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4章 润叶细无声

他在位的时候,只想全国的百姓不再饿肚子。发展的脚步总得一步步来,现在让新中国的百姓全部奔小康,那也是不现实的问题。
乔志清端起茶碗小抿了一口,示意田润叶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脸上还是一副认真的表情。
乔志清这些年也遇到很多的女人,其中很多都像田润叶一样,但是他最后还是狠心把她们嫁了出去。
乔志清的眼里看着田润叶满是疼爱,这么多年总是不忍心挑破这个问题,但是他实在不想看着田润叶再这么晃荡下去。
“傻丫头,别哭了。乔大叔都是为了你好,乔大叔不是神仙,不是别人喊的能活一万岁。你年纪还小,还有很远的路等着你走。你若是跟了乔大叔,乔大叔照顾不了你那么远的!”
这些钱一用到地方,相信以后农业的发展会更加的好起来。
田润叶好奇的看着乔志清,平常也就是工作的时候,乔志清才这么认真。
乔志清点了点头,轻笑着迎着周秀英的红唇便亲吻了上去。
“你老实交和_图_书代,这么多年怎么还不想着嫁人!”
农民们对抗旱灾、水灾,也不像以前那么脆弱和无助。
两人老夫老妻了,周秀英心里像什么,一个眼神他就能知道。
这时候他看着田润叶委屈的模样,心里突然一阵阵的刺痛,很是心疼这个丫头。
她和闵兹映、李月茹一起长大,却不像她们一样活的那么畅快。
田润叶呆呆的垂着脑袋,听了乔志清的话,一下就把外表强装的欢乐给撕碎。明亮的杏眼顿时就变得模糊起来,泪水刷的下就湿了眼眶。
田润叶哭的更加的厉害,一下把这么多年装的委屈全部发泄了出来。
她身穿改良的襦裙,很有中古典美女的韵味。在她的身上有种处子的清纯气息,完全不同于他的夫人们。
乔志清从口袋里掏出丝绢递给田润叶,心里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
周秀英对这个儿子很是了解,脾气又犟又倔,小时候再打也管不了。
现在农业现代化的进城不断的加快,拖拉机已经深入农田耕和-图-书作。
“行吧,明天我要下江南一趟,你先找他谈一谈,让他跟那几个女孩接触一下。”
他身边的护卫还是由王五担任,这个汉子早已承诺也守卫乔志清一辈子,乔志清给他安排什么职位,他也没有接受。
田润叶独自流泪了会,终于忍住心里的疼痛,哽咽的把心事说了出来。
他知道一个女孩子为了一个人,荒废掉大好的青春有多么的难。但是他却不想接受田润叶,毕竟年纪都大了,娶了她只能耽误了她。
这十几年过去了,他都已经把这个丫头当做自己的亲人。田润叶一伤心,他的心里也不好过。
田润叶一下就红着脸垂下了脑袋,吞吞吐吐的拨弄着手指,小声回避着乔志清的问题。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乔大叔就这么大年纪了,你的心思我很清楚。兹映已经在我的耳边说过无数次你的事情,乔大叔想你敞开心扉聊一聊!润叶,别等乔大叔了。乔大叔都老了,不适合你!”
这次他带田润和-图-书叶出来,就是为了帮她解决掉这个心事。他希望田润叶幸福开心,不是总憋着一肚子的心事无处诉说。
“乔大叔,你别赶我。我不要什么名分,不要你为我做什么,你就这样让我陪在你身边好吗?”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极力隐藏自己的心事,生怕被乔志清看穿。
虽然还不能完全的抵抗灾害,但也不至于再靠天吃饭,一旱一涝就颗粒无收。
在田润叶的心里,当她在田家湾看到乔志清的第一眼,她把心就交给了这个男人。
“这个,我,我不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吗!”
第二天,田润叶安排好一切后,乔志清便上了火车往江南而去。
可是没想到,现在乔志清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题。她的心里一阵阵的泛酸,委屈的跟个被抛弃的小女孩一样。
田润叶这时候打破了乔志清的沉思,端着开水进来,给乔志清冲了杯茶水。
乔志清严肃的盯着田润叶,那目光好像穿一样。
现在水力发电机已经被发明了出来,随着德国的冯·西门子http://m.hetushu.com对发电机的不断改造,新中国不光光闭门造车,也引进了同时期的很多先进技术,其中就包括水力发电技术。
英国刚刚用于交换俘虏的一千万两白银,乔志清专门划拨给了水利部,让他们再加紧修建水库,建造水电站,疏通河道,改善目前的水利设施。
他不想耽搁这些女孩的青春,这么多的爱,他给不过来。
“乔大叔,您喝点茶吧!”
乔志清看着田润叶久久无语,没想到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孩,心里这么的倔强。这么多年,不知道她都是怎么熬过来的。他其实很早就明白田润叶的心思,闵兹映更是在耳边给她的闺蜜说过无数次。但是乔志清就是想着日子长了,她的心累了,也就不这样坚持了。没想到这一拖就是十几年,这个傻姑娘还在苦苦的等着他。
“什么事啊,乔大叔?”
现在已经是秋收时节,乔志清在火车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忙碌的丰收景象,心里也微微的浮起一丝的安慰。
“润叶,你坐下来,我有些事想跟你好www.hetushu.com好谈谈!”
这些年她总是盼着时间过得慢一点,这样她就永远可以欢笑的陪在乔志清的身边。
她的情绪稍稍的稳定的一点,就抹着泪珠子,把自己的心事完全跟乔志清袒露道,“乔大叔,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我被绑在了祭坛上,眼看着就要被活活的烧死。那时候我已经死了,是你把我救了回来。从那时起,我的心里装的就全是你。乔大叔,我也尝试过去喜欢其他人,可是我做不到。你不知道,当初你迎娶闵兹映的时候,我的心里有疼,有多羡慕。我多想坐在那个花车里,哪怕就陪你一晚,我也死而无怨。求求你了,你不要再赶我。我真的不要你做什么,你只要不要我离开你就行!”
二人很快就褪去衣服缠绵了起来,周秀英的皮肤一如年轻时的紧致光滑,而且还有中年女人的妩媚和风韵,一会功夫两人便双双飘入云端。
幸亏他的秉性正直,不然还真有可能弄出什么乱子。小时候在学校,经常和同学打架,周秀英没少被老师叫过去劝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