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5章 纠结人生

东北各军区和蒙古军区也进入紧急状态,全部调集兵力布防边境,对外却打着防止俄国人入侵的旗号。
新中国的种种变故,虽然处于严格保密状态。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袁世凯的耳中。
“国王,这么晚找哀家有什么要事吗?”
叶赫拉拉·婉贞咬着嘴唇,似乎既不愿意回想往事。
乔怀恩自小就对父亲敬若神明,从来没想过在他活着的时候生事。
乔怀恩嘴唇抽动,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叶赫拉拉·婉贞手上的佛珠停止转动,淡淡的问了乔怀恩一句。
火狐不断的把情报搜集上来,廉政部也一起参加行动。只要是与满洲国有关的将领,全部都在此次的调查之中。
袁世凯走后,乔怀恩紧绷的神经一下就松了下来,竟然在巨大的压力下哭了出来。
叶赫拉拉·婉贞双手抖动,佛珠一时都被扯得掉到了各处。
“当然重要,这些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在别人的眼中,我只是一个低贱的私生子hetushu.com而已!你当初为什么将我生下,为什么让我的身上流着一半汉人的鲜血?”
“问吧!”
如今机不可失,我们必须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才能收复大清的江山啊!”
“列祖列宗在上,儿孙无能,竟让复清大业暴露。如今大军压境,儿孙不得不做出决定。成则一统我大清曾经的江山,败则我满族再次经历一场浩劫!还请列祖列宗保佑,复我大清万里江山!”
但是后来阴差阳错,却给乔志清生了个儿子,但是却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名分。
“额娘,儿子只是想知道,恨,还是不恨?”
当初明末之时,明军五十万大军入侵关东。咱满人的祖先凭借三万多人,就将明军各个击破,从而一举在关东站稳脚跟,从而开辟两百年皇图霸业。
他的母后正是叶赫拉拉·婉贞,慈禧的亲妹妹,满洲国醇亲王奕譞的妻子。
如果我们把这里放一道口子,肯定有大量的老毛子入侵过来。到时候蒙古一代的华兴军m•hetushu•com,肯定会抵挡这些老毛子。而我们则全力以赴,抵挡从东北而来的华兴军。
乔怀恩有些心动,但是刚刚否决了这个疯狂的建议。他知道,他的父亲一天不死,他就没有赢的希望。
后面竟然是一座卧室大的密室,墙上挂满了画像,全都是满清的皇帝。
“额娘,儿臣有件事情憋在心里已经很久,特来向额娘问个答案!”
袁世凯急忙劝说,决不能让乔怀恩丧失了斗志,不然第一个要遭殃的就是他。
只是有的将领收受了贿赂,有的将领没有,必须得凭借真凭实据办理此事,万不可牵连过大。
乔怀恩让人通禀了下母后,这时候也只有母亲才能给他的心里一丝慰藉。
叶赫拉拉·婉贞叹了口气,仍旧跪在佛像的面前。
他在这种纠结着痛苦的挣扎,身上担负着沉重的父爱,更担负着国仇家恨。
他好半天才平静下心情,在墙上扳动了下花瓶,书架竟然缓缓打开。
叶赫拉拉·婉贞突然就哭了出来,起身和*图*书颤抖的对着乔怀恩说道,“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在纠结这些吗?我恨不恨你父皇重要吗?”
乔怀恩紧盯着母亲,满脸都是急切。
“你问这个做什么?”
这么多年,乔志清一直尽可能的把父爱给他,让他都误以为自己是一个汉人。但是回到满洲国后的这几年,他的种种见闻,又点燃了他体内满人的血液。
“这辈子你恨不恨我父皇?”
乔志清在接见完罗振豪后,又相继接见了国防部的重要将领。
乔怀恩心里自然清楚不过,一听这禀告,惊得几乎站立不稳,直接倒在了座椅上。
乔怀恩双眼血红,终于歇斯底里的爆发出来。
乔怀恩看着地图思量了良久,让袁世凯暂且退下,明天他会给袁世凯答案。
乔怀恩还正在查看密报,这份密报由俄国总统送来。
袁世凯咬了下牙,心里一横,指着乔怀恩书房的地图道,“陛下请看这里,这几处都是乌拉尔山的关键山隘地带。
袁世凯刚说话,门外又有大将来报,把边境的华hetushu•com兴军动向通禀给了乔怀恩。
“办法?还有什么办法?父皇要针对我们,我们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斗不过他。”
他急忙进宫面见乔怀恩,一进门就抱拳道,“国王陛下,大事不好了,国内要对我们动手了!”
仿佛真的有祖先给了他力量,他的眼中已经不见恐惧,只有昂扬的斗志。
袁世凯也真是脑袋大,脸皮后。他跟满族八竿子打不着,此时却一口一个满族相称。
“完了,父皇真的要对我们动手了。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如今她在世上,已经是孤家寡人,只有佛祖能让她感到一丝丝的安慰。
乔怀恩到的时候,叶赫拉拉·婉贞正在诵经礼佛,拨弄了一颗颗佛珠。
乔怀恩边祈祷边叩头,给祖先上香后便出了密室。
现在他的手中也控制了百万大军,虽然心中有些慌张,但还不到慌乱的地步。
从努尔哈赤开始,一直到满清最后一位皇帝同治帝。
夜已深,海风呼呼作响,王宫里寂静一片。
不管是蒙古还是黑龙江一带,都有大量和_图_书的兵马调动情况。
他建议与乔怀恩联手,先取哈萨克斯坦和蒙古,再取关内。事成之后,他们只要哈萨克斯坦就行。
袁世凯这么一禀告,把乔怀恩吓了一跳,手上的密报都掉到了地上。
“国王陛下冷静,现在不能自乱了阵脚。我们还可以想想办法,也许还能扳回一句!”
故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当初满洲国兵变,慈禧、慈安、恭亲王、庆亲王、醇亲王,相继离世。
“什么,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父皇怎么可能允许对我们动手?”
窗外的海风越刮越大,一时间雷电四起,把灰暗的佛堂完全照亮。
他的心仿佛分成两半,一半蠢蠢欲动,一半却冷如寒窖。
袁世凯光亮的大头都急出了汗珠子,急忙回禀道,“;老皇心境纯明,明察秋毫。可能是上次我们要求装配航空和装甲部队时,引起了老皇爷的怀疑。他做事向来干脆,此番定是他的授意!”
他不知道怎么去调节这样的矛盾,在纠结着已经将近疯狂。
乔怀恩缚手站在原地,脸色十分的阴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