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2章 征伐澳洲(十九)

这个临海城市距离海港不过五千多米的距离,而华兴军的舰队火炮却能打击上万米的距离。
众议员和将官纷纷把目光集中在瑞恩的身上,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别的看法。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瑞恩说的不错,要是全部后撤的话,中国人一定穷追猛打,到时候谁也撤不走。
他参军不到两年,几乎是连年高升,从小兵一路升到师长的职务。
“司令是什么意思?”
顾兴华的这种思想,也很对东海舰队司令郑大海的胃口。他作战多年,也是为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在所有将领的推演结果中,顾兴华的眼光每次都是最精准的。所有前线的战事,没等军报过来,都与他推演的不谋而合。
墨尔本的民兵本来想拦住他们,稍稍稳定军心后,立即集结了上万兵马,紧在他们后面就追了上去。但是却被他们以优势的火力扫灭了一片。在华兴军后膛步枪的打击下,洋鬼子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最终又全部缩回了城内。
打仗总得hetushu.com讲究个上令下从,并不是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而且刚刚登陆还不适应这里的环境。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没人敢轻易违背预定作战计划。
胡文海和总指挥官陈炳文也是老交情,他这么一提,陈炳文很快就同意了他。这样既卖给他一个面子,也能向顾云飞示好。
这里面除了他叔父顾云飞的关系,军区将领都照顾他叔父的脸面,更重要的是这小子却是有点头脑。
一瞬间,烟尘弥漫整个墨尔本的上空。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一般,天色暗淡,地动山摇,小半个城市都被夷为平地。
这次对澳大利亚战斗,顾兴华在胡文海跟前千求万求,终于让胡文海答应让他赶赴前线锻炼。
瑞恩当下就散了会议,跟着众议员和将官就下去四处的安排。
二人经过短暂的商议,他当下就同意了这个意见。立马就吩咐舰队的炮兵调高角度,不间断对墨尔本和图书轰炸了起来。
“既然你们都同意后撤,那我们就分两部分撤退。城内的市民和妇女儿童先撤,我们在后面掩护。只要我们还在外面布防一天,中国人就不敢轻易的冒进,尽量的给百姓们争取一点时间!你们觉得如何?”
顾兴华虽然很想追击洋鬼子,但是因为要按照作战计划行事,他也不敢太过于违反军令。于是上万人在墨尔本城布防下来,等待大队的援军前来。
“我同意!”
刚开始他被胡文海提拔到身边做作战参谋,在华兴军对印战斗的时候,胡文海也闲的无事,整日在沙盘上对前线的战争进行推演。
“我赞成!”
十艘战舰,每艘的侧旋都设有三十门速射火炮。每门火炮每分钟发射三发炮弹,每发炮弹全部都重达一百多公斤。
但是总督府的所有议员,还是吓了个半死。那爆炸声铺天盖地,如同雷霆之怒,城内所有窗户无一幸免,全部被震得粉碎。
墨尔本的民兵司令安东尼奥立即组织和图书五万兵马,阻击华兴军陆军登陆。双方一见面就大战了一场,在华兴军压制性的炮火打击下,墨尔本的民兵很快就打败而逃。
洋鬼子的民兵可有五万多人的队伍,但是被华兴军的炮舰吓破了胆子,只知道扭头逃窜。
维多利亚总督韦斯特气的要死,大骂了所有将官一顿,决定等华兴军的舰队撤走后,再对华兴军重新发起进攻。
“同意!”
在海军大口径火炮的打击下,民兵们的枪阵还没有冲进到一千米之内,全部就往城内撤去。
在他们准备西撤的时候,在南部的维多利亚州,也同样有十几万人已经开始往西面逃撤而去。
北海舰队在悉尼港口登陆后,东海舰队也满载一个师的兵力在墨尔本登陆。
在墨尔本登陆的师部由顾兴华统帅,他不是别人,正是被乔志清送进南京军区的顾云飞的侄子。
顾兴华带着三千多人在后面穷追猛打,一直追击到墨尔本的城外,这才停住了脚步掉头向码头撤离。
幸好总督府设在和*图*书城东一带,并没有收到火炮的打击。
最重要的是,前期登陆作战,只要占据码头等待援军,基本上没有多大的难度,只需要按照制定好的战术一步步执行就行。
因为前线总指挥陈玉成,跟随的是在悉尼登陆的部队,墨尔本没有陈玉成的约束,顾兴华也就更加的无所顾忌。
东海舰队刚靠岸,墨尔本的民兵就不知死活的冲上来进攻。
韦斯特眼见如此,哪里还有坚持抵抗的心思。众议员一商量,全都同意立马向西部转移。华兴军的物资全部搬运上岸后,顾兴华也没有在码头等待,直接对墨尔本城发起进攻。但是城内已经空无一人,所有的洋鬼子都拖家带口的向西部内陆逃窜而去。
顾兴华不是陈玉成,他不会心疼这些城市的建筑。在他的眼里,只有战争的胜败,城市毁了大不了还可以再建。
瑞恩环顾了下众人,在这个时候作为当地的最高指挥官,身上还是有一点的担待。
轰炸不间断的持续了十几分钟,顷刻间便有上万发炮弹和_图_书在墨尔本城内倾斜而下。
于是顾兴华就这样混进了前线作战的部队,统帅一个师的兵力在澳大利亚东南角的墨尔本登陆。
还没等他们的会议结束,城内到处便响起了隆隆的炮火声。
顾兴华可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主,他在岸上只集结了一个旅的兵力,立马就亲自带着这三千多人追击洋鬼子而去。
炸弹所落之处,屋舍土崩瓦解,人畜灰飞烟灭,浓烟直冲天际,哀嚎撕心裂肺。
这种败家玩意的做法,从草根爬起的陈玉成是不会理解的。通常都是创业的第一代人勤俭,第二代人就开始奢侈了起来。
“……”
顾兴华早就把墨尔本的地标划定,在撤回码头后,就让海军舰队调高了炮弹的角度,直接对着墨尔本城市轰炸了起来。
“好,在座的都是好样的,像个男人!既然这样,马上下去准备。通知市民只带些口粮,剩下的杂物什么也不要带了!明天一早就向内陆撤离!”
双方同样在码头炮战了一场,最后墨尔本港口的所有炮台全部被轰炸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