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5章 鱼死网破

“让他们查去,自古以来就是杀人偿命。我儿子不过是玩弄了个寡妇,至于活活的被人打死吗?他娘的,老子就跟他们拼个鱼死破。什么狗屁的见义勇为,老子现在就找人办了杨乃武!你马上让张四海来见我,法律不给老子做主,老子就自己做主!”
刘子仁出了自己的府宅后,很快派人通知了张四海,把他叫进了府议事。
乔志清轻笑着交代了句,老胳膊老腿了,还是耐住了躁动。
张四海原来就是余杭县的一个地痞流氓,刘锡彤当初见他办事狠辣,能力出众,就把他安排进了警察局。最后一步步提拔成了警察局长,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这些年他在外面办了个空壳公司,经过老爷子不知道捞了多少好处。
张四海把房门合住,小声在刘成的耳边嘀咕了句,顿时把刘成手里的酒杯都吓得掉在了地上。
张四海出门后,便把自己的心腹刘成叫了过来。张四海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毕竟在警察局长的位子上干了多年,多少m.hetushu.com还是有点政治头脑。
“有这么严重?”
刘锡彤不管不顾的摆了摆手,满肚子的憋屈无处发泄,眼珠子都憋成了红色。
好在,这些好处都是有账目可以查。如果不是深入调查,也许能蒙混过关。
张四海也不是没脑子的人,只是因为惦记着刘锡彤当初的恩惠,所以总不会这样恶毒的想问题。
“你回去后尽快落实此事,联合最高法、廉政部制定出一个统一的政策。”
刘成一进门就对着张四海点头哈腰的笑了笑,“海哥,你什么时候想起兄弟来了!”
“哥哥,现在你想通了也不迟。弟弟最近收到风声,廉政局的人可正调查老头子呢。看样子,他过不了多久就要完了。现在你还是另立山头,跟老头子绑在一条船上,只有死路一条。”
刘锡彤郁闷的要死,他无法插手司法,只能期望着在监狱里怎么能办了杨乃武。
“行吧,乔大哥放心吧。我这个总理就跟他们起个带头作用,要是政策一旦和*图*书落实,我第一个把财产公开!”
刘成再次提醒了句,直接把事情给挑明了。
张四海摆了桌酒菜,招呼着刘成坐下,给他斟了杯酒,感叹道,“哥哥最近的头发都要白了,还不是为了杨乃武的破案子。”
“哥哥啊,实话跟你说吧。老头子这次摆明拿你当枪使,你也不想想,他儿子刘子仁在杭州的势力多大。要想弄死杨乃武,用的了你亲自出马吗?”
刘成满脸紧张的在张四海的耳边提醒了句,生怕张四海做了此事,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现在不能刑讯逼供了,要是犯人在法院提起刑讯逼供的事情,警察是要受连带责任的。
杭州余杭县,刘锡彤看着当日的报纸,气的牙缝都快咬出血来。
谁知道在法庭审判的时候,辩护律师激烈交锋,此案竟然办成了死缓。
他把报纸狠狠的摔在桌上,堂前还摆放着他小儿子刘子和的遗像。
刘锡彤的大儿子刘子仁闷声道了句,现在倒是比刘锡彤要冷静许多。
“他娘的,m.hetushu.com你不说我还反应不过来。这个老不死的,确实歹毒。这件事他完全可以自己操作,只要老子协助一下就行,差点就被这老不死的给坑了!”
刘子仁无奈的叹了口气,眼下说什么老爷子也听不进去,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眼下只能兵行险招,在看守所里办了杨乃武,这样快刀斩乱麻,上面查下来只需要谎称个借口就好了。
要是以后事发,上面查下来,刘锡彤完全可以把事情撇的干干净净。张四海就是要辩解,也没有证据给自己脱罪,把矛头指向刘锡彤。
刘成转着眼珠子鬼笑了下,端起酒壶便和张四海走了一个。
“好吧,我这就去办!”
刘锡彤咬着牙暗骂了一句,脸上满是无尽的恨意。
这一切还没有来得及实施,谁知道要媒体给捅到天上去了。
“好哥哥,你是我亲哥哥。在这个节骨眼,你做这事情,就是明摆着往火坑里跳啊!这案子已经捅到天上去了,最高法重新让法院审理,意思再明白不过,那就是上和-图-书面要杨乃武活。你要是弄死了他,别说弟弟危言耸听,上面一定让你活不了!”
所以二人想用犯人对付犯人,收买几个犯人,在看守所把杨乃武给办了,设计成他自杀的假象。这样即便出事,也能把责任推到犯人的身上。
“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了。”
“这个小白菜,我看她就是个贱白菜,当初真应该把她做了!”
二人说话间就把一瓶子酒喝完,刘成最后向张四海透露了一句,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赶紧脚底抹油溜走。
“父亲息怒,眼下此事还不是最主要的,我最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风声。小白菜把事情捅到了皇上那里,据说廉政局已经开始调查我们。”
张四海与刘锡彤见面后,两人通过密谋,很快找了个办法。
乔志清轻抚了下魏子悠的头发,年过六十之后,好长时间两人都没有亲热。
张四海拍着酒桌低骂了一句,脑子里的种种线索都连接了起来。
刘成一提醒,他立马就想通了这个问题。刘锡彤这是要拉他下水,替他当www.hetushu•com最后一道挡箭牌啊。
最后刘锡彤授意后,张四海才决定把此案办成铁案,然后交由检察院起诉。
白发人送黑发人,他恨不得现在就把杨乃武给砍了,现在也顾不得什么自身的问题了。
魏子悠起身在乔志清的脸上亲了口,嬉笑着很快就出了门去。
现在看着魏子悠惊讶的笑容,乔志清的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
他虽然跟刘锡彤商定了此事,但是最近也感觉风声有点紧张。
他的狐朋狗友里,只有刘成还有点头脑。他大小也是个县议员,对政治局势还算有点研究。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杨乃武的案子就是张四海亲自经手,因为司法部门和警察部门并不是一个系统。
在媒体的监督下,张四海开始还不敢把杨乃武怎么办。
张四海心里咯噔一下,不相信的挑了下眉心。
也就是在乔志清的面前,魏子悠才总像个小女孩一样。但是在全国百姓的面前,她可是有铁娘子之称的总理。
“你给哥哥支个招,现在上面要他死,这个人咱能不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