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5章 谈婚论嫁

前膛步枪与弓箭的最大区别就是,弓箭手对体力的要求很高,而前膛步枪没有这样的要求。就算你是骨瘦如柴,只要是按照步骤操作,也能爆发出巨大的威力。这样依靠武器密布人力缺陷,操练起军队也容易了许多。
安倍美子见到乔志清,连忙带着儿子给他下跪行礼。这么多年她还是坚持日本的礼节,所有的服务生见到客人,也得是跪式服务。
婉贞失神落魄的站在门口看着荣禄离开,也不着调当初和乔志清的这场缘分是对是错。至少她在这里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而她的族人们却在异乡受苦受难。
“总统,属下不是个迂腐之人,对你和子悠的婚事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有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属下,总统娶这些妻子,是不是为了今后分封各邦国做打算?”
乔志清没有承认,也没有反对。只是嘘声叹了口气,显然对这件事还没有最后的决定。
魏国栋开诚布公的询问了一句,有些话憋到嘴边,他还是不敢问出来。只是换了个方式,想从侧面hetushu•com打听下乔志清的意思。
“我知道魏大哥想问什么,你是不是想问我,我所做的这一切是不是在为了复辟皇权做准备?”
魏国栋夫妇对望了下,听到乔志清亲口叹起此事,显然都有些惊诧。
“这……”
魏国栋连忙表忠诚,他其实更倾向于英国的政体,毕竟各方面相当的成熟。但是乔志清现在选择的政体,他却看不明白,不知道未来向哪里发展。
“总统,恕属下直言。欧洲的民主比我要践行的早的多,但是观各国的政治,还是离不开皇权。比如英国,到现在还是君主立宪体制,皇权认是重要的政治力量,但是民主也依然顺利的推行。这件事情确实不好定夺,不过不管总统要做什么决定,属下都一定全力支持总统!”
魏子悠跟着羞涩的坐在中间,连忙给他们奉茶。
“福晋,话已带到,别的我也不多说了。这次我们背井离乡,闯入俄罗斯的境内,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一关。你在这里保重,我这就回去了!”hetushu.com
在乔志清的三个儿子中,乔振瀛的性格最内向,平时也不大喜欢跟哥哥姐姐一起玩。
他一向尊重孩子的个性发展,并不是非要让他们从事政治,这种事情一切都顺其自然。
他研习欧洲律法十几年,各国大多都采取的是一夫一妻制。乔志清没有彻底贯彻一夫一妻制,想必其中另有深意。
“你说的话我会认真考虑,不过你的意思我也听出来了。凡是执行一夫一妻制的才是民主政策,一夫多妻制反而是皇帝专有的政策。这个理解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欧洲的多数国家执行一夫一妻制,与民主没有多少的关系,只是因为基督教的教义规定而已!”
听话听音,魏国栋还以为触犯了乔志清的禁地,立即就冒出了冷汗,没想到乔志清竟然问得这么犀利。
乔志清还以魏大哥相称,这么多年过去,两人的年纪都大了许多。但是还是能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人都是惺惺相惜,视为知己。现在这样称呼,却即将谈论婚事和_图_书,总是感觉有点别扭。
“其实最近各地的公文里,也多次提到恢复帝制这件事情。从华兴军定都南京的时候,就有人提过此事,而且还都不是一般人。当初洪仁玕总理密谋反叛,也是因为皇权的问题。这国家一太平,人的都暴露出来了。手上的权利太重,有没有统一的思想凝聚,确实不怎么好控制啊!”
乔志清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魏国栋和夫人在对面坐下。
打发走荣禄后,乔志清第二天便去了美子料理店,迎接未来的岳父。他倒不是喜欢吃这里的东西,就是图个省事和安静。日本料理店的东西他早就吃了个遍,吃了生鱼片外,其他的都快吃腻了。
“总统恕罪,属下不敢!”
婉贞平静的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着急离开的表情。这里虽然没有丈夫的疼爱,但是每周却能见到自己的儿子。现在儿子越来越懂事,她的心里也舒服了许多,并没有刚来时候的急躁。
乔志清笑了笑,直接开门见山道,“魏大哥,想必这次你也知道我所为何事。子悠今年已www.hetushu.com经二十有四,我想娶她为妻,不知道你们答应吗?”
荣禄这次北京之行收获颇丰,不但从乔志清的手里求得了物资,还求得了三十万把前膛步枪。虽然跟华兴军的后膛步枪没法比,但是比起冷兵器来说可是要好的多。
安倍美子自知在中国没有根底,也尽量不与其他的夫人争宠。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让儿子继承自己的料理店,以后把这个店开遍全国,并不想他生活在尔虞我诈的权利争夺之中。
王五带着亲兵护送他进了料理店后,两队人马全部便衣,在料理店的四面严加布防了起来。
乔志清的面色突然变得冷淡了下来,饶有意味的看着魏国栋,一下就说到了他的心里。
“总统好!”
安倍美子把她们一家子人带进了包间,魏国栋和夫人见到乔志清,连忙就弯腰行了个大礼。
乔志清看着他夫妇二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很随意的品着茶水,给他们宽了宽心。
乔志清笑了笑,心道这个魏国栋越来越像一个官场的老油条了。这察言观色的本事不知高了多少,仅和图书仅是嫁个女儿也能想出这么多的问题。
荣禄和婉贞的交情不深,只是完成了慈禧的命令,当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抱拳就告辞离开。
没过多会,料理店外就传来了魏子悠的甜笑声。她刚从火车站接到父母,坐着马车就直接来了这里。
魏国栋跟妻子和女儿示意了下,一个人在屋里跟乔志清谈起了正事。他满脑子都是疑惑,不明白乔志清做这些代表着什么。帝王之心,喜怒无常,就算是一个眼神也有无数个解读。
魏国栋和夫人显然有些拘束,半天也不知道该对乔志清说些什么。
魏国栋一想起这次是来谈女儿的婚事,脑袋就一阵阵的大的不行。也不知道乔志清看中女儿什么了,这次竟然真的认真了起来。
乔志清本来还指望这个儿子长大后威震日本,但是现在看这样也不指望他了,毕竟日本目前的太子也是他的骨肉。
“魏大哥一路劳顿,坐下说话吧!”
“没事,婚姻大事,父母的意见很重要。你们有什么意见尽管提,把我当做一个普通人就行,不要太在乎我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