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8章 天干物燥(九)

魏子悠有句话说的很对,此事不能着急,毕竟长城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如果太过激进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想到这里,乔志清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润叶,大哥错了,大哥给你赔罪啦!”
“我早就看田庆福不正常,他以前就是这样压迫我们的!”
乔志清点了点头,坐在石碾上看着村民,点燃根香烟抽了起来。
“把凌云子给我带上来!”
“事情怎么是这样子?”
“多谢县长老爷开恩!”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田家的宅院从此归集体所有,马上就要改建成田家湾学堂!今后还有各项抗旱救灾的政策下达村里,你们回去后都认真斟酌一下,再选举一个村长出来。记住一定要珍惜手中的权利,不要再选出一个为富不仁的土豪恶霸出来!”
胡德铨严厉的呵斥了村民一声,所有村民立马就惭愧的低下了脑袋。
村民们立即就炸开了锅,脸上全是半信半疑的表情。
每个季度都要凭借政绩,对官员进行考核。凡是昏官、庸官统统撤换,提拔能干、肯干的官员上来。
“大家都清楚事情的真相了吧?天气大旱,俺作为一县之长,和你们同样的着急。但是抗旱救灾,也不能走歪门邪道,险些把一个好端端的女娃给烧死,你们的良心一辈子也不会安宁!”
“畜生,不是人!”
市政府的服务员很快给众人上了茶水,戴军将今年的工作报告交给乔志清过目,然后总结性的先介绍www•hetushu.com了一遍。
“田家湾的村民们,俺是咱获嘉县的县长。昨晚的事情你们可能都知道了,你们所谓的烧旱魃求雨的事情,实际上就是一场蓄意杀人案!村长田庆福霸占田润叶无果,串通西山道士凌云子,诬陷田润叶是旱魃转世。想用此事逼迫田润叶就范,但是那女娃却宁死不从。你们知不知道,昨晚你们差点成了杀人犯的帮凶!”
“戴军,城里就不进去了,咱们直接去农村!”
事情已经澄清,胡德铨也知道这种封建迷信思想,一时也难以祛除干净。在征求了乔志清的同意后,挥手便让村民们各自散了去。
乔志清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在心里已经盘算出几条对策,一是要在农村发起扫盲运动,打击封建迷信,宣传科学文化知识。
村民们齐聚打麦场,全都颓丧的低着头,不知道乔志清想怎样处置他们。
“这怎么可能?”
“好!”
“对,像是田庆福干的事情。他已经取了八房姨太太,竟然连丫鬟都不放过!”
一时间,所有的委屈都泛上田润叶的心头。她的眼泪似是决堤的洪水,蹲下身子就哀声长泣了出来。这些日子所有的恶名都强加在她的身上,让她幼小的心灵承受着难以想像的压力。
田家湾的事情处理妥当后,乔志清一行人用过了早饭,动身便向焦作市赶去。
昨晚胡德铨已经连夜审问了他,二姨太也被当做故意杀人犯被警察拘捕。这个http://m.hetushu.com原因田润叶并不知道,女人的心有时候比男人还要狠毒。
村民们本来想跪,但是胡德铨早有准备,让警察早早的拦住了他们。最后全部行礼作揖,激动的议论纷纷。
乔志清送走了袁保恒,在城外环顾了下这个新兴的小城,他的心思显然没有放在城里。
不然他们还总以为是这些外乡人,破坏了昨晚的法事,故意不想让这个地方下雨。
“……”
他一路上沉着脸闷不做声,一股焦躁的感觉从他的心里腾起,让他的心里起伏万千,一时摸不着头绪,
只有不断提高国民的文化水平,才能让这个国家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凌云子,把事情的经过都跟村民们讲一遍。要是有半点谎话,立马让你人头落地!”
县长对警察挥了挥手,很快一个猥琐的道士就被押了上来,哆嗦着身子在村民的面前跪了下来。
城市的四面城墙跟各地一样,都只留下了四座城楼,其他都拆了铺了道路,修了河堤。
获嘉县县长胡德铨小心询问了下乔志清,想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
市政府在原来的县衙基础上改建而成,只有一个操场的大小。前方是办公区,后方是家属大院。
田庆福平时就害怕二姨太,对她的话也是言听计从。他舍不得烧死田润叶,但是最后还是拗不过二姨太。
村长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大官,尤其是他的儿子还是县上的警察局长,但却这么轻松的就被这些外乡人给收拾了。
http://m.hetushu.com三是要加大对教育的投资,各村都要兴办小学,各镇都要兴办初中,各县都要兴办高中,各市都要兴办大学。
戴军嬉笑着劝说了乔志清一句,在前面领着众人进了城去。
具体的方法可以参照后世,在农村成立农民夜校,让各村挑选能够识文断字的人给农民授课。可以设立奖励,调动农民的积极性。比方说进步大的农民,可以免去一年的农业税。
“乔大哥,你也不用着急。事情总得一步步来,我们只有先承认这个现实,然后再慢慢的改变。”
“好了,都散了吧!”
