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8章 小人之腹

“你们刚才没有听郑大海和王镇远所说吗,华兴军此次不但出动了海军,极有可能要有动用陆军。这次英军莫名其妙的来到澳大利亚,就像是华兴军安排好了一般,说来就来。这件事不得不让人很怀疑啊!”
石达开紧了紧眉心,脑子里顿时跳出万千个念头。
现在新华夏的民兵还是采取太平军的编制,下面设左、中、右三路大帅。傅忠信年纪最大,便由他担任左路大帅。
太平天国在中国覆灭,在这片大陆重生,他怎么也保住太平天国最后的尊严。
这里不是港口,平时也没有货船到这里。众兵勇的旅帅很快挥下令旗,让士兵纷纷往炮台赶去。
“伍长,你还想婆姨呢?去年不是刚娶了个越南嫂子吗,那模样兄弟都快羡慕死你了!”
石达开沉默了半天终于发话,制止了三位大帅的讨论。不到最后一刻,他还不想和华兴军翻脸,这样对谁都不好。毕竟华兴军可以轻而易举的剿灭他们,不过要是真的翻脸,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新华夏的将领顿时议论纷纷,石达开皱了下眉头,心里一掂量,便先散了会议,送郑大海和王镇远离开。
“翼王,这么说来乔志清还真是用心险恶。他把我们当棋子一样利用,现在看我们把新华夏建设的有模有样,便想把把我们一脚蹬开了!”
不过话说到这里,还真有这么一点可能。若不是华兴军故意放水,这么大规模的英军逃走,他们怎么能不会发现。
郑大海和王hetushu.com镇远相互示意了下,并没有多说什么,跟众将告辞了下便想跟着回了码头。
“谁叫咱们是败军呢,能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
总理府内,军情不断的从各地传来,全部摆在了石达开的案头。
王镇远抱拳补充了一句,提醒了在座的所有将领一句。
石达开连忙召集了众将召开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南海舰队司令王镇远,东海舰队司令郑大海。
“肯定是这样,这个乔志清,我就说他当初怎么会好心放了我们,原来他竟是这样的歹毒。这里原本就是蛮荒之地,现在我们把这里建设的有模有样了,他就准备过来坐享其成了!”
此处有三座炮台,每座炮台都设有五十门火炮,每天都有一个旅的民兵在这里防守。(太平军编制:五人为伍,五伍为两,四两为卒,五卒为旅,五旅为师,五师为军)
“总理莫慌,英军不过是我们在印度的手下败将。他们只是趁着我们一时疏忽,才逃窜到这里作恶,我们海军舰队分分钟踏平他们!”
郑大海满脸的斗志,一听到英军来袭,浑身立马就热血沸腾。
“是啊,听说家里都分了土地了,日子过得美着哩。”
“去去去,你们懂什么,好看也不能当饭吃。我说话她听不懂,她说话我也听不懂。每天一到家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了,人烦闷的厉害!”
虽然石达开担任总理,但是下面的老弟兄不习惯这个称呼,依旧以翼王相称http://m.hetushu.com
右路大帅赖裕新也是满脸的疑惑,只有中路大帅吉庆元沉默不语,他已经猜出了石达开的意思。
“什么?”
“对啊,嫂子那模样跟仙女一样。屁股有大,胸又挺,还满足不了你呢?”
王富贵点了点头,心里也暗自盼着这一天。
海面上全部都是隆隆的火炮声,硝烟从战船上不断的冒起,天空中很快就传来了炮弹的呼啸声。
郑大海和王镇远把情况通知了石达开,他作为太平军多年的指挥官,有着非同一般的直觉。不管这个情况是不是属实,哪怕有一点的可能,他也会认真的对待。
伍长王富贵在沙滩上遥望着北方,那里正是新中国的方向。
小兵们大笑着纷纷调侃,在这五人的队伍里,只有王富贵的婆姨长得好看,他也当个宝贝一样放在家里,一步都舍不得离开。
傅忠信当下就忍不住骂了一句,越想越感觉,乔志清当初放他们到这里,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阴谋。
他肯定是怕华兴军到这蛮荒之地适应不了,就先怕太平军到这里探路。等到现在一切都走上正轨,他便使出手段过来抢地盘了。
“那海上的事情就拜托两位司令了,我相信只要英军没有海军,他们便从河道上过不来!”
