱除旱魃呢!要是把旱魃赶走了,俺们村也就下雨了!”
“老实点,蹲在那里不准动弹!”
“俺在问你一遍,前面到底是弄啥哩。俺们是城里来的官员,你要是识相的快说,不然把你的胳膊扭断!”
那农户刚说完,没等乔志清吩咐,王五早就带着亲兵已经摸上了祭台。
乔志清开口,乔志广虽然老大的不愿意,但是也不得不遵从。他那时已经开设了好几家煤矿,每天财源滚滚,对土地都看的已不那么重要,最后分了也就分了。
华兴军可是握着枪杆子,反抗只有死路一条,要是乖乖答应,家里按人口还能分得一些。
人群里站出一个老者,看起来像是这些人的头领。
乔志清笑了笑,他也明白不是所有的地主都是土豪恶霸,很多也是靠着祖孙几代积攒而来。
此时正是丰收世界,这里的地面却干旱的寸草不生。东南风不时刮过地面,沙尘满是灼热的味道。
戴军瞪了他一眼,回头望着乔志清,等候他的命令。前方的锣鼓已经停了下来,道士也从祭台跳下,显然要开始动手放火了。
乔志清有些好奇,他来到这个时代,还真没有见过怎么求雨,于是便带着亲兵步行前去观看。
“官爷有所不知hetushu•com,那女子生下来娘就死了。她爹好不容易给她拉扯大,前年又因为家里火灾给烧死了。法师说她,本命属火,是旱魃转世,克父克母。只要把她给用火烧死,这四邻八乡就会下雨了。”
当年乔耀光刚刚参加华兴党,第一件事就要把家里的两三百亩良田分给农户。
但是为了整个国家的大利益,有时候不得不牺牲一个阶层的小利益。
一个身穿道袍的人手持拂尘,围着那姑娘又喊又跳。口中念念有词,不时还用拂尘在那少女的身上来回的拍打。
“乡党,这是咋了嘛?好好的一个女娃娃,怎么给绑到那里去了?”
乔志清笑了笑,太原军区的将领大多都出自山陕一带,都是王世杰平定江北时招募的兵马。
乔志清对这个年轻人的见识越来越欣赏,天下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地主还在心里偷偷骂他呢,他大哥乔志广就是其中一个。
“家中的父母都健在吗?”
乔志清在新乡市只呆了一天,第二日便乘马车跟着戴军去了焦作。
戴军实话实说,身上满是军人的直爽,也没有敷衍乔志清。
若是陕西回乱的时候参加的华兴军,现在怎么也混到军长的职务。
最后在僻静的角落里找到一个老人家,从他的嘴里才得知,村民们这是去村东头的大沙河求雨去了。
戴军吓了他一句,农户想叫嚷帮手,但是前方的人群噪杂,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戴军一把捂着他的嘴从人群和-图-书里拉了出来,亲兵们很快紧挨成人墙挡住他们。
“托总统的福,父母都尚在。他们在西安城经营一家药铺,日子过得很好!只是前几年打土豪、分田地,我家的上百亩田地都被分给了农民。老爷子气的中风了,现在身体还没有好利索!”
乔志清听了这不着边际的话,也是差点没被气死。他没想到农村竟然还是这样的愚昧,跟新中国成立之前简直什么也没有改变。
新乡市距离焦作市约有一百多里的路程,因为两地之间的道路还未硬化,而且马车也没有采用橡胶轮胎,所以在天黑之前才赶到了两地中间的获嘉县。
“总统,这些我都知道。您在山西的老家的田地,不是也免费分给农户了吗?这件事中央日报早就做过报到,我还拿着报纸给家里的老爷子过目了。他知道后,心里一下就平衡了,大夸你是个千古难见的圣君。现在对你佩服的不得了,早就忘了土地的事情。”
“回总统的话,属下是陕西西安人。当年华兴军平定西安的时候,我参加的华兴军!”
农户满脸认真的说了一通,言辞凿凿,对法师的话深信不疑。
王五二话不说,抽出驳壳枪便对天扣动了扳机。
农户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被戴军死死的扭住胳膊跪在地上。
“你怎么看待打土豪、分田地这个事情?”
那农户一听戴军说道官员两个字,立马就变得老实起来。他看戴军一行人穿着不凡,自然也不敢认为戴m•hetushu.com军在诓骗他。
“外乡人,你们这是弄啥哩?”