亲兵把道士押解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袁保恒早早起床,得知乔志清出门的消息,急忙带着胡德铨也赶了过来。
一行人直接进了会议室,也就是原来县衙的大堂。会议室的中间便摆放着已经做好的沙盘,戴军行军打仗习惯了在沙盘上推演,搞经济建设也把这个习惯带了过来。
“总统,我知道你心里着急。但是你先随我到市政府,那里有做好的沙盘。我给你讲解一遍,咱们明天再到现场实地查看!”
他们刚刚得知了田庆福和田俊虎的死讯,不管男女老少,全都是满脸的惊慌失措。
田润叶也在马车里,趴在车窗上不断的打量着外面的景色,并不懂得魏子悠在讲什么。倒是窗外的景色让她兴奋不已,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离开田家湾。
沙盘有一个台球桌的大小,上面就是焦作市政府今年的主要工作目标。和图书
“放心吧,我没事。”
胡德铨瞪了凌云子一眼,对村民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都安静下来。
中午时分,马车便进了焦作城中。袁保恒在城外和众人分别,向南过黄河继续朝洛阳返去。
“润叶,别怪婶子,婶子都是一时糊涂啊!”
警察在麦谷场围站了一圈,他们还以为县长是来找他们算账来了,心里不免都有些紧张起来。
此次农村一行给乔志清的触动很大,这里的落后情况让人触目惊心。不光光是物质生活,连思想上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润叶,叔对不起你,让你受苦哩!”
城市现在并不大,房屋最高也就两层,全部分布在主道的两旁。道路只是用条石砖块硬化,在从前官道的基础上增宽了不少。
乔志清在城外就见到冲天而起的大烟囱,那里就是刚刚建成的焦作煤化工厂。
魏子悠和他同乘一辆马车,见他这个样子,不由得担心的给他宽了宽心。
现在还不存在什么文武保护的问题,这些东西只有等到填饱肚子之后才能慢慢来。
警察们在现场奋力控制着局势,很快就让村民安静了下来。
“总统,这就是我的东西。其实大体总结起来只有四个字,那就是“以工代赈”。今年江北遭遇旱灾,咱们政府责无旁贷,是要对百姓进行援助。但是也不能白白把粮食发下去,这样只会养出一批闲人、懒人。老百姓会以为,不管劳不劳动,反正都有咱们政府管。以后即便是风调雨顺,也会有人不思劳作,等着政府和*图*书救济。长此以往,只会竭泽而渔,咱政府也负担不起!”
村民们一听这话,立马再也没有半点怀疑。全都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攥紧了拳头就想上前狠揍凌云子一顿。
焦作、新乡等市都是刚刚才改为地市级,从前都是归开封府管辖,此时也就是一个县城的规模。
“……”
“总统,都怪属下没有治理好这里,这件事可不可以交给属下处理?”
二是要改变官员的作风问题,每个官员的升迁必须要与政绩挂钩。
村民们良心发现,全都后悔不已,纷纷给田润叶招呼着道歉。
“……”
凌云子吓得跟狗一样,跪在地上不断的跟村民们哀嚎。
胡德铨站在村民面前清了清嗓子,面色严肃的把问题给村民指了出来。
戴军正式担任焦作市第一任市长后,大刀阔斧的进行了多次的改革,为经济发展不断的铺平道路。
“俺交代,俺有罪。这事情都是村长田庆福和他的二姨太交代俺这么做的啊!田庆福在家的时候,总是对田润叶动手动脚,想入非非。他的二姨太就给吃醋了,交代俺诬陷田润叶是旱魃转世,把她给活生生的烧死。田庆福也用这个理由威逼田润叶就范,但是田润叶没有从他。一切都是假的,俺根本不会求雨,田润叶也不是旱魃转世,俺就是个混吃混喝的假道士!”
“打死他,骗子,大骗子!”
戴军吩咐手下取了根木棍,直接当了一会讲解员。沙盘的模型都很逼真,上面有山有水有树,各地的地名都标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