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3章 平俄(七)

大军的包围圈不断地缩小,当希罗科夫带着十万大军,逃窜到距离乌拉尔山仅仅上百里的地方时。
“天上飞的机器?”希罗科夫一听就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又问道,“你的部队还有多少人?”
“将军,您先听属下说啊!属下这次回来,完全是为了您和十万的将士的性命着想。现在俄国已经回不去了,华兴军跟上次一样,在乌拉尔山沿线做好了防御,把我们完全堵在这里了啊!属下斗胆劝将军一次,咱们还是投降吧!”
维克多见希罗科夫动手,一句话没有说完,就听军帐中枪声一响,一颗子弹瞬间就把维克多的心脏钻了个窟窿。
“将军,维克多上校从前线回来了!”
“维克多上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们四十多万的兵马,怎么就全军覆没了呢!”
希罗科夫终于见到一个活着的负责人,铁着脸当下就对他质问了出来。
“那你还有脸回来!,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但是派出去的军队总m.hetushu.com是有去无回,他的心里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打算。本来想着等大军集合起来,全线打通补给线。现在大军多半被歼灭,只能想着怎么先逃走了。
“将军,现在大势已去,我们若是抵抗便是死路一条啊!属下完全是为了您和十万的将士着想,我们先保住性命,以后有的是时间反抗啊!华兴军已经专门给属下保证过了,若是我们主动投降,他们保证不会杀害我们一人!”
这三路的俄军总数四十万人,竟然在一个多月内就全军覆没。
这些日子他不断的指挥手下想打通补给线,华兴军封锁乌拉尔山沿线后,西面的物资补给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运过来。
“将军阁下,属下可算是活着见到你了!”
俄军的阵地瞬间就陷入一片爆炸声中,没哟过多长时间,阵地的前面又传来“嗡嗡”的机器轰鸣。
华兴军在后方正在积极的备战,没想到很快就有人送了一颗人头上来,正和图书是被砍掉脑袋的维克多。
“混蛋,你真是个懦夫,不配做俄国的上校。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老子也该送你上路了!”
希罗科夫现在听什么都觉得是维克多的借口,根本没有和他商量的一次。
华兴军的枪炮在此时全面大作,长达十几里的战线上,全部传来的枪炮声。
在空军的指引下,华兴军迅速在前线布好了包围圈,只等着俄军扎进来。同时后方的军队也一起追击,呈圆形把俄军团团围在了里面。
“将军,华兴军的战斗力和装备超乎我们的想象。他们不但大规模的配备装甲车,而且还装配了一种能在天空飞翔的机器。我们的炮兵根本没有发挥用处,一露面就被他们炸成碎片。剩下的步兵,根本无法阻挡他们的冲刺。”
弹片在战场不断的肆虐,形成一道嗜血的火力,顷刻间就在俄军的阵地打开数道缺口。
但是华兴军的空军从天空一飞过,地面的一切都无处遁形。
“来人啊,把这个叛徒和图书的脑袋砍了,给华兴军送过去!”
双方不用谈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华兴军前线指挥部商议后,立即就决定对俄军下达总攻的命令。
俄军在满洲国南部三州大败的消息,很快传到萨哈州。总指挥希罗科夫得到消息后,反复跟传令兵确认了几次,最后呆愣了半天才确定了这个事实。
维克多进了军帐,一下就嚎叫了出来,“噗通”就给希罗科夫跪了下来。
仍然是上百辆铁甲战车咆哮而来,从战车上不断的废除一个个炸弹,在俄军的阵地炸起一股股的火花。
希罗科夫都快哭出来了,还以为华兴军能掐会算,怎么就能这么准确的算到俄军从这条路突围。
俄军十多万人在两个突破口大战一天,天黑前还是没有打开一个缺口。
第二天天刚亮,大军的后方就传来华兴军的冲击声。只见茫茫的西伯利亚草原上,四处都是华兴军震天的冲击声,像是海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
希罗科夫眼睛中杀气一闪,对着维克m.hetushu.com多就扣下了扳机。
他脑中的思绪万千,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抵抗,而是想着带大军先撤退再说。
“将军,饶命啊……”
希罗科夫一听就激动的嘶声呵骂,掏出桌上的手枪就对准了维克多。
希罗科夫一下就被华兴军打懵了,望着天空呆愣了好久,终于明白维克多的话一句不假。
华兴军的空间已经做好了全面的侦查,希罗科夫在撤退的时候还顾布疑兵。分两部分撤军,用小股俄军吸引华兴军的注意,妄图干扰华兴就的追击。
他们面对华兴军的时候,就如同幼儿面对巨人,连基本的反抗能力都没有。战争或许从一开始就已注定,可笑他们来之前还是满怀着信心。
他立马命令部队分两个方向突围,能突围一人是一人。这一幕在十几年前他已经经历过,当初他跟着俄军撤退,也是被华兴军堵在了乌拉尔山下。
这里似乎成了俄军的不详之地,当他们冲击时,地面上竟然还曝露了一道道风干的白骨。
希罗科夫正在军帐中www•hetushu.com布防撤退的时候,传令兵突然在门外禀告,把希罗科夫激动的瞪大了眼睛,连忙让传令兵带维克多进来。
希罗科夫冷哼下,眉心顿时紧蹙起来,连枪后的保险都被打开。
希罗科夫连忙下令全军就地布防,统帅残存的七八万多大军挖设扎战壕,就地对华兴军打起了阵地战。
维克多连连解释,把具体的情况讲给希罗科夫知晓。
“这么说,你这次回来是专门劝老子投降的了?”
这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了“嗡嗡”的叫声。只见密密麻麻的白色飞机呼啸而过,似是张开翅膀的猎鹰一样,从高空中顿时就投下上千枚的炸弹。
他现在十万多的兵马确实不适和跟华兴军战斗,但是打不过还跑不过,大不了带领大军先返回乌拉尔山去。
维克多对着枪口吓的冷汗直流,连忙劝说起了希罗科夫。
维克多长嚎了声,但稍稍平静,才咬牙禀告,“将军,我的手下将士已经全军覆没,现在只有我回来!”
维克多磕头默认,嘴里继续鼓动着希罗科夫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