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4章 当个贪官也不容易

李柔很快找到了这里的负责人,在通禀了乔志清前来的消息后,负责人立马就带人亲自迎了上来。
乔志清在马车上细想了一路,心里也是有些暗暗的失落。
乔耀庭的乔家身份就是一个金子招牌,不但打消了别人对这个公司资质的质疑,而且如果出了事情,各部门因为乔志清的关系也不敢乱查。
西山矿难发生后,乔耀庭受人指使,炸塌了煤矿。上百矿工根本来不及救援,全部被掩埋在矿洞之中。
张志德跟在后面边走边跟乔志清做着介绍,不一会便来到了事发现场。十几台大型的蒸汽抽水机正在轰鸣作响,把矿洞的积水不断的排出矿外。黑色的泥浆已经聚成一道河流,源源不断的流向附近的河道之中。
要是放在乔志清的那个时代,他可以完全把这个项目专卖,空手套白狼,轻松就能获得一大笔的银子,而且不用承担任何的风险。
“总统,见到您真是好了!”
西山煤矿最先由地质勘探局勘测出来,然后太原市政府开始招商引资。刘云清先是和-图-书让自己的心腹金老六成立了一个皮包公司,然后动用权力拿下了这个煤矿的开采权,转而把这个煤矿变成自己的小金库。
刘云清情急之下,完全就是采用了最坏的一个打算。那就是在临死之前,报复一下乔志清。他设计让人绑架了张彩凤的父亲,然后威胁张彩凤把装满钞票的箱子,放进了自己的家里。
乔志清没心情和这些官员寒暄,直接迈着步子向事发地走去。
这就是开国君主大杀有功之臣的原因,因为他们常常居功自傲,结党专权,强势打破平衡。而君主作为掌舵人,只能打压他们的势力,让各方重归于平衡。
“不容乐观,煤矿被强行炸毁后,引发了更为严重的透水事故。现在外面的碎石虽然挖开,但是里面全是积水。我们从其他的煤矿借了十几台抽水机,但是仍然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把水排干净,矿井下的人几乎没有希望存活。”
此时的煤矿还是极易的开采,此前数千年,虽然煤炭早已被利用,但是并www.hetushu.com没有得到大规模的开采。所以煤矿大多都存于表面,用山西人的话来讲,在自己院里挖两锄头,就能看见煤堆了。
金老六出身镖局,也就是一个大老粗,哪里懂得什么经营之策,不断目光短浅,而且做事的法子从来都是涸泽而渔。
而且,还有一个关键的棋子,那就是乔耀光。他故意把此事交给乔耀光批复,目的就是拉他下水。乔耀光确实太过粗心,并没有经过调查,就在同意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太原西山位于,吕梁山脉中部东麓的边山地区。北迄汾河冽石口,南至天龙山柳子峪,绵延悠长,像是一条卧龙守卫这个城市。
“情况怎么样子?”
张志德也是出身晋商世家,曾经跟乔家的相与。年纪不过二十五六,但是在社会上已经打拼十几年,是个很有能力的年轻人。
眼下最关键的线索就是金老六,只要把他给找出来,一切真相都将水落石出。
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仅仅依靠一方势力的军阀,而是统管全国各方势力的总http://m.hetushu.com统。不管当初的私交有多好,为了平衡势力,他也不得不痛下杀手。
他低估了廉政部反腐的力度,矿难最后被矿工的家属捅出去后,山西省廉政厅很快就对此事展开调查。
乔志清一行人抵达西山煤矿时,一路都是不断飞奔的马车,马车上都是救援所用的物资。
所以说,贪官也不是好做的。如果没有选贤任能的本事,那就是主动的往火坑里跳。
他确实是个好将领,但是武将就是武将,论心机城府,政治谋略,远不如通过政斗爬上来的文官。即便是贪污的时段,他也玩得太过小儿科。
让二人给他经营这个小金库,那就是放了两条老鼠进去。别说是给这个小金库里积累财富了,能不败光这个小金库就谢天谢地了。
刘云清心里的这股恶念不断滋生,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以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刘云清当初是第一批跟着他的手下,出生入死多年才坐到今天的位置。他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乔志清觉得自己也有责任。
马车穿过人群,进m•hetushu•com入警戒范围后。乔志清一下马车,一个年轻的官员带头就迎了上来,激动地跟乔志清握了握手。
西山煤矿一出,刘云清的第一反应就是想隐瞒真相。他指示乔耀庭炸了煤矿,毁尸灭迹,意图平息了此事。但是上百条人命,哪里是能瞒就能瞒住的。
但是即便是如此有利的条件,西山煤矿的幕后主使,还是没有把这个聚宝盆利用起来,不过才开采了一年,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故。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说一千道一万也不可回头。乔志清心里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拿刘云清开刀,好好警告下这些跟他最早的“镖局党”!
乔志清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从脑子里过了一遍,终于理清了所有的思路。
黄昏时分,乔志清一行人的马车就抵达了现场。警察在矿井四面一千多米的地方就层层设防,除了救援人员严禁任何无关人员进入。
要是真像乔志清那个时代一样,煤矿越来越枯竭,不得不往地底下开采。矿洞里可全都是瓦斯,这时候又没有电能,一见火就全部爆炸了。
当初刘云和图书清的儿子犯了案子,被依法枪毙。他从那会就落下了病根,心里肯定已经生出万般的不满。
帝王之道,冷酷无情。乔志清现在已经驾驭的炉火纯青,并不再是当初那个乔家的三少爷。
可以说,刘云清的这招偷梁换柱的把戏已经玩得很好。为求保险,他还拉了乔耀庭下水,由乔耀庭担任公司的法人。
乔耀庭就更不用说,完全就是一个纨绔子弟,除了吃喝嫖赌,什么正事也干不了。
乔志清隐隐有些后悔,当初不该把他调动到省长的位子上。本来是念他有功,对他平级调动。但是在他看来,却是失去了乔志清的信任,而且因为儿子的事情受到牵连。
他是太原市的副市长张志德,当初跟随乔耀光一起经营太原钢铁厂,曾担任太原钢铁厂的副厂长,也是乔耀光的左膀右臂。
刘云清算准了每一步,但是他却走错了一步,就是选错了狗。
廉政部的专员一调查,乔耀光你是再被冤枉,也在政途上打下了污点。
矿工的家属聚集了上千人,全部身披麻布,头裹白布,跪在警戒线的外面嘶声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