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5章 征伐澳洲(二)

二人接过军报仔细一看,全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尤其是听到乔志清的任命,完全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们还以为乔志清还会对他们考察一段时间,没想到马上就接到了作战任务。
自古到今,为了权利和地位,同族相残的事情从来都没有断绝过。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再做无意义的内耗。处理新华夏的问题,最好还是用谈判解决。
“先不要急,你们先仔细的看一遍作战方案。”乔志清笑了笑,每过十分钟,等二人大致把作战翻案过了一遍,这才开口道,“这次计划出动四路大军,这三路大军也由海南省军区、湖南省军区、湖北省军各自抽掉一路大军。广东省、广西省军区还要盯着东南亚,所以不参与此次作战任务。玉成,你不用再回南京军区。这次由你担任前线总指挥兼澳大利亚新任总督。在澳大利亚拿下后,统管澳大利亚的一切军务!”
“总统为国为民之心天地可鉴,属下明白!”m.hetushu.com
陈玉成、陈炳文和石达开,当初都是太平军的高级将领。彼此都会为对方保留一点余地,谈判也相对容易一些。若是换做其他将领,恐怕一言不和就打起来了。
“总统,按照作战计划上的意思,我们这次军事行动并不与新华夏合作?”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从印度逃窜至此的三万英军已经全部集结完毕。大军与新华夏军隔河相对,因为海军的彻底覆灭,所以英军暂时还没有发起进攻。
“好了,想必这次让你们前来,你们多少也知道些原因。我们的对印之战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现在暂时把战场转到澳大利亚。这次战斗由广州军区负责,也就是由炳文你,担任这次战斗的总指挥,统管全局!”
“这也是我这次亲自要叮嘱你们的事情!”乔志清笑了笑,等二人把问题都提出来后,才淡淡的回答道,“新华夏看似是我们大中华联邦的一员,但是却一直处于半http://www.hetushu.com的自治状态。因为权力和利益的关系,石达开是不会喜欢我们进军澳大利亚,主动的放下手中的军权。他敢那新华夏做赌注,我们却不能赌。一旦英军发起进攻,新华夏的汉人免不了又要血流成河。所以我决定主动出兵,为了避免和新华夏的冲突。我们直接从墨尔本和悉尼登陆,吸引英军掉头回顾,然后彻底将他们扫平。只要拿下澳大利亚东南部,石达开慑于我们的军事实力,不用费一兵一卒,他们也自会放下军权。这样既避免汉人的自相残杀,又完全把澳大利亚掌控在我们手里。澳大利亚是汉人在海外的新家园,我不希望它成为个人的王国,更不想我们亲手把它毁掉,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炳文和陈玉成同时抱拳领命,心里已经彻底明白了乔志清的意思。总之一方面就是以武力扫平洋鬼子,一方面就是以政治使新华夏称服。
他们平时都相当留意中央http://m.hetushu.com日报所刊载的军情,对澳大利亚的情况也有所了解。只是有些机密军情他们现在才看到,刚刚才把所有的线索在脑海里拼接起来。
“总统……”
二人这段时间所受的委屈一时全部涌上心头,堂堂的男子汉竟然从眼睛里憋出了眼泪。
陈玉成接过作战方案便皱起了眉头,跃跃一试的想马上打上一仗活动下筋骨。
乔志清面色凝重的叹了口气,最后再叮嘱二人一句。
“总统保重!我们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明白就好,你们和石达开都是太平天国出身,在一起共事也相对容易。我派你们二人指挥这场战斗,就是想让双方保持最大的克制。咱们一切以谈判为主,我不希望看见,汉人杀汉人的事情出现!”
陈玉成也看出了里面的问题,有些不解的皱了下眉。这些问题事关政治,国防部的作战计划并没有提及,他二人更加无从知晓。
陈炳文和陈玉成同时敬了个军礼,告别乔志清后就步伐www•hetushu•com有力的出了书房,皮靴踏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响声。两人浑身上下,顿觉精气神十足。转任文职的这两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畅快过。
乔志清起身跟二人握手道别,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为了新华夏的汉人,他就算是心里再憋屈也要忍耐,事情的结果还石达开识趣不识趣了。
总督府内,英军的高级将领正在会议室里商讨着进攻的具体计划。里面还有两人,正是从海滩上被英军救起的约瑟夫和杰克森。他们的发言最为激烈,是在座中的主战派。主张不惜一切代价杀过河去,为死难的英国人报仇雪恨!
“总统放心,我们只会对洋鬼子下狠手!在扫平洋鬼子后,就马上与新华夏政府谈判。我们相信,石达开慑于我们华兴军的实力,还有总统的真诚,他们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陈炳文和陈玉成全部抱拳真心称服,没想到乔志清能考虑这么多的问题,处处妥协退让,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民族着想。
陈炳文思维敏捷和_图_书,一下就看到了事情的蹊跷。
陈炳文和陈玉成相继一愣,乔志清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那就是他二人已经通过了考核。一切马上就要恢复常态,他二人也即将官复原职。
“对啊,我对澳大利亚也仔细研究过。不管是咱们华兴军出兵印度,还是出兵澳大利亚,我都做过提前的预演。若是在墨尔本港口和悉尼港口登陆,不会白白耗费大量的经历和物资吗?为什么不让新华夏支援我们,他们不是我们大中华联邦的一员吗?”
他们因为洪仁玕的事情从军队调离,在外人看来本身就是一个污点。现在终于得到平凡,激动之情可想而知。
“行了,军务紧急,你们今天在北京休整一天,明天和国防部的众将再召开一次战前会议,后天就回广州赴任吧!”
“总统,那我做什么?”
乔志清把国防部关于对澳大利亚的作战方案递给二人。
第一点很容易,第二点看似简单,一切都还没有定数。若是石达开不肯放下权利,这个问题就相对难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