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5章 人民的总统

“总统的时间宝贵,你别浪费时间啊!”
乔志清的话音刚落,立即就赢得了记者们的一阵阵掌声。
乔志清不想打击她以后的自信心,他的一个态度有时候很可能影响一个人的前途。这时候他要是生气拒绝了采访,那这个小姑娘的记者生涯也走到尽头了。
魏子悠点了点头,在记事本上记下了此事,同时向乔志清转告了张德志的问题。
前面的记者很快给她让了条道出来,小姑娘露出了真身,第一次面对面和乔志清接触,一时激动的都忘了该问些什么。
她的话音刚落,众记者纷纷举起了右手。
李柔带着现场的保卫人员维持着秩序,她跟王五一唱一和,还真有点夫唱妇和的意思。
小姑娘的嘴巴这么一哆嗦,其他的记者纷纷着急的便抱怨了起来。
“乔大哥,你没事吧?”
在乔志清到来之前,他们还在议论纷纷,都在猜测乔志清会怎么处理此事。会不会因为犯罪者是自己的亲人,就对他心慈手软。会不会因hetushu.com为犯罪者位高权重,就对他开一面,现在看来,这一切的猜想都是多余的。
因为天气寒冷,新挖出来的矿工尸体,并排摆在窑洞外面的空地上。
“抓紧时间啊,你到底问不问!”
魏子悠点了点头,记下了诸项事宜,转身就下去安排。
他已经猜出记者要问的问题,乔志清给了媒体很大的监督权力,所以现在全国的媒体很快的发展起来。而且作为一支舆论监督力量,越来越发挥着它的重要作用。
“让他们过来吧!”
现在各行各业都在蓬勃发展之中,但是用于保护工人的法律少之又少。乔志清知道这一切都是个漫长的过程,只能一步步的进行,现在他就是再着急也不解决问题。
出人意料的事,乔志清对这个问题并不反感,而且十分平静的回道,“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这件事的确牵扯到我的亲人,还有一些地方的官员。事情的真相查明很快就要查明,处理的结果也会全部向社www.hetushu.com会公布。我在这里向全国人民保证,不管触犯法律的人是谁,不管他的背景有多大,他一定都会付出应有的代价!”
当然,为了更好的规范媒体,避免媒体被恶意的操控。各种针对媒体的法律法规,也相继的出台。对于发表假新闻,恶意攻击他人的媒体,政府也是可以坚决打击和取缔。
“您好,总统先生。我叫耿雨涵,是中央日报的实习记者。据我所知,这次矿难的遇难人数达到上百人。而且矿主好像跟您还是亲戚,而且这场矿难还牵扯到一个大人物,请问您将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魏子悠见乔志清的脸色,一会晴一会暗。担心他太过郁愤,伤了身体。
现在窑洞里一片荒凉,整个现场一片的凌乱,让人一看就万分的压抑。
现在各报社的记者都配备了相机,纷纷扣下了闪光灯,给乔志清拍照了起来。
这时候,一大群身穿中山装手持记事本的青年朝乔志清聚拢了过来。王五带着亲m•hetushu•com兵迅速的结成一排,立即把这些人挡在乔志清的外面。
“都安静一下,今天我会解答你们的所有问题。不要着急,一个个来!”
总统还是那个英明的总统,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站在人民的一边。
“好!”
“人死入土为安,让他派人把尸体交给家属,让死者家属认领一下。”乔志清交代了一句,随后又补充道,“让张德志和家属们协商下赔偿的问题,以这个煤矿的开采权作抵押,赔款政府先垫上吧!”
“报告总统,记者们方才看到了你,全部要求着想采访您!”
矿工的居住环境很差,完全就是在附近掏出一排的窑洞。
他来这里的消息,很快在记者群传开。现场本来就有十几家记者跟踪报道,现在一见到乔志清全部都围了上来,想第一时间得到乔志清对此事的态度。
乔志清指了指记者里的一个小姑娘,示意她来提问。她的个头不高,在记者群里又蹦又跳,不过还是成功吸引了乔志清的注意。
“你们和-图-书有问题的话,一个个举手发言,都不要乱!”
这些人的家人正在外面为他们哭泣,他们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命丧于此,上百个家庭的生活也会更加的没有着落。
李柔连忙上前跟乔志清报告,刚才乔志清下马车后,也不知道哪个记者眼睛,立马就认出来他。
因为涉及到乔志清的亲人,在场的其他记者都为这个女记者捏了把汗。有的则是幸灾乐祸的偷笑,就等着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会受什么冷遇。
这里一共用打出十几个矿眼,煤矿事故发生之后,其他的矿眼全部停止了施工。
乔志清站在站在高处,神色平静的面对着各路的记者,心里已经考虑好了各种问题的答案。
“行,我记下了!那这些尸体怎么处理?刚才张副市长不敢向您询问,所以让我咨询下你的意思?”
乔志清主动给那个小姑娘解围,她明显还是个实习记者,还没有经受锻炼。
尸体上盖着白布,现在已经挖出七十多条尸体,摆了一百多米之长。
“好,hetushu.com我这就去办!”
乔志清环顾了下现场的环境,这里刚刚才被开发,此时还是一片荒郊野岭。
“……”
“……”
小记者自我介绍了下,虽然刚才有些慌张,但是到底是中央日报的记者,一出口问题就十分的毒辣。
李柔把乔志清的意思传达后,亲兵很快退后了几步,让外面的记者走上前来。
乔志清心情沉重的查看着矿工的尸体,他们有老有少,最小的竟然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在场的记者也全部凝神的等待着乔志清的回答,这个问题的确很尖锐。
这可是天大的机遇,要是放在以前,他们哪里能采访到新中国的总统!
“我没有事”,乔志清面色冰冷的摇了摇头,对着魏子悠又交代了一句,“子悠,回去后,让最高法院研究一下,起草一部有关煤矿安全的法律出来。吃一堑长一智,这种事情以后一定要杜绝再次发生!”
“是啊,你不问的话,让我们问吧!”
“好!”
乔志清把一个矿工尸体身上的白布盖好,有些失神的起身吩咐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