“哎,自从跟着翼王来到这里也有几年的功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去转一转。”
石达开把情况跟郑大海和王镇远连忙做了通报,后背不由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若不是华兴军的海和*图*书军驻扎在天京港口,他现在估摸着已经在这里坐不住了。
“咱现在都和华兴军和解了,兴许以后就能回家了。”
中路大帅吉庆元见石达开开口,现在也没有什么顾忌,直接问了出来。
“轰隆,轰隆,轰隆!”
“郑司令,王司令,你们说的情况都是真的,英军看来真的来澳大利亚了。今日各海岸都有军情来报,我们的炮台遭到猛烈攻击,敌舰足有上百艘之多!”
“好了,你们两个先不要妄下断言。兴许乔志清真是一片好心,只是我们误解了他。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这次亲自抵抗英军。只要英军过不了河,那华兴军的陆军就没有援助我们的理由。他们要是敢踏上咱们新华夏的土地,咱们就用性命来捍卫这个新国家。”
赖裕新跟着就拍着桌子大骂了一句,脸上一时都气愤的扭曲起来。
而且最蹊跷的是,他们好像提前得知英军到来一样,在英军发起进攻之前就把海军布防在这里。
民兵们在海岸线上迅速的散开,并没有多大的伤亡。这些战船也显然是为了炮台而来,并没有对岸上的民兵下手。
石达开刚才考虑的却不是这些,他把郑大海和王镇远送走后,将领们在办公室里继续开会。
小兵们纷纷叹了口气,听王富贵这么一说,都开始思念起家里的亲人。
新华夏的民兵们都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上百艘战船的炮弹就溅落的没完没了,炸响一批很快又来一批。
众民兵正聊得起劲,沙滩上也http://www•hetushu.com不知道谁突然大喊了一句,“海里有情况,有敌情!”
“希望如此吧!按说咱们也过得不错,每个人最少分了一百多亩的土地,可是我这心里怎么也不是滋味。一想起家里的婆姨无人照顾,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大中华联邦的各邦国都采用的是总理内阁制,新华夏邦也不例外,现在由石达开担任第一届总理。
三人里只有吉庆元的脑子转的最快,所以把石达开的心思也摸得非常清。
没等民兵们赶到炮台,远处的上百艘战船,已经分三波对炮台分别开火起来。
于是新华夏边境的各处都加强了警戒,这才没有几天,真的就发生了舰队入侵的事件。
“对啊,翼王。听郑大海和王镇远的一丝,英军这次来者不善,很有可能跟华兴军的战斗力一般。我们在国内的时候,就吃了武器的亏。若是英军真装配后膛步枪,我们的武器可抵挡不住他们啊!”
新华夏天京,这里原来就是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石达开在这里建国后,便在这里定都,改名天京。
傅忠信和赖裕新同时吃了一惊,他二人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些。
新华夏州的海岸线像往常一样风平浪静,民兵们刚在海岸线训练完。现在是休息时间,众民兵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坐在沙滩上插诨打趣的唠嗑。
王富贵摆了摆手,对着手底下的兄弟就抱怨了一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捡了个大便宜一样。谁都想找个老家的女人,模样再难看,最起码每天还能聊上几句和_图_书话。人过日子,不是光图个好看。
一时间黑压压的炮弹不断的在炮台的四面八方砸下,隆隆的爆炸声四起,溅起一阵阵的火花。
“郑兄弟说的对,海上的事情由我们摆平。但是据可靠的消息,英军此次还带来了三万多的步兵,全部装配着先进的后膛洋枪。这次是总统担心的地方,他让总理务必保持克制。一旦抵挡不住就带着大部队向山林撤退,我们华兴军的陆军很快就过来支援!”
“翼王的意思是,华兴军是故意在印度放走英军,想借着此次机会,从我们手里夺取政权?”
新华夏和新南威尔士州只有一河之隔,英军和新华夏军都在河岸上设立据点,每天有固定的士兵巡查。河上的浮桥自从被炸毁后,就再没有修建。英军想要过河,没有海军的接应,确实也没有那么容易。
“翼王,您刚才在想什么呢?我们为什么不和郑大海和王镇远商议下援军的事情?”
一时间,所有人立马提高了警戒,全部朝着海里望去。只见远处的海面上,上百艘船帆排成一线,正远远的结队而来。
新华夏建立后,石达开也不得不按照乔志清的建议立国。
左路大帅傅忠信方才看出了石达开的犹豫,他一回来,傅忠信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前几天,两支舰队奉命到澳大利亚海域巡查。昨天舰队刚抵达天京,在港口上补充淡水和食物。
在炮弹的密集轰炸下,青石加固的炮台,很快就被炸成了碎渣子。铜铸的前膛火跑,也被炸的七扭八斜的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