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0章 杀人立威

恭亲王一进大殿,殿门很快紧紧的关闭,里面就只剩下他们二人。
乔怀恩眉心微皱。
乔怀恩颇有意味的笑了下,好似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
刽子手一口酒水喷在了刀面上,手起刀落。一颗头发花白的人头,瞬间从城墙上滚落。
“国王陛下,您心里想的,奴才都明白。祖宗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会因为你而自豪。国王陛下要想拿奴才的命,奴才一点的怨言都没有!”
“奴才恭亲王叩见国王陛下!”
花白的辫子四散而开,眼睛里分明装着泪水,但是却没有流出来。
“国王陛下想要奴才的项上人头!”
“恭亲王,你觉得满族再这样下去,还会有救吗?本王刚想扒掉这身小丑的衣服,你们一个个马上就跳出来折腾!你们真当本王不敢杀人,你们真当本王软弱好欺吗!”
“你早就猜到了本王让你进宫的原因?”
“快看,那是恭亲王!”
“这是怎么了,国王要处决他吗?”
一个连队的华兴军全部和-图-书荷枪实弹,一进门就杀气腾腾的进了王府大堂。
乔怀恩杀心毕露,眼里突然闪过一道寒光。
恭亲王便是要拉到东们城墙上问斩,禁卫军刚把他带上城墙,下面的八旗军全部就停止了哄闹。
这是恭亲王临走时最后对乔怀恩的嘱托,他的神色坦然,仰天就大笑了起来。
“国王陛下,奴才知道你一心都是为了满族的复兴大业,奴才年轻时也和你是一样的想法。奴才只希望天佑我大清,让国王陛下的改革能够顺利进行!”
八旗军中不知道是谁带头高呼了一声,立即就有人纷纷振臂高呼,“不能杀,不能杀,不能杀!”
“你猜对了一半,还有另一半本王谁也没有告诉过。当初本王还叫爱新觉罗·载湉的时候,也跟着醇亲王来过一次金銮殿。那时候,高高的看着同治皇帝,觉得他真是威风。身穿龙袍,头戴龙冠,天之骄子!但是本王现在穿上了这身行头,却一点都不开心,反而有点恶心!和*图*书
“恭亲王,你知道本王此时在想什么吗?”
“恭亲王听旨,城外八旗军作乱,令你速速入宫商议军情,不得有误!”
恭亲王淡淡的回应,声音里满是苦涩的味道。
乔怀恩大声怒斥,满腔的青春热血全部发泄了出来,当真是痛快淋漓。
罗振豪冷声宣旨,将圣旨递给恭亲王后,马上把他带进了宫去。
“城下的八旗军听着,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马上散去。一刻钟过后,任何人胆敢再围困再次,杀无赦!”
乔怀恩在此刻突然有种于心不忍的感觉,但最后还是强迫自己变得铁石心肠,回过身后缓缓地举起了右手。
他的声音惨然,很快便从城头传遍了整个八旗军。
“奴才领旨!”
“国王陛下,八旗军一直归奴才统帅。这次八旗军作乱,奴才当然要负首要责任。只要能平息这场祸乱,国王陛下要杀要剐,奴才都无二话。”
恭亲王一死,所有八旗军都是胆战心惊,哪里还敢闹腾,立马就如同和*图*书潮水一般退去。
局势混乱,为防意外,罗振豪亲自带队传旨。
“恭亲王,你今天的确很让本王刮目相看。你放心,不管处境再艰难,本王也会坚持下去。明年的几天就是你的忌日,本王会给你找个地方,好生的安葬,你放心的走吧!”
城墙上的禁卫军嘶声呵斥,四面城墙都是杀气腾腾。恭亲王被斩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八旗军,他们也就是过来闹一闹,还真没有决心造反的胆量。
埋伏在大殿两旁的禁卫军立马冲上殿中,把恭亲王押上囚车,准备拉到城墙上问斩。
乔怀恩显然愣了下,他设想过无数次两人的对话,但是却没有想过恭亲王会这么回话。
鲜血喷溅,将城墙的一片都染成了红色,在残阳下异常的妖艳。
恭亲王最后一眼看了王府亲眷,头也不回的跟着罗振豪进了宫去。
恭亲王披头散发的跪在城墙上,对着下面就惨然大喊了一句,“兄弟们,将士们,你们不要再受奸臣调拨了。回去吧,http://m.hetushu.com回去好好过日子去!”
恭亲王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的跪在地上听着一个少年的心事。
“……”
恭亲王终于开口,深深的给乔怀恩跪地行礼。
“你还有何话要说?”
“恭亲王,你在朝中已经算是睁眼看世界的能臣。但是你永远想象不到,现在的新中国有多么的发达。那里曾经也是我们满族人治理的天下,可是却因为我们的愚蠢,白白丢掉了万里的江山!本王在那里生活了十几年,早已习惯了那里的一切。但是自从回到满洲国后,却又仿佛回到了过去,满眼都是奴才、主子。本王心里这个恨啊,恨不得现在就砸了这个龙庭,让你们都挺起胸脯说话!你知道本王是什么的感觉吗?本王感觉自己是一个小丑,穿上着着小丑的话,陪你们一群小丑演戏!”
城外的动荡显然升级,东门外已经传来了零星的枪声。
但是此时刽子手已经亮出了手上的大刀,一阵寒风刮过,空气中都有中凌冽的杀气。
乔怀恩双拳m•hetushu.com紧攥,此时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他已经隐隐的感觉此事另有隐情,不然恭亲王不会这样坦然。这种坦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肺腑之色。
恭亲王仍然是不言不语,乔怀恩说的他都明白。当初他也曾这样年少意气,挥斥方遒,可最后还是向现实妥协。
恭亲王神色十分的坦然,似乎已经看透了生死,没有丝毫的求饶之意。
乔怀恩突然开口,对着堂下的恭亲王就冷笑了一声。
满洲国国王上朝的金銮殿,龙座上端坐一位年轻人。他身着满族的龙袍,英气袭人的只盯着殿下的中年人,正是满洲国的国王乔怀恩。
“陛下,您一定要小心荣禄啊!”
“不能杀!恭亲王是忠臣,不能杀啊!”
恭亲王坦荡一笑,笑声苦涩,眼里已经激起了水雾。
乔怀恩心里一横,不管恭亲王是否冤枉。若是要杀人立威,他怎么也逃不掉。
恭亲王此时仍然保持着一个王爷的气度,从容的上前接旨。
八旗军中立马就议论纷纷,纷纷望向了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