“总统,你待人这么和气,我也不瞒你。刚开始心里肯定会不满,那田地毕竟是祖宗一亩亩攒下来的,现在平白无故的就全部被收走了。后来到农村转的多了,见了太多的穷苦农民,心里也就释然了。国家的政策都是为子孙后代谋取大利,我们家只是小利,算不了什么。只要天下的穷苦人此后都能幸福,我们家的这点牺牲也是值得的。”
中央日报后来做了专题报道,把这件事通告天下。这下全国的地主们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总统都把他家的地都给分了,谁还敢强撑着反抗。
乔志清笑了笑,没想到这个颇有才干的年轻人,还是个地主少爷出身。
戴军学着当地的方言,询问了下面前的一个中年的农户。但是语气中怎么都带了些陕西口音,那农户一听就皱起了眉心。
戴军点了点头,朗声应了一句。不管什么时候都保持着军人的姿态,腰板总是挺得笔直。
乔志广气的要死,专门给乔志清去了封书信,让他管管这个侄子。
但是乔志清给大哥陈述利害关系,反而把乔耀光称赞了一顿。
“快说!”
戴军神采飞扬,一路伴着乔志清的马车跨马随行,不时还哼上一段家乡的小曲。什么圪梁梁、兰花花、牵手手,一听就是陕西人。
大沙河距离村庄并不远,步行五六分钟便能看见。只见河岸上旗帜招展,所有的村民跟闹元宵一样,穿着各hetushu•com种红红绿绿的衣服,敲锣打鼓的在岸边又蹦又跳。这个村庄的人口还不少,粗略的看去有上千人之多。
火光四溅,所有的村民当场就惊在了原地,连大气都不哈一下。
“你胡说什么,那女子明明就是个小姑娘,你们凭什么说她是个旱魃呢?”
戴军高兴地和乔志清闲聊,越来越感觉乔志清的平易近人来,神色也没有吃饭时的那般紧张。
“你们是外乡人吧?快走,快走,没事少打听!”
祭台呈四方形,用木板搭建。四周都堆满了柴火,让乔志清意外的是,上面还绑着一个年轻的姑娘。
戴军爽朗一笑,丝毫不避讳自己的出身。现在他已经能坦然接受这个事实,对国家执行的政策也没有什么不满。
一行人很快进了村子,但是家家户户都紧闭着房门。亲兵们敲开了好几家房门,全都是空无一人。
众人走近之后,河道果然干枯,连淤泥都已经被晒干。
王五此次只带了一个连的兵力轻装简行,使用的武器全部都是驳壳枪。在抵达村子外围的时候,立马在各路口设卡布防。
“好,好,官爷饶命,俺说就是了。你先把俺的胳膊放开,俺的胳膊快断了!”
为了不惊扰他们,乔志清只带了一个小队的亲兵。
村民们对着些来历不明的陌生人并不在意,此时他们更关心的是中间的一个祭台。
戴军唱的兴起,乔志清听他的口音倒有些关中的味道,随口便问了一句。
乔志清没有进城,直接找了个村子,准http://m.hetushu.com备到农户家借宿,顺便调查下这里的旱情。
戴军怒从心来,差点没被这些农户的愚昧给气死。
他所针对的地主阶级,是包括满清皇帝在内的整个官僚地主阶级。如果不采取这样的政策,封建皇权也不能从根本上瓦解。
农户不耐烦的回了一句,仍旧回过头认真的注视着祭台。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这个政策确实有点激进。本来没收无主的荒地,对有主的田地可以采取赎买的方式。但是国库空虚,为了尽快的推翻皇权,实现土地国有,不得已才采用这个办法。”
那农户连连跪地禀告,被戴军这么一吓,神色里满是惊恐。
“砰,砰!”
所有的村民这才注视到这些陌生人,现场顿时安静了许多。
好在锣鼓喧天,村民们纷纷注视着擂台,没人注意到最后面的情况。
“总统,大沙河发源山西陵川市,流经焦作,新乡等市县。现在焦作境内已经断流,这里的河道估摸着也干枯了!”
“你们这是弄啥哩吗?”
“戴军,你是哪里人?什么时候参加的华兴军?”
要知道十个少爷里面有九个都是不学无术,要冒出一个青年才俊难上加难。
戴军跟在乔志清的身边,不断跟乔志清介绍着这里的情况。获嘉县与焦作市紧邻,他对这里也大概有个了解。
戴军又喝令了一句,放开他的胳膊,脸上满是凶色。
天下人都看着他们乔家,既然是打土豪、分田地,那乔家也算是祁县的第一大土豪,怎么也先把乔家的土地给平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