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2章 愤怒的寡妇

荣禄对她再没有男性的冲动,相反倒是这么多年患难与共的亲情。
慈禧眉毛轻挑,当下就拉长了脸,浮起一丝的不快之色。
荣禄一进门就跟慈禧跪下,在新中国走了一圈,每次回来给人下跪,心里都觉得膈应的不行。
“这日子眼看着越过越舒服了,皇儿他却说走就走了!”
慈禧骂完后,气冲冲的坐在卧榻上,当下就下了懿旨,坚决的表示了反对。
慈禧当下就嘶喊了一声,脸上都气的扭曲了起来。她这几日攒够了怨气,当初是孤儿寡母,现在只剩下了自己,简直谁都可以欺负。
“滚,都给本宫滚出去。皇帝啊,你为何这么早离开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啊,他们是怎么欺负你母亲的!”
在她的这个地位混了这么多年,政治思想早就敏感的跟发丝一样。不管是谁,有一点点异动,她一眼就能看穿。
“太后保重凤体,奴才告退!”
出乎她意外的是,荣禄竟然呆在原地没动,一下就让她心惊肉跳了下。
“太后息怒,http://m.hetushu.com奴才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不然奴才也不会来见你。当初乔志清之所以放我们来这里,全都是在为今天打算。咱们只是他的一颗棋子,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行动,咱们很快就被全部当做弃子抛弃了。满族走到今天不容易,还请太后认真的思量!”
“多谢太后!”
此次他去京城受了太大的刺激,彻底被那里的先进和文明征服。另外就是被乔志清的威严所逼,他知道反抗只有死路一条,索性让乔志清满意,也能保住自己的地位。
荣禄此事挺直了腰杆,说话掷地有声,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过。
荣禄宽慰了慈禧一声,这时候突然觉得时光流逝,岁月无情,转眼间他和慈禧都不再年轻。
慈禧和他的年纪差不多,今年也四十有七。年轻的面容早就不再,但是因为保养有方,皮肤还是显得非常的光滑。
眼下只有恭亲王势大,他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将海参崴的八旗军全部控制。若http://m.hetushu.com是恭亲王答应还好,若是他不答应,当下就将他革职查办。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荣禄一声不吭,静静的听着慈禧大骂,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些年当惯了奴才,终于顶撞了主子一句,心里要多痛快有多痛快。
荣禄沉默了一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慈禧说。说出来害怕慈禧不能接受,但是形势所逼,又不能由他做主。
他太了解慈禧,推荐信上面的王子都是十岁以下的孩子。慈禧是想继续垂帘听政,执掌大权。要是跟她说,乔志清想把儿子送过来,慈禧肯定当下就会疯了。
荣禄从地上爬起,这么多年过去,不管和慈禧做过多少的男女之事,依旧中规中矩,不敢有丝毫的放荡。
荣禄看着慈禧歇斯底里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只能等她冷静了再做打算。他出了门后,便吩咐公里的禁卫军封锁皇宫,不允许任何的人进出。
“太后节哀,先皇在天上也一定会想念太后,不希望太后和*图*书这么伤心!”
“好啊,连你也想造反了!来人啊,把这个吃里爬外的狗崽子拉出去砍了!”
最重要的是,他手里的护国军底子都是汉人,只会听从他一人的命令。他现在都怀疑,当初乔志清之所以让这些汉人跟着他出关,说不定都是为了今天在做准备。
“荣禄,马上给乔志清回信,就说本宫不答应,绝不答应!”
这时候她还不准备和荣禄明着对抗,她的脑子飞快旋转,眼下只能把消息发给恭亲王,让他和荣禄正面的血拼,当时候她再从后面收拾残局。
荣禄咬着牙一口气说了出来,反正他已经下了狠心,不管慈禧愿不愿意都得接受。
慈禧见荣禄犹豫的样子,也看出来一点的端倪,心里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里面的侍卫都是从护国军中出来,和荣禄关系密切。荣禄有底气敢反抗,自然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慈禧刚刚丧子,精神显然不振。娇弱的躺在卧榻上,对着荣禄就抬了抬玉手。
“太后,乔志清的意思是想把载湉送hetushu.com回来,让他执掌满洲国的大权!”
“好了,不说这些伤心事了!”慈禧抹了抹眼泪,抽泣了下,直奔主题道,“乔志清那边怎么说的,他同意哪个王子担任新国王?”
虽然他一直知道慈禧的身边不是他一个男人,或许也只是为了利用他。但是不管怎样,他已经知足了。
经过十年的发展建设,这皇宫已经从当初的教堂,扩张到占地上百亩的规模。
“奴才荣禄叩见太后!”
荣禄当真如慈禧所料,真的就违抗了命令。这在当初,可是无法想像的事情,慈禧一句话就能要灭他九族!
荣禄入宫后,经过小丫鬟的禀告,慈禧连忙就把他召进了燕喜堂接见。
当初满洲国并入新中国为邦国的时候,双方已经达成协议,满洲国下一任的君主,不能再以皇帝相称,只能称作国王!
她跟个泼妇一样哀嚎了起来,尖利的喊声传遍整个大殿,满心都是愤怒和不甘。
慈禧这会也知道血脉了,当初她设计让自己的妹妹往火坑里跳,当时可没有想到有今天。
和图书果然,他的话音刚落,慈禧就激动地下了卧榻大骂了起来,“真是欺人太甚,乔志清真是打的好算盘,把这个孽子送回来,他配的上我们满族的血脉吗?”
慈禧见门外半天没有人进来,知道荣禄多半已经控制了宫里的局势。
“起身说话吧!”
“太后,请恕奴才不敬之罪。这次奴才不能再听太后的了,形势所逼,咱们不愿意也得这样做!”
慈禧看着荣禄又忍不住抹起了眼泪,毕竟是她的亲骨肉,去世的那刻,她的心还是似刀绞一般疼痛。也只有在荣禄的面前,她才表现出一点女性的柔弱。女人不管多强势,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下意识的总会寻找一丝的依靠。
乔志清不知一次骂他们是挺不起胸膛的奴才,想来一点不假,跟新中国想比,满族确实如同破船一般腐朽。
宫廷政变从来都是残酷血腥的,荣禄不会不懂得这些。眼下身在暴风窝里,他做事都要考虑到一丝不漏。不然顷刻间便是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怎么了,难道连你也想违抗本宫的懿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