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2章 血染法兰西(六)

法国的姑娘们作为战利品,也被组织起来为华兴军服务。
华兴军的大兵压境,德国政府想也没想,就连忙通知新中国的驻德使馆。
埃米勒也是狗急跳墙,在此时竟幻想着德国能帮助自己。
华兴军竖起大旗,所打的旗号就是解放全世界的无产阶级。
万没有想到,当他们进入德国的那刻起。德国政府就已经把他们当做礼物送给华兴军,很快埃米勒所带的流亡政府就被德国一打尽。
男人们没用,挡不住侵略者。现在女人们陪着睡觉,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新中国和德国的外交关系时有时无,欧洲大战时,双方又建立了外交关系。
华兴军顺水推舟,打出支持巴黎公社的旗号,在占领的地方分配土地。
在英国虽然掠夺了东西,至少还留下了一个空壳子。法国就没有这么好运,大火在城市蔓延,足足一个月没有扑灭。
华兴军的大老粗们并没明白什么阶级不阶级,只是扶持一个替自己办事的傀儡政府,在法m.hetushu.com国这地方办事起来也容易点。
华兴军搜刮万一个地方,便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想要阻止反抗,要人没有,要钱粮也没有,最后甚至被华兴军赶到了德国。
华兴军也是见过杀人的,来到英国和法国也杀了不少的人,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是这么杀人的。
这一来二去,华兴军在法国仅仅呆了俩月不到,就收容了上万名姑娘。
华兴军从英国带来大批的物资,正好可以替法国人养一些姑娘。
人类的破坏欲总是要大于建设欲,想要建设一座城市很难,但是要毁掉一座城市实在太容易了。
一个没有战略纵深的国家,一旦首都被攻占,就宣告整个国家的覆灭。
德国人杀起人来,可比华兴军要干净利落的多。华兴军只杀抵抗的人,若是放下武器投降的士兵,华兴军一般都给条活路。
光是凡尔赛宫、卢浮宫两个皇家宫殿,从里面搜刮的金银文物就装载了上万箱。
结果hetushu.com两线的华兴军本来只掳掠了数千个姑娘,其他的女人听说华兴军管饭,纷纷来到华兴军的注定资源为他们服务。
法国经济早就崩溃,华兴军来之前都要靠政府定量发送食物。
况且玩姑娘,总比杀了她们要好,最起码还能给她们一口饭吃。
这些年轻的小伙们在异国冒死作战,华兴军的高层还是挺关照这些手下。
法利埃上台宣言就是,打到法国的一切压迫阶级,建立由无产阶级统治的国家。
法利埃号召全国人民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服从新政府的管理,尽快的让法国恢复和平。
姑娘们也想的通这些问题,跟谁睡不是睡,只要有口吃的能活下来就行。
巴黎公社在普法战争期间成立,距今并没有多少时间。很快就有左翼激进分子与华兴军接触,双反很快达成协议,由他们另立法国政府。
贝当眼睁睁的看着手下被德军扫射而亡,郁愤的当场就晕了过去。他现在才终于觉悟,这个邻居要比华兴军可和_图_书怕百倍,肚里的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华兴军在秋季攻势结束后,就已经扫荡完整个法国东部,最后在法德交接的地带陈兵下来。
埃米勒带着法国政府早已向周边的城市撤离,巴黎城也没有政府和华兴军接洽。
在华兴军的支持下,法国左翼政府上台,正式与华兴军签订和谈协议。
逃进德国的法军,由贝当统帅的十几万残兵败将最惨。进入德国的时候,德军要求他们全部放下武器,集中在法德边境的一个城市驻扎。
举世闻名的卢浮宫、凡尔赛宫、爱丽舍宫全部被焚毁,法国上下一片震惊,但是又无可奈何。
德国愿意帮助华兴军清剿法国残敌,德国与法国流亡政府并无半点关系,希望华兴军能保持克制,维持两国现有的和平环境。
埃米勒带着流亡政府逃得德国,寻求当初老对手的庇护。
进出巴黎城的各要道被封锁,只许出不许进。城内的所有高档建筑,博物馆,银行,总统府,成为华兴军第一个搜刮的区域。
m.hetushu.com法国姑娘们刚开始还有些害怕,但是一见到有吃的,所有的恐惧都荡然无存。
这下也省的华兴军麻烦,直接装车全部运走。
华兴军在这里敲敲打打一个多月,终于彻底平定了所有反抗势力,完全控制了这座城市。
这下,本来作为侵略者的华兴军,一下变成法国穷苦人的救世主。
因为华兴军的到来,城内的好些银行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所有金库银库都已经装箱打包,但是却没想到华兴军来的这么快。
结果德国和新中国一达成统一意见,这十几万残兵败将很快被德军屠杀一空。
埃米勒带着流亡政府一直坚持抵抗,反攻巴黎数次,都被华兴军歼灭。不管组织多少人马,最后都一个不剩。
况且德国现在的政府,与埃米勒领导的法国政府还打过一丈,双方本来就仇视的厉害。
十万多法军的尸体,全部都是放下武器、手无寸铁,跟一个平民百姓没有什么区别。
眼下欧洲,没有一个国家还有实力能够抵挡华兴军。他和-图-书们急需要休养生息,见到华兴军这个强敌,躲都来不及,谁还肯往自己的身上惹麻烦。
法国国内投降的正规军,很快被法利埃政府收编,成为傀儡政府手中的武装力量。
左翼政府由工人政党领袖法利埃领导,当初他也是巴黎公社少有的残存势力。
在德军高层下令后,就这么一下被德国全部用机枪扫射而亡。除了法军高层的将领外,竟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人心思定,时间越长,法民的斗争意志就越薄弱。
这并不代表不在法国动下手脚,法国人的革命热情向来高涨,连国王的脑袋都能砍了。尤其是巴黎公社,第一次践行了马克思的。
乔志清事先与国防部定下的战略,并没有吸引外敌来法国的打算。
当华兴军到法德边境城市接收俘虏,看到满地层层叠叠的尸体后,对德国又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
其中的原因,还是埃米勒脑中的欧洲至上的思想。在外族入侵的时候,埃米勒还幻想德国能肩负起拯救欧洲的责任,与他们一起对抗华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