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2章 曾九叔的心结

屋里的医生把他嘴上的氧气罩取下后,很快就全部退了出去。
他缓了口气,继续说道,“当初你让我退出云南,我便退出。缅甸完全就是我打下来的,可是你为什么偏偏交给赵烈文?难道在你的心里,我连赵烈文都不如?”
朝鲜的政局目前混乱不堪,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手稳定政局,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其实咱厚着脸皮见你一面,就是有句话憋在心里很多年了,一直没有个答案。临死之前,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想跟你要个说法!”
林秋水点头欠身,很快下去通禀。没过一会,曾纪芸和曾纪静便一起走了进来,两人的眼圈涨红,显然是哭过一次了。
“让你见丑了,没想到你真的能来送我一程!”
乔志清笑了笑,知道老家伙的心结在哪里,一句就问到了点子上。
这些老家伙临走前,都是乔志清给送的行。现在到成了一种攀比,谁在死的时候乔志清没去,就代表他不受重视。老家伙们闭眼时都不甘m.hetushu.com心,想尽法子都要把乔志清拉过去。
乔志清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下,毫不掩饰的点头道,“要论打天下,十个赵烈文也不如你。但是要论治天下,十个你也不如赵烈文。你身上的杀气太重,不懂得进退取舍!由你在统治缅甸,对你的子孙后代不是福分,反而是祸患。当初我把你从缅甸带回来,正是看在纪芸和纪静的面子上。不然的话,你们家族早已身败名裂了。”
小丫头现在也是大姑娘了,刚刚在乔志清的介绍下,嫁给了国防部的一位参谋。这几天正是蜜月期间,每天高兴的脸上总挂着笑容。
今年他刚刚年满十八岁,闵兹映带他回了趟朝鲜,这臭小子新鲜了几天就嚷嚷着逃回了国。
第一医院建造的跟王府大院一样,只有中间的门诊部是五层高楼,剩下的所有部门都是小院。
曾国荃的子女跟乔志清行礼后,也相继退了下去。
乔志清紧了下眉心,嘴里轻轻叹了口气。
曾国和*图*书荃的病房很清静,是一座独门小院。里面只有两间屋子,屋前还种着鲜花,可惜鲜花现在都败落了,留下一地的落叶。
“乔大哥,我叔父快不行了。”
这些人不管是对手还是帮手,现在都不在重要。人只有在临死之时,才能放下所有生前放不下的东西。
曾国荃看着乔志清很坦然,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敢跟乔志清坦诚相见。
“乔大哥,我九叔想见见你,不知道你有时间吗”
朝鲜现在越发的落后新中国,已经到了腐朽之极的地步,仍旧顽固的奉行着封建制度。
在各邦国中,就算是如同弃子的日本,经济也比这里要开明许多。
乔志清挑了下眉,在二人相继行礼后,让她们在卧榻先坐了下来。
乔志清今年毫不犹豫的把他送到了军营锻炼,以后也打算让他在南京军事学院深造。
现在印尼执掌大权的是苏可儿的舅舅,她从小就在印尼和新中国之间跑个不停,对那里并不陌生。
乔志清也谁都不拒绝,总是会和_图_书抽空在他们临走的时候,去医院见见。
为了害怕引起围观,亲兵很早就做好了安排。乔志清一到这里,直接就去了曾国荃的病房。
他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眼角竟然流出了眼泪。
曾纪芸也是一副可怜巴巴的哀求样,乔志清苦笑着点了点头,“走,见见吧!”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让你统治缅甸?”
乔志清摘了眼镜,放下报纸后起身活动了下筋骨,在卧榻做了下来。
苏婉茹慢慢的把手上的工作交给女儿打理,苏家的产业也全部由她这个宝贝女儿继承。
“你二人也别难过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这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生老病死不也是人生常事!”
曾国荃长吐了口气,没想到乔志清一切都心知肚明,知道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曾国荃瞪着乔志清愣了半晌,才长长的吐了一句,“我明白了。”
乔志清劝了两人一句,五十而知天命,他对生老病死的事情十年前就看开了。
“九叔,您看看谁来了?”和-图-书
“怎么了这是?”
曾国荃已经靠着输液维持生命,身上的肌肉都完全干缩,完全没有当初叱咤风云的气势。
老家伙憋屈了这么多年,到现在心里还憋着一口气咽不下去。
曾纪芸一进门就娇喊了句,曾纪静扶着乔志清跟在后面。
国内的道路没有一条柏油公路,仍是过去的土路。交通工具还是马车,连一截铁路都没有修建。
京城第一医院,乔志清跟着曾家姐妹出了门后,直接就驱车来了这里。
唯一一个让乔志清头疼的是闵兹映的儿子乔定朝,这小子果然跟她母亲一个模样,从小就是一副调皮捣蛋的样子,压根没有回朝鲜的愿望。
“报告皇帝陛下,曾纪芸王妃和曾纪静王妃求见。”
林秋水很快给二人上了热茶,马上就快过年了,外面的天冷的厉害。
乔志清和苏婉茹的女儿,没有这么多的麻烦,她长大之后,直接就回了印尼做了国王。
曾纪静毕竟是大姐,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跟乔志清央求了下。
“你是纪芸和http://m.hetushu•com纪静的九叔,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过来。”
曾国荃虚弱的睁开双眼,手指微动了,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示意两个侄女也退了出去。
乔志清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很自然,并没有高高在上的意思。
“什么都瞒不过你,民间都传言,你是天帝下凡来拯救汉族百姓,看来不相信也得信了!”
乔志清正在房里翻看着今天的报纸,林秋水敲门进去后便甜甜的禀告一声。
乔志清在他的身边坐下,扶着他的身子靠在了墙上。曾国荃喘了口气,干咳了下苦笑了出来。
“是这样!”
“让她们进来吧!”
不过听到这个老对手就要走了,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失落。他那个时代又一个对手走了,想来就无比的孤独和落寞。
曾纪芸忍不住先哭了出来,医院刚刚给她二人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曾国荃怕是要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他抚了抚曾纪芸的头发,一如年轻时候般充满了怜爱。三人在这一刻都有种时光恍惚的模样,就像当初在资江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