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4章 猎熊之战(十九)

乔志清心里苦笑万分,没想到此时呼唤他称帝的人不是地主阶级,反而是南方新崛起的资产阶级。他们在经济上的成就越大,在政治上就越想有作为。
这些新兵蛋子没有经过战火的磨练,在战场上的这些伤亡也在正常的范围内。但是乔志清还是为他们一阵阵的心疼,都是人生父母样的,怕是他们的家人都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魏子悠走后,他便让人通知国防部部长王树茂。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接见军方的重要人物。称不称帝,关键是手里握着的枪杆子。这支军队本就是他创建的,现在各军区的将领也基本上都换成了年轻人。他对这件事也没有丝毫的担忧,只是例行下程序必要要做。
魏子悠在屋里无聊的喝了会茶,见他放下军报后,立马就替罗三元叫了声不平。
这事情还得从上个月季米特里带着残余骑兵撤退说起,他也不亏为一骑兵军团的指挥官,反应速度已经相当的迅速。在死伤过半后,立马就看到了这场战争的结http://m.hetushu•com果,毫不犹豫的就带着参与的部队向欧洲逃窜而去。
现在的烈士的抚恤金高的惊人,不但家中的父母享受国家的低保,看病不花钱,家中的子女上学也不花钱。
战斗一开始,老毛子的进攻就异常的猛烈。
乔志清现在就是这个资产阶级的代言人,不管是他们本家乔氏家族,还是南洋的四大家族,还是潘巧玉身后的潘家,都跟他有莫大的关系。
这就是英国选择保留君主的原因,他们也不是无缘无故就把皇帝之位保留下来。此时的君主已经不是代表地主阶级的利益,他代表的是重新崛起的资产阶级的利益。
最后,季米特里选择了一个开阔地带突围。这里适合大规模的骑兵冲击,但是也为覆灭打下了伏笔。他们不知道,此处的华兴军也有一支精锐的骑兵。
俄罗斯的地形越向北面越是荒凉,而且欧亚大陆之间,本就只有几条道路可走。季米特里倒是可以再翻山越岭的向北逃窜和-图-书,但那估计都到了北极圈的不毛之地,还没有逃回欧洲,十万大军就活活的饿死了。华兴军只是在关键的战线上布防,就完全可以切断他们的逃窜之路。
但是他的反应快,华兴军的反应更快。这场战役,本就是沈阳军区和乌兰巴托军区协同作战,牵一发而动全身。
国内的局势越来越微妙,江南的官员不止一次的暗示让他登基称帝,效仿英国实行君主立宪制。
想到这里,乔志清突然豁然通明了很多。称帝就称帝,反正以后也是个空架子皇帝。如果民主能历经三四代人,等彻底稳固后,哪怕后人想废除这个皇帝,他在地下也没有什么怨言。
不过不经过几场大战,新中国就永远不会有很好的发展环境和资源。他们为国牺牲,也死的光荣,死的壮烈,乔志清也不会亏待他们的家人。
“行了,你下去把批文交给国防部吧。让他们改嘉奖就嘉奖,我没有什么意见!”
他在那个时空里也是军人出身,所以对军人有种特殊的感情和图书。没有当过兵的人,是不会理解那种战友间的感情。听到将士的伤亡,他在冷酷无情的君主之心,不觉也会伤感落寞三分。
这些都是用他们用性命换来的,乔志清每年对此事都看得很严,就怕有人在里面捣鬼,贪污挪用了这些抚恤金。
“乔大哥,打仗总是会有死伤的。他们是为新中国而死,后代会记住他们的功勋的!”
这个人物若实现资本主义的平稳过渡,只能登基称帝。不然一民主选举,不管势力多强大,总会被阴谋家篡取。
年过三十,他的心态已经没有当初的那般纯净。权利越大,责任就越大。现在他已经被绑在这个位子上,就算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若是把控政治,就必须先开国会,立宪法,进行民主选举。更关键的是,要想民主选举,国家又不动荡分裂,又必须有个强有力的人物,保证这种制度持续的贯彻下去,压制住各类分裂动乱势力。
乔志清刚开始一直回避这个问题,他对称帝的事情一点兴趣都http://m.hetushu.com没有。但是形势所逼,他现在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这些家族,目前代表着中国最大的资产阶级势力。他们对形势看的很透彻,江南的官员也不过反映的是把他们的意志。
“有什么好激动的,你没见我们的伤亡吗?足足有三千多人在此战中死亡,五千多人负伤!”
“乔大哥,这可是杀敌三十万的大捷,你怎么一点激动都没有啊?”
国防部受到乔志清的批复后,也暂时没有多加表彰什么,只等战役结束后在全部按功劳嘉奖。
魏子悠看着乔志清一闪而过的伤感,脸上跟着担心的劝解了乔志清一句。
乔志清一脸的严肃,但是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东北三省的大军,都是重新招募的新军。
他们刚把军报发给沈阳军区,乌兰巴托军区又传来紧急军报。在辽宁省军区司令和乌兰巴托军区的协同作战下,刚刚歼灭俄军十万的残余骑兵。
乔志清收了收情绪,对着魏子悠一笑而过,把军报地给她,让她马上发回了国防部。
虽然hetushu.com他现在才刚过三十,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他就能活到一百岁。人总有生老病死,一切都说不准,他只能把事情尽量的做到万无一失。
在沈阳军区攻破老毛子主力的同时,乌兰巴托军区十万骑兵,协同辽宁省军区十万步兵,已经彻底构筑了一条长达上百里的防御战线。
如果不称帝的话,这个联邦很难形成一股凝聚力。最重要的是,如果他突然消失后,他不敢保证这么多手握重兵的势力,会不会走向分裂,会不会把民主改革贯彻下去。
季米特里把十万多参与骑兵分为十股力量,同时向十个方向发起进攻,想随便打开一个突破口,哪怕逃出去一支也算事。这个时候他也是拼了,他知道眼前的这支部队,完全有实力让他全军覆没,所以一开始他就打算全力以赴,不留任何的幻想和余地。
季米特里第一次撤退就撞在了华兴军的枪口上,在经过上万伤亡之后,无奈下又向北进发,想绕过华兴军的防线。但是直到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还是遇到了华兴军构筑的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