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8章 求婚

“当然愿意!”
乔志清看着这个脑袋短路的女孩,不由得苦笑着喝了口闷酒,暗叹这个时代的姑娘就是单纯。要是放在后世,估摸着人家姑娘早就骂你土包子了。
“乔大哥,你还没有告诉我。好端端的,为什么想起吃饭了?”
这个时代还没有浪漫这个说法,乔志清也没有多玩过这些。
魏子悠一听这话,心脏立马就要忍不住跳出来了。普天下的女人,没有人能拒绝乔志清的这番表白。这可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男人求婚,那种骄傲和满足感,一时让魏子悠都有种眩晕的感觉。
“乔大哥,我怎么总感觉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魏子悠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激动,泪水一下就高兴的夺眶而出,掩着小嘴高兴地不停的抽泣。
“魏大小姐,你能不能先回答了下我的问题。你同意嫁给我为妻吗?”
“乔大哥,我想听你说一句,我爱你!”
乔志清看着她认真的讲了出来,没有丝毫的做作,眼睛里满是炽热的表情www.hetushu•com
“同意喽,子悠姐姐同意了!”
本来乔志清想准备一束玫瑰,但是这个时代还没有送花的习惯,北上的市场更没有玫瑰花销售,冬天更是没有这中东西。只能派人折了几支梅花插在花瓶里,红艳艳的还挺好看。
“我也爱你,子悠姐姐!”
她不在乎乔志清娶不娶她,但是在乎乔志清的心里有她。
魏子悠进门后,餐桌上已经摆好两份精巧的餐具,中间摆着一瓶红酒,而且竟然还插着一束梅花。
“好吧,那明天你就通知下父母,让他们来北京面谈下具体定个婚期!乔大哥不会委屈你的,你虽然是排行小九,但是也得风风光光的过门。”
魏子悠回了总统府后,忙完了自己的工作,把今天的会议记录整理了下,天黑后才去了乔志清的书房。
乔志清微微舒了口气,听到魏子悠同意后,这才放下了心。
不过要向一个女孩子结婚,总不能依仗自己的权势。他便照着电视里长有的情http://www.hetushu.com节,给魏子悠准备了这场烛光晚餐,没想到还真把这个丫头给唬住了。
魏子悠抱着酒杯小抿了一口,羞涩的明知故问了一句,想让乔志清肯定的说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一会的功夫小脸更加的俏红。
“你自从在南京的时候就跟着我到现在,一步步从一个青涩的小丫头也长成大姑娘了。本来乔大哥不应该贪心跟你提这件事,但是既然缘分已经注定,乔大哥也不想把你让给别人了。子悠,嫁给乔大哥吧!”
如果不这样表示一下,倒显得他这个总统越来越没有情趣,只会靠着权利压人。这不是娶媳妇,而是娶一个满足的。
乔志清在国防部收到一份不错的军事计划,心里也是非常的高兴,回到总统府后书房里,便吩咐魏子悠晚上过来请她吃饭。
魏子悠特意换上了便装,脱去外套后,里面是一件束身的旗袍。
“子悠,坐下吧。这是波兰大使送我的葡萄酒,一直没有机会www.hetushu.com喝,今天正好美酒伴佳人,把它给消灭了!”
乔志清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笑着招呼魏子悠在餐桌前坐下。
透明的玻璃被子很快装满了红色的美酒,一股浓郁的酒香味立刻就扑鼻而来。
在暖色的烛光下,乔志清刚触碰到她的香肩,她的胸口便忍不住上下起伏了下。坐在椅子上,慌张的低着小脸,吐气如兰。
她小心的伸手拿过戒指,白色的戒指在烛光下闪闪发亮。那种冲击力,立马就摧毁了魏子悠所有的心理防线。即便面对的是一个陌生人,她也忍不住点头答应。
闫志丽也早已经下班,书房里就乔志清一人。
魏子悠愣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轻吐一声。
他是个办事干脆的人,不喜欢绕来绕去。今天既然已经和魏子悠说起了婚姻大事,他就得把这个事情给定下来。
“……”
“子悠,你今晚很漂亮!”
魏子悠的言语已经变得哽咽起来,幸福来的太突然,她在此刻心都要被融化了。
“子悠,我爱你!”
m•hetushu•com乔志清俊朗的面孔中直迎着魏子悠,这时候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礼盒放在了桌上。
这个时候,门外的亲兵也把做好的牛排端了上来。七分熟,牛排的最佳口感,连厨师都是乔志清特意从波兰大使馆请来的。
“我也爱你,乔大哥!”
魏子悠还真没有见过这个场景,像是乡下小姑娘初次进肯德基一样,一顿饭下来估摸着就感觉浪漫到天上了。
他还是第一次搞这么浪漫的场面,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点紧张。毕竟人家姑娘跟了他这么多年,他总是害怕亏待了人家。这样求婚,她的心里也能高兴一点,也足显他的诚意。
这时候还没有电灯,屋里点着蜡烛。
魏子悠一进门完全被书房的布置给吓住了,她把整理好的会议记录交给了乔志清,看着桌子上的精致的餐具,都不似以前的那般随意,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我爱你”这句话也是她从曾纪芸的里看到的,乔志清万万没有想到,曾纪芸的小白文竟然已经俘虏了万千少女的心,连魏子悠m.hetushu.com也会在乎这句话。
魏子悠也吃过西餐,但是没有吃过这么浪漫的西餐,一时高兴地都快留下泪来。她急忙咬了咬嘴唇,确认这不是梦后,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礼盒里装的是一枚戒指,他在结婚的时候给每位夫人都送了一枚。戒指很普通,但是花纹却很简单漂亮。在此时,绝对是破天荒的定情信物。
乔志清熟练的把红酒瓶盖打开,给魏子悠和自己各满了一杯。
乔志清端起酒杯和魏子悠碰了一下,看着魏子悠娇羞的模样,不由得轻笑了下。
“乔大哥,吃个饭也不用这样啊!”
乔志清对婚姻总抱着随遇而安的态度,并不求要娶多少,所有的婚姻都交给了缘分。这与无关,他从来都没有沉迷女色的心思。
魏子悠听到乔志清的提醒,立马就清醒了过来,几乎是脱口而出。
这时候窗外传来几声娇喊,魏子悠一听都快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不用想,肯定就是闵兹映那几个鬼丫头。一想到刚才两人所说过肉麻的话,魏子悠都不知道怎么出这个大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