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1章 血溅日不落(十六)

两军打堑壕战,总是防守的一方占便宜。这一点,在欧洲战场和德国对战时,已经看得很明白。
“元帅,今日两军大战。我军的伤亡在三十万人左右,而华兴军估计不到百人。情况已经很明显,我们要是继续采用这种战术,不但达不到预期效果,而且还会葬送所有的将士。现在看来,必须得改变战术,换一种打法!”
“埃德蒙·艾伦比将军,你有什么意见?”
华兴军的举动确实值得怀疑,他们大老远的来到英国,绝不会只为了占领英国一个港口城市。
“这种情况可就复杂了,我们的海军主力尽失,在海上根本挡不住他们的援军。一旦他们从海上对伦敦发起进攻,我们可就彻底陷入被动了。”
“大家都还有什么意见吗?”
埃德蒙·艾伦比上将最后发言,众将这么一讨论,真相呼之欲出。
虽然他自己丢了面子和职位,但是如果能保住英国的根基,他自己的荣誉又算的了什么。黎明之时,约翰·弗伦奇元帅给国hetushu.com王爱德华七世和首相去了封电报,向他表明了自己的意见。
约翰·弗伦奇元帅可是下了军令状,一旦下令撤军,他不但要引咎辞职,还要面对舆论的疯狂进攻。
参谋长伊恩·汉密尔顿第一个提出自己的意见,这件事他在脑中已经盘算很长时间,已经有相当大的肯定才说出来。
他的话音刚落,指挥室里的将领立马就纷纷议论起来,脸上都写满了凝重。
但是国王和全国百姓的目光都盯在这里,要是就这么不战而退,舆论一定会疯狂的大骂陆军无能,约翰·弗伦奇元帅还要引咎辞职,脸面可就丢大方了。
约翰·弗伦奇尽量的沉下心,把头转向负责北线进攻的将领。
“大家的意思我都清楚了,华兴军进攻普利茅斯只是一块吸引我们注意力的烟雾弹,他们真正的目的其实在伦敦。”
约翰·弗伦奇元帅抽出根香烟抽了两口。他已经做好引咎辞职的准备,但还是要总结经验,站好最后一和_图_书班岗。
约翰·弗伦奇元帅在这些人里,对他还是比较器重,所以想听听他是什么意见。
在座的将领都还以欧洲大战的经验看问题,觉得只要自己一方防守,华兴军进攻时也占不到便宜。
“元帅,我猜测这仅是华兴军进攻咱们的第一步,他们的海军全部返航,肯定还会执行下一步的战略。”
“……”
其他的将领纷纷提出自己的意见,参谋长所说的第二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显然要比第一种情况要高。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该进攻为防守。
“既然这是大家的意思,我尊重你们的意见。你们说的很多,今日我军的伤亡真得让我震惊。我有愧于那些死难的将士,今晚我便会向国王发信,停止速战速决的战术。可是有一点,大家得想清楚。华兴军到底想做什么,他们为什么占领普利茅茨再也没有任何动作?”
埃德蒙·艾伦比此时在英军中已经是上将军衔,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参加过英国的多次对外战和-图-书争。
道格拉斯·黑格大将,很同意参谋长的意见,跟着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按照这种思想,所有将领都倾向于从普利茅斯撤军,暂时放弃这里。然后大军全部在伦敦外集结,只要伦敦不丢,英国的首都还在,百姓们就还会继续反抗到底。
“参谋长说的很对,丢掉普利茅茨不可怕,我们还能夺回来。但是丢掉伦敦,咱们可就没脸再见国王和全国败兴了!”
参谋长伊恩·汉密尔顿,做了最后的总结发言。他的责任已经尽到,剩下的就是靠约翰·弗伦奇元帅定夺了。
“元帅,我们目前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我们判断错误,华兴军没有进攻伦敦的打算。我们继续选择进攻普利茅茨,但是却不能强攻,只能跟华兴军打堑壕战。他们没有后勤补给,很快就会消耗完物资,我们到那个时候再发起进攻。二是,如同我们猜测的一样。华兴军的真正目标是伦敦,我们马上从这里撤兵,严密防守伦敦,等待华兴军大军来袭。”
和*图*书是现实这么的残酷,英军的陆军不足,要是防守伦敦,就必须得从普利茅茨撤军。
夜寂寥,英军高层散会后,约翰·弗伦奇元帅独自思考了一夜。为了众将士的性命,还有英国的安危着想,他最终也同意了参谋长的意见,马上撤军回伦敦驻防。
埃德蒙·艾伦比满脸认真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此时也不支持不顾一切的冲击。
这在英国就是一个笑话,不战而退,还找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简直丢尽了贵族脸面。
“参谋长说的不错,华兴军敢在普利茅茨耗着不走,肯定是还有下一步的计划。不然的话,他们在海军的配合下,直接向打到伦敦就行了,根本不用在普利茅茨驻防。我断定,他们肯定是故意把我们的大军引过来,真正的目标却是伦敦。只等伦敦防御空虚的时候,他们的援军好乘虚而入!”
“我也赞成第二种意见!”
首相看了陆军的分析,结合当前的形势很同意他们的选择。国王爱德华七世可不这么想,他们上百万人去http://www.hetushu.com进攻三十多万华兴军,竟然还没有打一天就全军撤退。
而他的职位太低,根本参加不了这种高层的会议。不然他肯定提出反对意见,把华兴军进攻堑壕时的势不可当说出来。
约翰·弗伦奇元帅深吸了口气,点头赞成众将的意见。这么一说,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解释的通。
“我同意第二种意见!”
他的荣誉在此时已经放在一边,今日一下死伤三十万将士的性命,约翰·弗伦奇郁闷的都想跳海了。
英军中,只有防守普利茅茨的安格斯跟华兴军打过堑壕战,知道华兴军进攻时的猛烈。
约翰·弗伦奇元帅沉默了一会,满脸苦楚的最后问了一句。他现在已经决定放弃进攻,该主动进攻为被动防守。马上回援伦敦,严防华兴军对伦敦发起进攻。
作为一个帝国的侯爵,名誉远比生死的重要,对于约翰·弗伦奇元帅来说,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华兴军孤军在外,没有物资补给,很快就会暴露出弱点。英军到那个时候再进攻,伤亡肯定比现在要小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