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5章 吃着火锅求着婚

乔志清这里的饭菜看似普通,但是每道菜都是前朝宫里的御厨所做,吃起来自有一番的味道。
魏子悠可不是没来由的在他这里蹭饭,毕竟这种美味她去食堂可是吃不上的。
闵兹映加了块羊肉,看着魏子悠古灵精怪的问了一句,惹的其他的姑娘也是嬉笑个不停。
“讨厌,吃饭就吃饭,说什么婚事嘛!”
女人在一起,话就多了起来。尤其是闵兹映,本就是个爱热闹的人,好吃的也堵不住她的小嘴。
“什么问题啊?”
其他的小姑娘纷纷起哄,她们这个年纪,对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最感兴趣。
“讨厌,吃你的饭吧!”
魏子悠一听就红了小脸,加起一块豆腐就塞进了闵兹映的嘴里。
乔志清平时吃饭的时候喜欢热闹,这样才有一点家的感觉,所以他也乐得和这些小姑娘一起用饭。
乔志清的小院的卫生间,可是他亲自设计,很有后世五星级酒店的风范。
所以金矿必须得控制在新中国的手里,连新华夏的和_图_书政府也无权处理。
魏子悠接过军报后,很快让人发给了国防部。下午的时候她和乔志清还要参加国防部的会议,所以午饭的时候便留在书房里蹭饭。
“子悠姐姐,你准备什么时候嫁给乔大叔啊?我们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这个世界还没有卫生间的概念,更没有抽水马桶这个说法。但是只要有图纸,新中国也不缺这样的能工巧匠。
留在新华夏的话,政府负责分配土地,而且负责每个士兵的婚姻大事。或者由新华夏政府给你找个媳妇,或者你自己找个媳妇政府买单。
“对不起,这火锅太辣了,我去洗下脸!”
布鲁斯和韦斯特都下错了筹码,他们都做了应有的坚持,但是英国国内并没有派援军过来。
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多,根本不是一个等级,战争也自然没有什么意外。
乔志清也是尴尬的一笑,这才想起当初对魏子悠承诺的事情。现在这姑娘已经上了年纪,再拖下去也对人家和*图*书不好。于是就借着机会对她直言道,“子悠,既然兹映问起了这件事情,那我们是得找时间好好谈谈这个问题了!”
毕竟闵兹映出身朝鲜贵族,身上也没有那么多的自卑,和谁都能打成一片,丝毫不会被身份所影响。
战斗结束后,华兴军的收获颇丰。首先是洋鬼子的大批粮食物资,还有两个州十万多的洋女人,更重要的是这里遍地的金矿,现在完全被华兴军所控制。
在座的五位美女,魏子悠的年纪最大,其他的都还是十六以下的小女孩。
这十万洋女人里,有一大半都是年轻或者年幼的女子,正好留下了给华兴军服役期满后,当了福利。其他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华兴军也没有为难她们,还是给了她们自由身。一群寡妇,陈玉成也不担心他们折腾出什么大浪。
为了防止各邦国的总督权力过大,有了自立之心,乔志清还让国防部研究了总督互换政策。
魏子悠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一时又哭又笑的难以控http://m.hetushu•com制心里激动地情绪,半天都涨红着脸蛋,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乔志清。
闵兹映刚到中国的时候,一切事情都是有魏子悠操办的,所以也从来把魏子悠当亲姐姐一样。
“……”
魏子悠故作不知的垂下头,一张俏脸涨红的更加厉害。心里就跟小鹿乱跳一样,没想到乔志清今天竟然这么直接的说起了这件事。
“子悠姐姐,你就答应我们乔大叔吧!”
如此,军政、民政,相互监督,又相互依存,才能实现权力的真正平衡。
魏子悠自从给乔志清当秘书起,心里就只装的下这个男人。整整六年的时间过去,这个男人终于提到了他的承诺。魏子悠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一时竟高兴地挤出了泪珠子。一张俏脸似哭似笑,十分的可爱迷人。
金子这东西挖出来就能当钱花,对于其他国家的金融都是冲击性的。要是任由商人开采,要是流入新中国,那立即就能引起货币贬值。
他对陈玉成和石达开这对搭档很满和_图_书意,他二人同属于太平天国出身,在一起合作起来也容易。但是两人都曾被太平天国封王,各自心高气傲的性格,注定又不可能真心相待。
她急忙掏出手绢擦了下眼泪,小步出了书房便去了卫生间,对着洗漱台的镜子掩着小嘴傻笑个不停。
她二人在一起也不像其他姑娘那么拘束,私下里女儿家的悄悄话说个不停。
一个总督想在三年内,将这么多的利益关系统一,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可不敢触动华兴军的利益,老老实实当起了一个邦国的总理。这地方本就是人家打下来的,金矿的利益当然归了人家。
乔志清看完了军报,提笔便让国防部正式下令,任命陈玉成为新华夏第一任总督,兼新华夏第一任军区总司令,掌管军区三路大军。
华兴军一万多人。他们全盛时期三万多正规局加五万民兵,尚且不是对手,更不用提面对三万的大军进攻。
澳大利亚的国防都交给了华兴军,石达开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手下hetushu.com的兵马全部解散,分散在三个州内务农,务工,现在可当真是个光杆司令。
至于十万的洋女人,乔志清在作战之前就有过安排。所有的驻新华夏的士兵,在服役期满之后,可以选择留在新华夏,也可以选择返回新中国。
“当然是嫁给乔大叔喽!”
今日正好是星期天,乔志清什么东西也吃腻了,正好让后厨做了个木炭火锅,在书房的圆桌上吃起了火锅。
不过论起姿色来,却各有千秋,丝毫也不因为年纪有任何的影响。
这样,也不怕哪个总督再能拥兵自重。即便是他们拥兵,也没有那个军费自重,军费可掌握在当地总理的手中。
外面的大雪依旧下个不停,昨天已经断断续续的下了一天,现在的地面更是都铺了厚厚的一层。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闵兹映、李月茹还有田润叶也被叫了过来,还有客堂的闫志丽,六个人整整围了一桌子。
“子悠姐姐,恭喜你了!”
每个邦国的总督,任期三年。三年后,各邦国的总督将轮换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