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2章 故地重游

他突然觉得亏欠苏三娘好多,好像从来没有单独带着她出来游玩过。
“不,没有,还是那么漂亮!”
二人好长时间都没有单独相处过,这会在病房里,反而是苏三娘感到最温馨的时候。
乔志清抵达医院时,顾悠悠和晏敏霞已经在这里照应了半天。
顾悠悠小声回了句,声音都有些嘶哑,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苏三娘眼睛里满是期望,一下精神都好像好了很多。
乔志清连忙起身,扶着她靠着墙坐下。
京广铁路早已经开通,从北京就有直达南京的火车。
顾云飞死后,晏敏霞也一下变得苍老了许多。没事的时候就跟苏三娘聊聊天,带带她的外孙。
苏三娘的眼里噙着泪珠子,嘴里喃喃的感慨道,“向晚意不适,驱车过长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火车早已由蒸汽机改为了柴油机,在路上只用了三天三夜便到了南京。
苏三娘想去的地方很远,在她告诉乔志清的时候,二人已经上了南下的火车www•hetushu•com
她静静地着看着乔志清,正如当初第一次见到乔志清一样。
当初镇江被清军攻破,罗大纲战死。苏三娘带着女军藏于南京附近的小村之中,之后隐居数年后才遇到了乔志清。
南京市政府给配了汽车,下车后二人未做停留,直接就坐车下了女儿村。
苏三娘兴奋的看着窗外,就像是当初第一次跨马进入南京城一样。
“三娘的情况怎么样了?”
乔志清尊重她的意思,也尽量陪着她完成自己的心愿。
“谢谢你,志清!”
二人抵达南京后,没有通知任何人迎接。
苏三娘接过苹果,跟着少女一样激动的笑了出来。
乔志清在一旁给他讲解着路过的每个城市,每座桥梁,还有每一处风景。
他自己一人进了病房,在苏三娘的身边坐了下来。
现在终于得空,能够乔志清故地重游,她即便是死也能瞑目了。
乔志清进来后,她已经听到了动静,睁开了双眼后,对着乔志和图书清疲倦一笑,“志清,你来了!”
她也不想麻烦乔志清,但是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再不去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乔志清顿了下,把果皮削干净后,递给了苏三娘。一刹那的功夫他便做了决定,点头答应道,“好,我答应你!”
岁月带走了她美丽的容颜,皱纹和白发已经爬满了她的额头。
医院专门派了一组医生专程护理,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也能得到及时的处理。
她篡改了李商隐的诗句,用在此处显得再合适不过,只是言语中太过凄凉。
她翻动了下身体,想要起来说话。
乔志清微笑着摇了摇头,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给她削了起来。
她虽然是苏家的媳妇,但是苏三娘从来都是把她当女儿一样。
“志清,我不想把最后的日子浪费在医院里,你可不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
而且二人又是亲家,每天家长里短的晏敏霞也不会觉得孤单。
那时,金铠辉煌鳞甲动,银渗红罗抹秀额。那和-图-书是何等的英姿勃发,豪气逼人。
这个男人,只有一眼,就让她决定了自己的终身大神。
心情舒畅后,她的脸色也多了些血色,一改病恹恹的模样。
乔志清心疚的一路陪着她,算是对她的补偿,一起度过人生最后的日子。
事实上,她确实赌对了。这个男人,值得她跟着一辈子。
乔志清心里一揪,知道苏三娘怕是挨不过去了,顿时感觉双手都有些发凉。
除夕夜刚过,乔志清就让王五备了辆车,匆匆赶往医院。
乔志清满脸担心的问了句,示意二人坐了下来。
这个南京市郊的小村子,现在已经完全规划在南京市的区范围之内,在距离市中心五环的外面。
“不怎么好,病情时而复发,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晏敏霞坐在一旁也难过说不出话来,一个劲的抹着泪珠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一样。
平时乔武捷要是欺负了她,苏三娘总会为她出面,把儿子狠狠的臭骂一顿。
当天下午,乔志清就带着苏三娘http://www.hetushu•com出了医院。现在苏三娘的病已经到了晚期,在医院里也只能延长一些时日,而不能彻底的根治。
顾悠悠扶着母亲跟乔志清打了声招呼。
这么多年,二人的感情一直很深。
乔志清一路无言,只是紧抓着苏三娘的双手,一刻都舍不得放开。
高楼大厦包围了这座古城,不断的一圈圈向外扩张,但是还没有影响到这个地方。
但是一入宫门深似海,想要抽出空来真是难上加难。
南京长江大桥横跨江面之上,在黄昏的残阳下显得异常的壮观美丽。
这件事憋在她心里已经很长时间,只是乔志清一直公事繁忙,根本就没有时间陪她。
她二人以前都是太平军出身,有无数的话题可聊。
病房分内外两间,外面是会客厅。苏三娘睡着后,二人就坐在外面的沙发上休息了一会。
这些年,苏三娘一心管理着后宫的大小事务,也从来没有开口想他提过这样的要求。
如今却红颜凋零,青春不再,想来就让人伤感不已,暗叹时光飞逝。http://m.hetushu•com
乔志清看着窗外,思绪也回到了过去。那时年轻气盛,挥斥方遒,能得一位巾帼女侠为伴,那是何等的畅意盎然。只叹是一心为了江山,负了美人,空让红颜老。
一路火车飞驰,窗外的景色接连而过,让苏三娘的脸上一阵阵的惊喜。
常年闷在宫中,而且贵为皇后,却不知道外面已经发展到这个样子。
乔志清其实已经猜出来了,苏三娘要去的那个地方,就是他们二人第一次见面的村子。
她捋了捋额上的头发,苦笑了一声,“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现在苏三娘一下病倒,晏敏霞就跟丢了魂一样,只怕她有个三长两短。
这些年她一直让人打听女儿村的事情,总想回去看看当初的姐妹。
苏三娘只想平淡的度过最后的日子,就跟普通的百姓一样,只有她跟乔志清两个人。
现在轮到了他的妻子,即便他是铁石心肠,也被摧残的有些支零破碎。
这个地方,乔志清都来的麻木了。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的老伙计在这里离去。
“父皇,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