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8章 敌军来了

他持枪就朝马群的前面奔去,心里猜测一定是前面有了什么野兽,才导致马群这样的惊慌。
“看不清楚,看那阵势估摸着数万多骑兵啊!”
满族人攻下这里后,按照传统的城市建设,在城外建造了高达两米的土城墙,城门口用木头做的栅栏防护。
没等他们行到前方,突然间就听到一阵剧烈的马蹄声。如同天边的闷雷一般,声音由小到大,连地面都开始有些震动。
天黑之前,他们整整奔走了上百里路,终于感到了黑水城外。
突然间,最前方的马群突然有些异动,焦躁不安的对天嘶叫,不断的瞪着马蹄。
白三带着手下筋皮立即的赶回城门处,城墙上面立即有一道道火把亮起,随即就有人高声询问,“城下来者何人?”
阿穆尔州的西部草原上,一个身穿羊皮袍子的年轻人,嘶声高吼着山西民歌。他的面前是一个上百匹规模的马群,马群的前面还有十几个放牧人看守。
“什么敌军,有多少人?www.hetushu.com
年轻人的歌声刚落,其他的牧马人纷纷上来起哄。那年轻人生的细皮嫩肉,不知道还以为哪家的大少爷在度假呢。
双方你追我赶,来敌的速度显然快了许多。
“白三爷,又想你那山西的小妹妹了?”
他们的背后都留着细长的大辫子,为了方便在脖子上缠了好几圈。
说话的是黑水城的城守尉,名叫马哲,官职比白三高一个级别,负责城门的防护工作。
马哲的脸部显然抽动了一下,看白三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立马就变得警戒了起来。
“白三兄弟,情况紧急,你马上随我进城去见都统!”
但是华兴军攻破太原后,他的父亲战死,他也无奈下跟随活着的满族人逃到了东北,后来又从东北被撵出国门。虽然这些年吃了不少的苦,但是看那模样仍旧跟个大少爷一样。
黑水城的都统名叫索伦,当初在荣禄的护国军中任职。满族被赶出新中国后,护国军完全接管m.hetushu•com各军,将领也全部下放任命。
白三鼓足了力气对着夜空中的城楼大吼了一声,很快从城内出来一对人马把栅栏移开。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也带人迎了上来,拍着白三的肩膀就大笑了一声,“白三兄弟,你不好好放马,慌里慌张的是做什么呢?都统公务繁忙,是你能想见就能见的吗?”
白三顾不得喘气,脱口就对着马哲嘶叫了出来。
白三端着望远镜急忙看向前方,只见前方黑压压的一片马群正露出了身影,似是黑色的洪水滚滚而来。
他们若是弄丢这批战马,回到城里也是死罪,所以到了此时也没有人敢放弃这个马群。
现在的满族全民皆兵,不管白三愿不愿意,也被编入了八旗军,现在担任这十几人的佐领,负责看守这上百匹的战马。
荣禄待护国军不错,军中的大多底层士兵都当上了将领。很多人本来都是汉族人,也心甘情愿的跟着他离开了新中国。
冷风呼啸,白三带人已http://www.hetushu.com经在这片草地放牧了三天,今天便要重新寻找牧场。
“原来是马哲兄弟啊,快去禀告都统大人,有敌军来袭啊!”
“有情况,注意警戒!”
天寒地冻,十几个放牧人照顾这个马群。他们都是刚刚从新中国被赶出来的满族人,每个人的出身和家势都不一样。
那个叫白三的年轻人,从前是太原城有名的少爷。因为父亲在八旗军中担任正三品的参将,所以家底也比较丰厚。每日里呼朋唤友,遛街逗鸟,吃喝嫖赌,在太原城里横行霸道。
白三慌张的禀告一声,方才他也没有看清敌军的数量,只能尽量夸大一些,免得情况不实,都统追究他的丢失战马之罪。
“快开门,我是镶黄旗佐领白三,有重要的事情要向都统禀告!”
马哲知道事情事情紧急,亲自带着白三向城内的都统府奔去,临走时让手下的亲兵,立即通告各城门主意警戒。
白三的头上都冒出了冷汗,他知道闲杂不放弃这批战马,敌军很和*图*书快就能追上他们。但是放弃这批战马,回到城里估摸着不死也扒层皮。
“三爷,唱的不错,再来一个!”
白三立马就发现了情况,对着手下就嘶叫着下了命令,完全跟他的形象反差不一。
白三当机立断,一看对方就来者不善,留在这里完全就是死路一条。
白三代人放牧的地方就是黑水城,当初这里是老毛子的牧场。因为黑龙江的支流穿城而过,所以满族人便把这里改名为黑水城。
两个手下紧跟在他的身后,全都神情紧张的紧握长枪。
经过两年的建设,黑水城已经达到一个小县城的规模。满族人被赶出上百万人,这座城市容纳了十几万人,在各城里已经是不小的规模。
白三环顾了四面荒凉的草地,前后生活的反差,让他的胸口一郁闷,又是迎风嘶嚎了一声。
“有敌人,快撤,快回城里!”
十几个手下一听就拍马朝城中返去,临走时还不忘了自己照看的马群。在他们吆喝中,马群也跟着往回返去。
“瞧你们www.hetushu.com那点出息,一个个跟没见过女人一样。想当初三爷在太原玩的女人,比你们见过的女人都多。改天咱们打回太原,三爷请你们乐呵去!”
“是啊,白三爷,小妹妹的手拉着热乎不?”
阿穆尔地区南北都是连绵的山脉,中间则是广袤的平原。现在的平原都是荒地和草原,完全就是一个无人区。只是在于新中国接壤的地方,才会有少量的城市。
当双方相距不到两千多米的时候,白三终于嘶吼一声,让手下放弃了这批战马,只有他们十几道身影向城内返去。
“白三爷,小妹妹的手拉着是什么感觉啊?”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手拉着那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哥哥你出村口,小妹妹我有句话儿留;走路走那大路口,人马多来解忧愁……”
他二人都是从太原逃出的满人,关系也走的近了许多,所以倒也相识。
城里的建筑大部分都是土坯房子,唯有数间砖瓦结构的房屋,都是老毛子当初留下的教堂和官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