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2章 猎熊之战(十七)

这几天完全是靠着意志力支撑着自己,不但要面对死亡,还要面对草原的恶狼威胁。他的精神早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见到叔父后。精神一放松,再也无法坚持!
“上帝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军医如实相告,知道这年轻人是孔巴罗夫的侄子后,不断紧张的抹着头上的汗珠子。
日尔科夫连忙在身边劝说了一句,他最了解华兴军的实力,他们二十万骑兵、二十万步兵尚且奈何不了华兴军,现在仅仅这十万人根本不是华兴军的对手。
他们也不担心老毛子逃走,因为战役一开始,华兴军就布下一个大。徐耀和楚天月早就切断了老毛子的西撤之路,他们想回欧洲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孔巴罗夫立即就蹲下身体,双手颤抖的把侄子的手拉了起来。
“尼基塔,真的是你?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啊!”
“指挥官,眼下还不是悲伤的时候,咱们现在的力量完全不是华兴军的对手。季米特里已经带人完全西撤了,我们要是再不走,也会全http://www.hetushu.com部死在这里啊!”
两军大战之后,华兴军的弹药物资也消耗殆尽,立即返回了黑龙江军区补给。
尼基塔刚刚才从尸堆里爬出来,当日奥列格本意想和他一起在尸堆里装死。结果奥列格被流弹打死,尼基塔虽然没被打死,但是在华兴军打扫战场的时候,被持机枪扫射的华兴军打中了右腿。
刚才俄罗斯大军一到战场,尼基塔还以为是华兴军去而复返,所以又开始故意躺在地上装死。
华兴军撤走一周后,俄罗斯东征大军的总指挥孔巴罗夫终于带着大军赶到战场。当他和手下看到满地的俄军尸体,所有人都忍不住愣在了当场。
“军医,我侄儿的伤口怎么样?严不严重?”
身边的将领本来还想劝说,他们都是和日尔科夫一样的心思,但是看到孔巴罗夫的表情,人人都胆战心惊,站在当场不敢多言!
所有俄军士兵均是肃立当场,战场上躺下的有他们的亲人、朋友、下属,长官,现和_图_书在却均成了尸体。明明的是夏末的暖风吹过,每个人的身上却都觉得一丝的寒冷,如同伫立在地狱的边缘一般。
军医一听就更加的紧张,哆嗦着嘴唇继续说道,“可是军中现在已经没有麻醉药了啊!而且在这里动手术,伤口说不定还会二次感染。现在只能暂时处理下伤口,等找到有医疗条件的地方才能动手术!”
孔巴罗夫紧握着侄子的双手给他信心,就怕他放弃生存的。
军医嗫喏的涨红了脸庞不敢说话,这么大的手术他也不敢保证,更何况现在尼基塔的身体这么虚弱。
“叔父,叔父……”
孔巴罗夫的脸色在此时已经变得完全扭曲了起来,当下就如同发疯一样怒喝到道,“这些可恶的东方人,老子就是战死,也要把他们拉进地域!”
孔巴罗夫连忙询问了军医一声,他看到侄子的伤势后,脸上也不觉的抽动了一下。
尼基塔也是紧握住孔巴罗夫的双手,眼里立马就激动地憋出了眼泪。他的脸上毫无血色,射你也呈现干枯的http://m•hetushu•com模样。头发蓬乱,就如同街上快要饿死的乞丐一样。
这时候人群里一阵阵的骚动,突然有传令兵上前跟孔巴罗夫汇报,“指挥官,尼基塔将军他还活着!”
他刚刚被军医检查了伤口,因为没有经过消炎,现在伤口已经完全化脓。在高温下,黑色的伤口里面,竟然生出了密密麻麻的小虫。
孔巴罗夫立马就让传令兵在前面带路,迈着慌乱的步子很快就在尸堆里看见了尼基塔。
经过七天的暴晒,老毛在的尸体已经完全腐臭。数十公里的范围,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碎尸烂肉,连地面的土壤已经变成了腥红的颜色。
好在尼基塔只是昏迷,军医告诉孔巴罗夫后,他绝望的脸上才升起一丝的颜色。
这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尼基塔虚弱的喊了两句。
“对不起,伤口已经化脓发炎了。除非锯掉右腿,不然性命不保!”
尼基塔用尽力量最后劝说了叔父一句,话落就短暂的昏迷了过去。
“快,带我去见他!”
这个侄子从小http://www.hetushu.com就在他家里长大,他视之如己出。尼基塔现在这个模样,让他就跟万箭穿身一样疼痛。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终于决定带着部队向西撤去。恨不能马上翻过乌拉尔山,抢在死神之前把侄子的性命留下。
“尼基塔……”
孔巴罗夫汗毛倒立,面色扭曲的对天嘶吼一声,当下就从喉咙里喷出了鲜血。
“叔父,可算等到你们了。”
孔巴罗夫听到这个名字,眼睛中才突然明亮了下。这尼基塔正是他的侄子,刚才他情绪失控,也是因为他的缘故。
这七天,他几乎过着非人的生活。战场的尸体众多,他倒是也不担心粮食和清水。但是一个大活人,却躺在二十多万尸体里面,尤其是一到晚上,那种感觉几乎让人崩溃。
他的家族正是靠着妹妹嫁给了一位公爵,才换来这个地位,而这个妹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可想而知他这个侄子死后,他们家族会受到多大的打击。
因为尸体太多,华兴军打扫战场时,也没有一个个验尸,而是用机枪成片的对实体扫射hetushu•com。那块的尸体衣着上没有鲜血,就专门往那片尸体上扫射。
孔巴罗夫上前就跟了军医一巴掌,脸上已经愤怒的扭曲起来。
“尼基塔,你保存体力。叔父一定会治好你的,一定不会让你死的!”
孔巴罗夫征战沙场多年,心里早就有了准备,没等侄子反应,当下就替他决断道,“那你还等什么,马上锯掉医治啊!”
孔巴罗夫看着这个侄子心如刀绞,军医立马检查了尼基塔的身体。
尼基塔就这样被打中了右腿,在华兴军走后,他从尸堆里爬出来简单给自己包扎了下。虽然子弹是擦伤,但是却让他动弹不得。
在场的将领都不敢吭气,就怕惹怒了孔巴罗夫,现场一下就安静了起来。
“混蛋,我要你你们有什么用!”
“不用了,叔父,我能见到你已经很开心了。我的身体怎么样,我自己知道。我想劝叔父一句,不要再和华兴军对抗了。他们太强大了,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是没过一会,他就听到了俄军的说话声,当下就激动的对着远方的俄军士兵大呼大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