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0章 母子逃出

城内仅剩下十万多的日本男人全部组织起来,从各个方向,对华兴军发起了自杀性的冲击。
这个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日本各民族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这几年尖锐。若不是因为这个,他们才没有那么大的号召力。
但是负责护送乔山杏母子的忍者全部战死,安倍晋二也身中数刀,虽然经过抢救还没有断气,但是由于失血过多,伤及内脏,现在还是生死不明。
乔山杏虚弱的躺在床上,这几日的逃亡几乎丢掉了半天性命。她们母子完全是被藏在草垛里逃了回来,
杀戮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当睦仁再次受到名古屋的消息后,城池内外二十万的男人,不管老少已经全部变成了枪下之鬼。
睦仁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外立马就有人来报,说是名古屋一带有大量的难民向京都方向涌来。
日本男人的身子没有刀枪不入,在远征步枪和机枪的密集扫射中。日本男人冲上来一批便会倒下一批,尸体密密麻麻的铺www•hetushu.com满了一层又一层,最后连华兴军的枪管都打成了红色。
东海舰队这次前来,给驻日部队补充了上百万发各类弹药。
睦仁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口气没上来就从喉咙里吐出一口热血。慌忙就下令,所有的民兵要么进山,要么全部向后退撤,离华兴军越远越好。
最后这些日本人走投无路,眼见一个个被枪杀。不得已又全部聚拢起来,跟华兴军拼了。
冒险潜入天皇府拯救她们的不是别人,正是乔志清的小舅子安倍晋二。是他纠集了半藏门的忍者残部,用了土遁术从地底面挖了条地道,把乔山杏母子救了出来。
但是民兵都是散乱的武装力量,有武士、有农民军、还有愤青,哪里能全部统一的听他调遣。
“晚了,晚了!”
在撤退的当晚,睦仁派人去押送乔山杏母子的时候,手下突然来报,她们好端端的在屋里竟然消失了。
在他的命令发下后,所有民兵虽然后撤和*图*书,但是认是决定在京都城内坚守,准备和华兴军拼了。
“臭女人,你知道你的男人对名古屋做了什么吗?他把名古屋屠城了,所有男人全部杀了个干净!”
日本人跟中国人不同,日本是三人成虎,中国是三人成猫。要是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城内的所有人不用说就会全部举手投降,任人宰割。而日本人的心中都有一股子血性,只要有人振臂高呼,立即就有人响应。
外面已经狂风暴雨,乱作一团。但是此刻名古屋的华兴军基地里,却是一片地温馨。
大搜捕一直持续了两天时间,直到两天后在名古屋和京都的交接地带才传来消息。他们在那里发现了乔山杏母子,但是她们被半藏门的人保护,强行突围。最后半藏门的人全部战死,她们则逃进了华兴军的军营里,追击她们的民兵全部被华兴军绞杀一空。
睦仁都快要疯掉了,手持长刀冲进乔山杏的屋子就要对她下手。
但是华兴军的驻日和图书基地出动了一个军的兵力,把名古屋城内的各个出入口已经完全封锁,他们哪里能够逃得了。
乔志清一刻也不舍得松手,这几年亏欠她们母子太多,心里满是愧疚的想补偿给她们。
虽然日本的当地农民军已经布置好了重重的防御,但是他们装配的仅仅是老掉牙的前膛步枪,更多的都是武士用的大刀。
这时候睦仁身后的大将连忙却说,要睦仁暂时的保持冷静。华兴军已经再次放出狠话,他们再不释放乔山杏母子,那就要拿全部日本开刀了。依照日本目前的实力,那就无异于以卵击石。
双方这才血拼了起来,好在华兴军及时赶到,把他们从死神手里救了出来。
整个名古屋血流成河,完全变成了一座死城。好在正值冬季,尸体即便铺满一地,也不会爆发大规模的瘟疫。
这是谈判的第二天,华兴军此时已经攻进了名古屋的城内。
现在他完全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为了避免华兴军打过来,他急忙就让手下hetushu.com的三万精兵往山上退去,准备利用山势抵抗华兴军的进攻。
睦仁冷静下来后,只是狠狠的瞪了乔山杏母子一眼就出了门去。他也害怕事情没有挽回的余地,放狠话的时候谁都会说,但是真的让日本陪着他葬送,他怎么也下不了这个狠心。
他们现在都有些后悔跟着睦仁过早的暴露,但是时事所逼,他们要是不行动,再过几年整个日本就要被中国同化了,那时他们振臂高呼也没有人跟着反抗。
在路过关卡的时候,有一个日本民兵用刀子往里面捅了几刀,恰好一刀就捅在乔山杏的胳膊上。
日本的这些农民军都是睦仁策反过来,本就没有什么战斗意志。华兴军这么一打,几乎没遇到什么抵抗,所有人都拼命的四处逃窜。
战火瞬间点燃整个日本,在日本压抑的矛盾全部爆发。尤其是异族人刚刚定居的日本南部各省,全部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和战争。所有日本人都趁势驱除外族,想让日本岛再次变成一个单一的大和民族和_图_书
睦仁嘶吼一声,眼睛都冒出血来。
睦仁立马就感觉到后背发凉,连忙派人封锁了出城的各个路口。几乎动员起了成内所有的民兵武装,足有十几万人对乔山杏母子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捕。
乔山杏急忙就护住了自己的儿子,冲着他就愤怒的呵斥,“疯子,都是你害了他们啊!他们明明可以生活的很好,你为什么要鼓动他们反叛!现在的结果你满意了吧,你要是还不收手,整个日本将被你送进地狱!”
乔志清正幸福的抱着他的儿子,不停的逗他玩乐。小家伙仿佛有感应一般,虽然不认识他的父亲,但是乔志清一抱起他,他就“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乔山杏拼命捂着嘴巴,但最后还是被那民兵发现了刀尖上的血迹,暴露了踪迹。
她这个时候热血上头,也顾不得害怕,用身子直迎着睦仁的长刀。
华兴军有了格杀勿论的命令,打仗起来也无所顾忌。在开展之前直接用68式野战炮,对城内密集轰炸了一遍,然后才集团发起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