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3章 家门不幸

大丈夫天地之间,讲究的就是一个脸面。性命可以不要,但是脸面不能丢。这一向都是乔志清的做人准则,他也最反感那些贪生怕死之辈。
“是!”
魏子悠听到金老六出自同兴公镖局后,心中突然冒出一个胆大的想法,刘云清也是同兴公镖局出身,这金老六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是受他指使。
“叔父息怒,侄儿知错了,侄儿真的知错了!还请叔父把侄儿救出去啊,侄儿不想坐牢,侄儿保证,以后回桥家堡,再也不出来鬼混了啊!”
“当初你是怎么拿到西山煤矿的开采权?这是谁给你出的主意?你又从哪里得来的启动资金?”
乔志清的面色恢复了平静,乔耀庭所说的话和他心中的猜想差不了多少。他充其量就是一个被别人利用的傀儡,出了事有他担着,没出事分他一点利益而已。现在乔志清的思路越来越清晰,这个案子的答案呼之欲出。
乔志清听完抬手就把桌上的茶碗砸向乔耀庭,差点没有被他活活气死。这世上,竟然还有这和图书么没脑子的人,被人卖了,还屁颠屁颠的给人数钱。
乔志清点了点头,现在也是该露面的时候了。大灾过后,人心浮动,他必须站出来稳定民心。
其实在古代也有类似消防局的机构,专门负责救火救灾。因为此时的建筑大部分都是木质结构,很容易着火受灾。乔志清设立公安部后,专门把消防部门细化了出来,平时的任务便是抢险救灾。
李柔起身应了一句,出了门便对手下安排。
“李柔,你们廉政部的人有没有追查金老六这条线索?”
“乔大哥,看样子,事情一开始就跟刘云清有关啊!”
“很好,我们待会就去一趟现场,我要实际了解下救援的情况!”
李柔掏出今早发来的报告递给乔志清,矿难的事情曝光后,全太原的消防局,已经全部奔赴现场开始救援。
“跟你合作做生意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以前是做什么的?他是用什么方法拿下煤矿的开采权的?”
乔志清看着这些不成器和*图*书的侄子,心里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
“蠢货,你做生意连自己合伙人的底细都不知道,你还有脑子没有?”
乔耀庭连连解释,这些话廉政部的专员已经问过一次,乔志清的手里就拿着审问报告。乔耀庭所说,和上次的没什么区别。
李柔自信的点了点头,她们廉政部要抓的人,就是化成灰也能找到抛撒的地方。
乔志清紧了紧眉心,从一开始他就怀疑是刘云清暗中捣鬼,所以一点都不意外。
乔志清怒斥一声,如同天威震怒,差点没有把乔耀庭的胆汁给吓出来。
这个金老六既然跳出来,只要抓住他,那所有的事情一定都会水落石出。
“那就好,尽快落实此事。”乔志清点了点头,想起煤矿的事故,又追问了一句,“矿难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遇难的矿工尸体挖出来了没有?其他矿工还有没有存活的希望?”
“总统放心,我们已经联系全山西省的公安局布控,而且对太原市采取了地毯式搜索,相信很快就会有结m.hetushu.com果!”
乔耀庭一听就傻了眼,他还真没有调查过这些事情,从来都是白捡了个经理职位沾沾自喜。乔志清这么一问,他想了半天,只吞吞吐吐的答了一句,“侄儿只知道他的外号叫金老六,其他的侄儿就不清楚了。不过侄儿听说他以前是同兴公镖局的镖师,因为修炼铁头功,头上都成了秃子,所以道上的人也称呼他为金和尚!”
乔耀庭硬生生的被茶碗砸中了脑袋,滚烫的茶水流了一身,但是他却一点都不敢动弹。此刻他的肠子都快悔青了,真后悔当初的决定。为了出一时的风头,现在连命都要搭进去了。
“你给我站起来,脑袋掉了也就碗口大的疤!你都敢去炸矿井,难道还怕砍头吗?”
乔耀庭被吓得直接哭喊了出来,连忙向乔志清哭诉起自己的委屈。
乔耀庭听着叔父话里的冷意,一时身子都变得瘫软了下来。身子一软,跟瘫痪一样,几乎是被人拖了出去。
乔志清痛斥一声,高清事情的缘由后,他也不想再看见和*图*书这个败家玩意,挥手便让人把他带了出去。
乔志清临走时,专门让李柔给看守所所长交代了一句,让他照顾着点乔耀庭。手心手背都是肉,即便他对乔耀庭没什么感情。但是毕竟都是乔氏的后裔,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身上的血脉是无法改变的。
现在的证据不明,刘云清所做的事情几乎是滴水不漏,把屁股擦得干干净净。不管是指控他贪污受贿,还是恶意陷害,还是草菅人命,都没有相关的证据。
要想作恶,首先你要担得起作恶的代价。不然你连恶人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恶心人。
“叔父容禀,矿井发生透水事故后,侄儿是一直主张积极救援的,而且还准备上报政府请求支援。但是上面的意思却是示意侄儿炸掉矿井,说是这样毁尸灭迹,就能掩盖掉事实了。上面都发话了,侄儿也不敢不听啊!煤矿上的事情,也不是侄儿能做主的啊!”
乔志清沉默了一会,转而问了李柔一句,心里一时明朗很多。
乔志清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被这个二货侄子气和_图_书的不清。乔家出了这样一个没脑子的后代,也真是家门不幸。
“叔父容禀,侄儿自从上次被叔父教训后,就一直在家中勤学苦读,准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商人,通过朋友结识了侄儿,也告诉了侄儿西山煤矿招标的事情。他说他的手里有资金,有技术,就缺一个靠山。所以想找侄儿牵头,所得的利益白白分给侄儿百分之十。侄儿想了想,这种无本之利也就卖个脸面,很痛快的就打赢了他。后来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一层层打通政府的关系,很容易就用低价获得了西山煤矿的开采权。谁晓煤矿才开采了一年,刚刚开始盈利,就就碰到了透水事故。叔父,侄儿说是这个公司的经理,实际上就是一个摆设。公司的大小事务,其实都不是由侄儿做主的啊!”
“消防局正在紧张的救援之中,现在已经挖出三十多条尸体,其他人存活的几率微乎其微!”
“你还真有脸求饶,一百多条人命就要你们给葬送了,就是杀你一千次也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