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7章 天干物燥(八)

“谢谢恩公了,润叶给你磕头了。润叶会烧水、做饭、叠被子,你让润叶做什么都行!”
清晨的农村很是宁静,农民们刚从梦想里起来,各家各户都准备烧火做饭。
魏子悠要是知道乔志清脑子里的龌龊念头,估摸着一定会羞得钻到地缝里,那场面绝对是少儿不宜。
“你先睡吧,我在想事情呢!”
魏子悠扑闪着大眼,胸口有一团火气直跳,但她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索性也不睡了,跟乔志清谈闲聊了起来。
“这些等你以后读书了都会知道,其实就是个称呼,跟大叔一个样子!”
昨天亲兵把她从祭台上救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完全被吓傻了,整整一天除了抹眼泪,也没有多说过几句话。
“你恨他们吗?”
“傻姑娘,乔大叔既然救了你,也自然不会抛下你不管。以后你就跟着乔大叔,乔大叔带你去北京,送你去上学,你这辈子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可以做!记住,一定不要放弃梦想!”
田润叶苦笑着摇了摇头,眼睛里分明挂着泪珠子。
魏子悠高兴的舒了口气,她本来就想这样劝劝乔志清,没想到两人倒是想到了一起。
田润叶说着眼泪便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她现在的眼前满是迷茫,只有在乔志清的身边才感到一丝丝的安全感。但是她明白,乔志清一走,这丝的安全感也马上破灭。
“乔大哥,晚安吧!”
各家各户都是用木篱笆做院墙,农民们在家里看见乔志清过来,纷纷扶老携幼的出了门围看。和*图*书
乔志清一愣,没想到这句话竟然出自这个小姑娘之口。她才这么小的年纪,却已经服从命运的安排,对未来没有一丝的憧憬。
乔志清做贼心虚的回了一句,连忙掐了掐大腿,让自己的脑袋保持清醒。
“润叶,你乱说什么呢,什么命不命的!你的人生还很长,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可以做,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乔志清捏了下田润叶的小鼻子,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
乔志清扶起她的身子,穿上外套便带着她出了屋子。
“太好了,田润叶的模样长得挺可人的,把她放在农村确实有点可惜了!”
“王五,去把那个妖道带到这里,我要给这些村民普及下科学,换换脑子!”
田润叶嬉笑了下,脸上还满是不经人事的稚嫩,显然已经从惊恐中走了出来。
他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就听黑暗里一阵的摩挲,鼻前顿时传来一股芳香。
“死丫头,这是在搞什么啊?”
田润叶先是一愣,都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当确认这一切都是真的后,立即就给乔志清跪下了身子,激动的都哭出声来。
田润叶陪在乔志清的身边,带着他出了田府,在村子里闲逛了起来。
他出来的时候,身后可是跟着一队的亲兵,很快便有两个小跑回了田府。一行人在村中央的打麦场坐下,他又吩咐亲兵把村民挨家挨户的集合了过来。
“子悠,快睡吧,明天一早还赶路呢!”
客房分卧寝和外堂两个和图书屋子,卧寝里不时还传来魏子悠的娇鼾声。
这时候,田润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里还拎了壶热水。
乔志清跟着她占了个便宜,睡在她用过的床单上,到处都散发着淡淡的甜香,不由得让乔志清一阵阵的燥热。
乔志清心里暗骂了一句,这是今晚要让他犯罪的节奏啊。
此时的空气还很新鲜,清晨的凉风吹过,让他的身子一阵阵的舒服,脑子也顿时清醒了许多。
乔志清把外衣交给了田润叶,撩起衬衫的袖子,边洗漱边询问了一句。
他的嘴唇继而一热,两瓣滚烫的嫩唇,青涩的迎了上来,微微的还带了一丝娇哼。
这种感觉几乎让她晕眩过去,但是因为太过青涩,只是咬着乔志清的嘴唇,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因为太过羞涩,只得在关键的时候又选择了逃跑。
他一夜未睡,心里的火气怎么也按捺不下去。魏子悠的娇躯像是电影一样,在他的脑子里回访。他越是克制自己,这种却越是强烈。
“恩公,我给你烧了热水,您要不要洗漱一下?”
他想扭个身子又害怕打扰了她睡觉,连胳膊都不敢乱动一下,一不留神就触碰到那纤长的大腿。那种柔软滑嫩的感觉,差点让他的意志力崩溃。
乔志清吹灭了身旁的油灯,眼不见心为净,以后再也不和这小狐狸同睡一床了。
乔志清无奈,只得和她睡在一个屋子里。油灯灰暗,夜里安静的厉害,两人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行了,和_图_书以后别叫我恩公了,叫我乔大叔就行!”
