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4章 扶持傀儡

想到这里,他拉着儿子的手回了后院的寝宫。乔山杏在屋里难过了半晌,听见乔志清和儿子的脚步声,立马就把房门打开迎了上来。
小泉次郎现在已经决心做狗,哪里还会把睦仁放在眼里。直接伸手就把睦仁推开,右拳还重重的击打在睦仁的肋骨上。
他担心乔志清还让她留在日本当这个女皇,还没等乔志清把他的事情说出来,急忙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我要母亲,我要母亲!”
“混蛋,你还有一点骨气吗?”
内政部部长相当于内阁总理一职,在日本是主管民政的最高官职,小泉次郎自然知道它的重要。
“乔大哥,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混蛋,是你背叛了我们大日本!”
“小泉次郎,出来吧!”
睦仁一见那中年人就知道怎么回事,他正是劝说他们投降的下级将领。
“小泉次郎,为了表示你的忠心。明日睦仁等一百五十七名叛乱分子,就由你来执行斩首。办好了这件差事,你以后m.hetushu.com就是日本邦的内政部部长了!”
“你放心,我们华兴军不杀他们。要杀他们的是日本人,这是你们的内政,这我也没办法阻止!”
这次的叛乱让她伤透了心,她也不知道怎么再管理这个国家。索性带着儿子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不管这个岛上发生什么,她也不想再操心了。
小泉次郎为自己辩驳了下,被睦仁骂的脸色涨红,不敢抬头起来。
“你在这里信口开河什么,谁要杀他们,你让他站出来!”
他现在的心里很复杂,不知道把这个儿子放在这种环境生长好不好。刚才有心想锻炼下他,但是仅此一次,就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多谢总统大人,小人一定办好这个差事,绝不辜负你的期望!”
那中年人是小泉一郎的弟弟,当初和他哥哥同属半藏门。小泉一郎被杀死后,他侥幸活了一命,在睦仁的手下担任一个小官。
睦仁气急败坏的嘶吼,眼睛http://m.hetushu.com已经变成了红色,要不是被绳子捆着,他都想上前和这个恶魔同归于尽。
乔志清没有理他,直接拍了拍手,从外面立马走进一位武士打扮的中年人,跪在天皇的身边不断的哆嗦着身体。
乔志清轻笑着对小泉次郎吩咐了声,为这个叛徒许下天大的职位。这次大战之后,他还需要一个傀儡治理日本,小泉次郎就再合适不过。他只是需要一条狗而已,这种胆小怕死的人最容易驯化。
乔志清拉着儿子的小手在屋里坐下,也是满脸认真的对她说道,“正好我也有事要告诉你,你先说吧!”
睦仁毕竟养尊处优,身子在山上又饿出了毛病,一拳之后就趴在地上再也无法起来。
乔志清摸着他的小脑袋笑了笑,挥手便让亲兵把睦仁和小泉次郎带了下去。
孩子就是孩子,不是他政治斗争的工具。控制日本的手段有千百种,也不一定非要把自己的老婆孩子放在这里,事实证明她们根本无法和*图*书改变什么。
乔乐松此时看到这厮打的场面,直接被吓的哭了出来,连忙就往乔志清的怀里钻去。
睦仁又气又急,一时喉咙一热,直接吐出血来。他也顾不得双膝的疼痛,直接趴着就朝小泉次郎扑了过去,用嘴对小泉次郎撕咬了起来。
小泉次郎一听就乐开了花,心脏都快激动的掉了出来,暗道自己的选择正确。现在就是让他当乔志清的一条狗他也愿意,一下能当上这么大的官职,他连做梦都不敢想。
睦仁带手下投降后,那个投降的将领为了立功,就把他告诫的给手下的话,原封不动的上报。乔志清直接就戳中了睦仁的软肋,知道他是想给日本保留一些火种,但是乔志清就偏偏就不让他如愿。
“天皇,识时务为俊杰,我也是为了咱们日本国着想啊!你这样选择对抗,咱们只能亡族亡国啊!”
睦仁不得不说,是日本的一位很有作为的天皇。若不是乔志清到来,他一定会扭转日本的国运,一举成为东亚强国和*图*书,纵横亚洲数十年。但是这一切现在都变了,睦仁折腾的再厉害,只会摔得越厉害。
乔山杏跟乔志清跪下了娇躯,眼睛里满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你……”睦仁一听就变得面色惨白了起来,哆嗦着嘴唇瞪着乔志清大喝道,“乔志清,你不可以这样。事情是我一手造成的,冤有头债有主,你拿我一人开刀就行,何必牵连他们。你们承诺的投降不杀,难道都是放屁吗?”
乔志清冷笑了下,看着睦仁气急败坏的模样,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这次要杀的不光是这些反抗者的身体,还要彻底摧毁除他们的精神。
“乔大哥,我想好了。不管你愿不愿意,这次我都要跟你回中国。这次若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和儿子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乐松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这里的斗争实在太残酷了,我不想他小小的时候,心灵就发生扭曲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所以还请乔大哥答应我,拜托了!”
乔志清看着她憔悴的模样轻笑了出来,出乎她意外www•hetushu.com的点头答应道,“我要说的也是这件事情,你们母子这次就与我回新中国吧。日本的事情自然有人料理,等乐松以后长大了再回日本也不迟!”
“睦仁,你在山洞里说的话我很感动,那些人也确实够资格担负日本的复国大业。但是很可惜的是,他们也要陪你上路了!”
乔山杏的大眼,瞪着乔志清愣好半天,眼泪一下子就滚落了出来,这几年的委屈顷刻间从心底涌出。
“儿子不怕,父亲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的!”
他在半藏门曾经属于探查情报的机构,所以也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
乔志清轻笑着看着这个阶下之囚,脸上满是不屑一顾的鄙薄之色。在大势面前,要么独善其身,要么逃避挡车,不管是谁也难以阻挡。
乔山杏的面色坚定,丝毫没有半点的犹豫。
这三年来,她对着新中国的方向朝思暮想,不止一次想立即回到那个地方,回到她丈夫的身边。但是因为身上的责任,迟迟不肯下这个决心。
“多谢乔大哥,多谢乔大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