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24章 猎熊之战(九)

“是啊,司令,咱们没有后勤可抵不住俄罗斯的大军的轮番攻击啊!”
将领们纷纷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虽然心里的疑惑已解,但是脸上却写满了担心。
战斗一触即发,飞艇部队从高空望下去。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四处调动的部队,似是两群为了争夺面包屑的蚂蚁,黑压压的不断往一块汇聚。
李广贤冷笑着下了命令,丝毫没有把老毛子放在眼里。要说打堑壕战,华兴军可是他们的祖宗。他们现在的粮草足够支撑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老毛子来多少,他便想着留下多少。
“……”
将领们炸开了锅,全都是一脸轻笑的看着李广贤,以为他在说笑话一样。
将领们听到这个机密全部放心下来,暗暗佩服指挥部的决议。这招引鱼上钩,围点打援之法,实在是精妙的厉害。
“是,司令!”
“大家安静一下!”李广贤让人把军事地图挂好后,清了清嗓子,满脸正经的对众将介绍道,“诸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和*图*书。飞艇部队刚刚从高空侦查完毕,我们已经老毛子四面包围了!”
“现在我也改把指挥部的军事计划告诉你们了,其实我们这次深入敌腹,就是为了引诱俄罗斯大军对我们进行合围。我们就是这一个点,现在所有的战略都要围着这个点进行!不然,老毛子总是躲着我们,我们哪里有机会与他们决战?”
将领们这下就更惊讶了,连忙紧张的叫喊了起来。但是看李广贤的模样,却丝毫没有紧张的模样,反而脸上却露着一阵阵的微笑。
再者若不是华兴军把满洲赶到这里,满洲国也不会占据这里的地盘,他们也不会奉命支援,结果闹的个儿子被杀,全军被毁的下场。
“司令,这算啥子好消息啊!后勤部队要是被全歼,我们这不是孤军深入了吗?”
他知道消灭自己大军的是满洲国人,但是却把愤怒也迁到华兴军的身上。他知道华兴军就是满洲国的后台,若是想报仇的话,就必须先打败这些华兴军hetushu.com
“……”
阿穆尔州的华兴军先遣军司令部,这支由黑龙江军区司令李广贤统帅的部队,已经深入腹地五百多里,和后勤部队整整岔开上百里的距离。从高空看下去,像是在俄罗斯东征大军的身上,挖出了一块凹壕,三面都在俄罗斯大军的包围之中。
那中年人正是在黑水城全军覆没的日尔科夫,此时恨不得杀尽所有的东方人。
“……”
李广贤叫来手下的将领开会,将领们在荒野里走了一个多月,小仗打了十几次,但都是上千人的老毛子散兵,丝毫都不过瘾。
“我没有和你们开玩笑,现在俄罗斯的大军正集结了二十万的步兵把我们四面围困,我们的后勤部队也被二十万的骑兵盯上。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的骑兵部队在三天后就会向后勤部队发起进攻!”
“对啊,司令。我们可不能拿后勤部队开玩笑,他们要完了,我们也就危险了。现在趁着老毛子还没有合围之前,我们马上回援后勤部队和-图-书吧!”
将领们这下再也没有半点的怀疑,因为他们都知道后勤部队已经和他们相距上百里路。
日尔科夫满心的安慰,他儿子出事后,能够靠得住的还是自己的族人。他们哥萨克在俄罗斯征战到现在,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这次一定要用东方人的鲜血,来祭奠所有哥萨克人的灵魂。
他们现在确实不适合和老毛子打持久战,一个是对这里的地形不熟,不适合大规模的分兵冒进。一个是这里的气候问题,冬天一来,那打起仗来可要艰苦的多。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温,枪栓都要被冻住。仗没打起来,估计人都要被冻死了。
“司令,你别跟我们开玩笑了。要真是这样,咱们还等什么,马上回去驰援后勤部队啊!”
“谢谢了,老朋友!待会首战的时候,我亲自带队冲锋,一定要打赢这一仗!”
“日尔科夫,咱们朋友多年,用不着感谢。这次都是你提出这个计策,我们哥萨克骑兵若是全歼这股华兴军。沙皇那里我给你请首http://www•hetushu•com功,让沙皇重新恢复你的职务!”
军帐中的所有将领军事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李广贤,还以为他在说一个笑话。若是被包围了,哪里还是好消息,他们都暗自怀疑司令今天是不是发烧了,怎么好端端的说起胡话来了。
“可是后勤部队战斗力不高,老毛子这次调集了这么多的军队,他们能坚持到援军到来吗?”
“不用怕,这支后勤部队,其实是吉林省军区部队乔装打扮的。而且他们之中还装配着最新式的武器,他日等你们见到,保证都下你们一跳!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吸引老毛子的步兵,然后让吉林省军区部队专心对付老毛子的骑兵。这几日大家立即在前线构筑战壕,我们就在这里等候老毛子来袭!想咬下我们这块骨头,他们的牙齿还嫩了点!”
现在他就是要带着大军,先杀这些华兴军,再全歼满洲国为儿子报仇。
这次开会的时候,还以为李广贤要宣布什么大的任务,全部是兴奋地满脸斗志。
十万大http://m.hetushu.com军在这里驻扎下来,因为飞艇部队刚刚送来最新的军情。老毛子现在已经上钩,正有大批的兵力从四面八方包抄了过来。
“司令,你别说笑话了,被包围了哪里还算是好消息!”
“对啊,司令,你就别逗我们开心了!”
李广贤满脸严肃的指着地图上下标注了下,脸上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季米特里微笑着拍了拍日尔科夫的肩膀,心里明白日尔科夫所想。他二人相交已久,也是很好的朋友。
李广贤笑了笑,不再逗这些兄弟,把实情给众将说了出来。
在马群的边上,一个满脸涨红的中年人看着这场面,眼眶竟然湿润了起来,满脸感激的对身边的中年人道,“季米特里将军,真是太感谢你了!若是我儿子的大仇这次能报,以后我日尔科夫的命都是你的!”
所以战争一开始,他就严密主意着华兴军的动向。此时正好让他寻找到这个机会,他怎么能不激动!
隆隆的马蹄声中,二十万匹战马,似是黑色的潮水,不断的从四面八方向中心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