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4章 征伐澳洲(一)

陈炳文和陈玉成同时抱拳朗道一声,脸上满是诚恳的表情。这也是洪仁玕事件后,乔志清第一次召见他们,二人的激动之情可想而知。
在这一周里,各省军区已经相继得到国防部的命令,在广州军区不断集结。
二人直接走水路,从京杭大运河直抵北京,仅仅用了一星期的时间。
第二步就是继续增派大部队,当后续两个军一个师的大军登陆后,然后向英军发起总攻。
此次进军澳大利亚,完全由广州军区负责。自从洪仁玕复辟败露事件后,广州军区司令官陈炳文、南京军区副司令陈玉成受到牵连,分别被调任湖南省担任省长、安徽省省长。
此次战役一共出动三个军的兵力。
他们不同于郭嵩焘、左宗棠等朝廷降将,这些人当初就是朝廷的文官,后来弃笔从戎,筹建团练镇压太平军。把他们调任文职,没有人会干的不舒服。
东海舰队和北海舰队也已经动身,在上海军事港口装载好后勤物资后,一起向广州军事港口hetushu•com驶去。
陈炳文和陈玉成进了书房,挺直腰板就对着乔志清敬了个军礼,完全不像一个文职的模样。
这次在澳大利亚总共有两个登陆地点,一个是维多利亚州的墨尔本港口,一个是新南威尔士州的悉尼港口。
乔志清满是真诚的跟二人吐露一句,这么长时间,此事就一直藏在他的心里。
澳大利亚的这些英国人,基本都是海盗、犯人、淘金者的后代,天生就是好战份子。要是不杀上一部分,他们便不会轻易的臣服于别人。
因为广州军区的底子还是由前军扩编而成,当初陈炳文便是前军的创建者,广州军区的将领也大多数是他的手下。
乔志清看着魏子悠的小模样笑了笑,低头批阅了下军报,然后递给魏子悠,补充了一句,“子悠,待会把军报发出去后,顺便通知湖南省省长陈炳文、安徽省省长陈玉成进京见我,我有事情要跟他们交代!”
“没有,属下哪里敢埋怨总统!”
广州军区和图书司令一职非同小可,他走之后,乔志清一直没有正式任命他人,只是让副司令徐德胜暂代司令一职,广州军区司令的位置依旧给他留着。
“是,乔大哥!”
魏子悠看乔志清露出了笑容,心里也高兴的笑了笑,接过军报后很快就出了屋子。她猜想乔志清一定是要重新启用两位大将,但是什么都没有问,乔志清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陈玉成因为加入华兴军较晚,所以在南京军区担任副司令一职。他走之后影响并不大,南京军区本来就是乔志清的嫡系,当初担任拱卫南京的任务。
不过他二人这个省长干的并不舒心,有的人天生就是武将,生来就是为了战争。要是让他干起文职的工作,他肯定就会活活的被憋死。
陈炳文不同,他在华兴军中资历甚重,也是太平军中第二个归顺乔志清的大将。
“行了,都坐吧。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们俩还都是老样子。你看看,哪里有个文官的样子!”
本来乔志清想让这俩姑娘和-图-书好好念书,但是她们都想自食其力,不想在这里白吃白住。所以乔志清不得已,才又雇了俩小美女服务。
这次终于可以上前线大展身手,邓世昌都快要高兴坏了。国防部的军令一下,立即就发兵南下。
魏子悠得到消息后,连忙带着二人面见乔志清。
军队的事情事关重大,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他当初紧急把二人撤换,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兵变的发生,顺便考验下二人的忠诚度。现在看来,两人还是值得相信和重用的。
魏子悠下去后,连忙吩咐闫志丽给屋里沏了壶热茶端了进去。
“总统说笑了,我们兄弟永远都是你的大将,到死都不会变。
北海舰队现在已经扩充到十艘战舰的规模,全都是新中国自主研发的大吨位战舰。
第一步的军事计划,就是先派遣两个先遣师,分别在两个港口登陆。同时把所需要的物资搬运上岸,在岸上建立防御基地,等待援军。
邓世昌给乔志清上奏了好几次,要求参加南洋的海战。但是乔志m.hetushu.com清一直没有批准。
现在闫志丽已经正式担任乔志清的生活秘书,每天就是负责接待、迎送、还有乔志清的生活起居工作。她每星期还有两天的假期,一到星期天放假的时候,便由李月茹和田润叶负责这些事务。
乔志清轻笑了下,端起茶碗小抿一口,眼睛直视着二人。
闫志丽也进来给三人各满了一碗茶水,小心的关上门退出屋去。
“总统好!”
当初陈炳文和陈玉成只是知情不报,并没有下决心跟洪仁玕造反。乔志清把他俩改任文职,其实也就是警告下二人,并且磨练下他二人的心性,军中的职务都还给两人留着。
乔志清笑了笑,示意二人在客椅上坐下。
陈炳文和陈玉成连忙就摇了摇头,全部都是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
北京总统府,陈炳文和陈玉成抵达京城后,心急火燎的直接就抵达总统府,连住的地方也没有寻找。
陈炳文和陈玉成就是这样的人,自从改任文职后,整个人都变得消沉了下来。
好在他二人此后一直和_图_书小心行事,并没有半点抱怨的话,不然现在可能连省长之位也坐不住了。
乔志清正在屋里批奏着印度发回的军报,印度逐渐恢复稳定后,吴旭明也要赶赴国防部就职。印度只留下三个军的兵力驻防,其他的大军也将相调回中国。
乔志清的命令很快传到湖南和安徽,陈炳文和陈玉成得到通知后,心脏都快激动的跳出来了。
“把你们调任文职,你们俩是不是非常怪我?”
“行了,你们俩也不用瞒我。放下总统的职位不说,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我也知道你们心里的想法。当初洪仁玕的事情你二人确实是无辜的,此事都完全因为他的贪念而起。我之所以把你二人调任文职,就是想让你二人暂时避开流言蜚语,维护华兴军的团结。现在此事已经过去,我让你们过来,还是考虑让你们继续回到军中任职。你们二人都意下如何?”
乔志清继续批复着国防部修改的战略计划书,国防部听取了他的意见,把出兵澳大利亚的计划修改了下,重新交给他批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