乔志清眼前突然一亮,这么多天没有碰过女人,下半身立马就变得僵硬起来。
乔志清硬生生的吐出两个字,要是有一点光亮的话,一定会发现,他的眼睛都快冒出火光来。
她这样一乐,本就不大的毛毯往边上一滑,白皙修长的大腿立马就露了出来。
魏子悠扭过身子细声询问,因为天气炎热,在屋里也只是盖了个单薄的毛毯。
“田家她肯定不能呆了,解散不解散都无关紧起来挺聪明的,遇到了也是缘分,我准备把她带回北京,跟兹映和小茹也是个伴!”
这些人昨天可是要把她活活的烧死,在村民的眼里,她还是转世的旱魃,走到哪里就旱到哪里。他们昨天已经知道了乔志清是个大官,虽然满肚子的怨言,但是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全都是直愣愣的看着乔志清,眼睛里充满了不甘心。
“润叶,你怎么也不多睡一会!”
乔志清拿过毛巾擦了擦手,在田瑞叶的小脑袋上敲了几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换了身干净的花布衣服,稍稍打扮了下,梳了两个大辫子。一笑之下,嘴角还微微露出两个小虎牙。
乔志清笑了笑,带着她走在村里的小道上,眼睛不断的环顾着农民的生活。
这种感觉既像是偷情,又带了些青涩的记忆。往事历历在目,好似又回到了那个初吻的夜晚。
乔志清暗骂了一声,折腾了他一晚,没想到这鬼丫头倒睡得这么香甜。
“恩公,我平时都是这和图书么早起床的。起来后就到柴房里给老爷和二太太烧水,已经习惯了!”
第二天,门外的公鸡一打鸣,乔志清就从炕上起身,穿上衣服就到外面透了口气。
“不恨,润叶从来都没有恨过任何人。爹爹死后,润叶孤苦伶仃,要不是田老爷收留,润叶早就饿死了。他要烧死润叶,要是润叶命该如此!”
袅袅的白烟从烟囱里一股股升起,如果不是因为旱灾,这应该是一副很美好的画面。
“晚安!”
村子的房屋都是泥瓦房,比起田家大院的屋子,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乔志清看到这些怨恨的目光,心里明白这些村民一定还是相信那个道士的话。他早晨出来故意带上田润叶,就是想给这个小丫头一个清白,不然她的心里一辈子都有阴影。
“乔大哥,你把田家给解散了,怎么安排田润叶呢?她可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乔志清扭头对亲兵吩咐了一声。
乔志清微笑着进了外堂,田润叶也紧跟在他的后面,把热水给他倒进了铜盆里,又试了试水温,给里面添了些冷水。
她有点小洁癖,到哪都喜欢用自己的贴身之物,毛毯和床单都是从北京带来。
魏子悠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乔志清还不想这么早就把她摧残。这样除了显示自己是个禽兽,一个的意思都没有。
魏子悠还在卧寝里面睡懒觉,她跟着乔志清这么长时间,整天忙于收发各种情报,难得出来放松一下。乔志清不想打扰她休息,便让她多睡了一会和_图_书
这是她的初吻,刚才熄灯之后,她实在是耐不住胸口的躁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黑暗里摸索着,把嘴唇递给了乔志清。
“乔大叔,他们都称呼你总统,总统是什么意思啊?”
如此,他硬是半睡半醒的坚持到了公鸡打鸣。
田润叶显然有些害怕,低着头拽着乔志清的衣角紧跟在他的后面。
正当乔志清的大手准备发起攻击的时候,那娇躯顿时就从他的身边逃离,在黑暗里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坏笑。
北方的卧寝都是盘着土炕,魏子悠怕黑,晚上赖在乔志清的炕上就是不走。
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任由魏子悠亲吻着他。一股火气从小腹直冲大脑,险些让他的鼻尖流出血来。
魏子悠的小脸涨的滚烫,用小手掩住嘴唇一阵阵的傻笑。
土炕很大,两人相隔两三米,却总有种莫名的力量把乔志清往魏子悠的身边拉扯。
乔志清的心里早有安排,他的总统府都快成孤儿收容院了,好在如今一个个都嫁出去了。
“恩公,你说的润叶都知道。可是润叶无父无母,现在马上又要离开田家,润叶都不知打自己能干吗。出了田家的大门,润叶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睡到半夜不知道从哪里把大腿伸到了他的身上。
她自小就没有上过学,只在田府当丫鬟的时候,跟着太太们认识了几个字,所以对外界的事情并不清楚。只知道乔志清是个大官,但是却不知道这个称呼是什么意思。
“乔大哥,你睡不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