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61章 横扫伦敦城(五)

好在华兴军只是在城里抓人,要是杀人的话,那一切可都要无法挽回了。
好多王公大臣的夫人,都与爱德华七世有染。(历史真事,丘吉尔的祖母就跟爱德华七世有一腿。)
这一句话彻底击毁了大公主的心理防线,尤其是大公主的丈夫亚历山大·达夫公爵也同意此事。
此事解决后,在华兴军的示意下,维多利亚公主在白金汉宫很快大张旗鼓的登基,宣布就任大英帝国的新一任国王。同时昭告天下,希望爱德华七世主动退位,为了大英帝国的长治久安,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让年轻的子民再失去性命。
这个此时仅有二十一岁的小姑娘,还是个懵懂的少女,国家大事一窍不通。
这次更是他的一味坚持,把防守伦敦的一大半英军调往西线。此次伦敦的防御之战,也不会败得这么的快。
张衍生让索尔兹伯里考虑下百姓,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那就是不照办的话,华兴军就开始对这些百姓下手。
索尔兹伯和图书里找到她后,把这件事通告给大公主和维多利亚公主,当场就把她吓哭了。
所以大公主最后只能选择屈服,劝说自己的妹妹先担任大英帝国的国王。
他离开后,在家里一夜未睡。当看到熟睡的家人,脑中最后的防线也马上崩塌。
这个沉甸甸的责任一下子压在大公主的心上,伦敦城的四面可还有上百万的百姓。她的一个决定不慎,很可能就会造成百万条生命丧生。
爱德华七世共生了一儿三女,皇太子和小女儿在当晚就跟着逃离。
他在家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城里正在进行地毯式的搜捕。
为了避免杀人的事情发生,索尔兹伯里终于下定决心,与华兴军合作。尽快的配合他们稳定政局,尽快把他们从这里送走。
大公主此时也大不了哪里去,比二公主仅仅大了一岁。当索尔兹伯里告诉他,如果维多利亚公主不接受这个条件,华兴军就要血洗伦敦城。
英国南部的几大城市,逃的逃,跑http://m.hetushu.com的跑,剩下两三百万仍旧是个不小的数目。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想到这里,索尔兹伯里已经下定了决心。合作就合作,大不了暂时稳住华兴军,日后再寻机会反抗。
第二天,伦敦城里人心惶惶。索尔兹伯里知道了此事,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想立马把这些恶魔打发走。
大女儿和儿女留在伦敦,因为大女儿已经嫁人,不是容易控制的合适傀儡,所以最后选择了二女儿维多利亚公主。
索尔兹伯里为此好多次劝谏过爱德华七世,但是他认是我行我素,丝毫不知道收敛。
张衍生说的一点不假,爱德华七世现在恨他要死。要是一旦华兴军撤走,爱德华七世重掌大权,那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他。
二公主一切都听她这个大姐的,哭哭啼啼了一阵子过后,也点头糊里糊涂的应承了下来。
索尔兹伯里耐心跟她阐述了利害关系,把华兴军的底线告诉了她。
现在只能另立君主,www•hetushu•com才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爱德华七世说起来也不是一个令人甘心效忠的君主,他花花公子的作风,在贵族中都声名远播。
这个骄傲自大又不知检点的国王,效忠他最后只能把英国推向坟墓。
有了索尔兹伯里的配合,事情一下就好办了许多。在他的建议下,爱德华七世的死党很快被一一清楚,剩下的都是些懦弱的骑墙派。不管谁当权,只要不动摇他们的利益就行。
女人通常都要比男人要好对付的多,尤其是年轻而又脑子简单的女人。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索尔兹伯里知道此事后,一下郁闷的都吐出了鲜血。老家伙当然知道谁在后面捣鬼,爱尔兰早不,晚不,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没有华兴军的支持,鬼都不会相信。
这些人可比金银珠宝要贵重的多,英国在此时可还是科学人才的汇聚之地。
“首相先生,这么做自然有我们的道理。你现在只有选择服从或者拒绝。”
最后索尔兹伯里再次劝言,要是让其他m•hetushu.com的皇族担任国王,爱德华七世很可能以后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在维多利亚公主就位的第二天,爱德华七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爱尔兰的共和军就对驻扎在当地的英联邦总督府发起进攻,并且发表宣言,宣布爱尔兰从英联邦。
他为了伦敦的百姓投降,但是没人会在乎这些,只会记得他是一个投降异族的叛徒。
大公主路易丝气个半死,当场就质问索尔兹伯里为什么要背叛她的父亲。
乔志清此次出了抢钱外,更是叮嘱要把英国的科学家、发明家全部给弄到新中国。
她名叫玛丽·居里,丈夫也是物理学家,名叫皮埃尔·居里,俩人在同一晚都被带上了前往新中国的舰船。
索尔兹伯里呆愣在了原地,心里反复掂量的这几句话,真是后悔当初没有以身殉国算了。
会议暂时撤散后,索尔兹伯里单独留下来,满脸不解的看着张衍生问道,“司令官阁下,恕我愚昧,我实在不明白贵国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即便我们对贵国犯过错误和*图*书,贵国现在已经完全报了仇了,为什么还要插手我们英国的内政?”
张衍生看着索尔兹伯里轻笑了下,还是宽慰了他两声,“首相先生,跟我们华兴军合作,一定不会让你吃亏。不管你做不做,现在你都是爱德华七世眼里的叛徒。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只有你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到时候,新国王登基,你就是拯救英国的大英雄。你是个聪明人,何去何从自己掂量一下。”
索尔兹伯里的脸色憋得通红,心里虽然愤怒,但还是忍耐了下来。
张衍生直截了当,丝毫不跟他解释什么。一个强者要做什么事情,当然不需要跟弱者解释。
他现在说是英国的首相,其实不过是华兴军的俘虏。哪里有什么资本,跟战胜国讨价还价。
若是由维多利亚公主担任国王,最起码能确保爱德华七世的性命无忧。将来华兴军走后,如果维多利亚公主愿意,还是可以让位的吗。
其中有一个波兰女人,此时正在巴黎西南的赛福尔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任教,讲授物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