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6章 光复大清

这里的百姓大部分都是迁徙过来的二三代满族人,早就忘了大清的黄龙旗长什么模样。
满洲国王宫,乔怀恩把桌上的收音机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一时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额娘,来不及了,父皇已经不要我了!”
一时间满洲国沸腾,新汉国沸腾,大中华联邦的各个邦国均是全部沸腾起来。
但是战争还是不由控制的突然打响,由于事前准备充分。
各州百姓人心惶惶,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一会一个样子。
“……”
第二天,满洲国的收音机里同时出现了大中华联邦皇帝乔志清的声音。
大雨倾盆而下,乔怀恩疯了一般,丝毫不顾手下的阻拦,在雨中肆意的奔跑。
此刻,一场暴风雨即将席卷整个满洲国。
“是啊,总理。皇上和大元帅诚邀你共谋大事,要是一旦我们哪天得了天下。您可就是这整个天下的总理,到时候可就位极人臣了啊!”
袁世凯连忙跪了下来,嘶声长嚎道,“国王陛下,事已和-图-书至此,伤心也没有用处。皇位不是别人给的,是靠我们争取来的啊!我们手中还有百万大军,足以在这里自保。国王陛下,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将领和官员轮番劝说,倒是没有人动粗的,仍然很客气的对王士珍说话。
满洲国的京城更是乱作一团,本来打着满洲国邦旗的商铺,纷纷要求被换成大清的黄龙旗。
乔怀恩挣开她的双手,冲着门外就冲了出去。
“罢了,罢了。既然你们执意如此,朕也不能再拒绝了。”乔怀恩身披龙袍起身出门,对着众将便下令道,“赐封袁世凯为靖国大元帅,统领所有兵马,立刻应对新中国的华兴军来袭!另外昭告天下,从今日起我们满洲国改国号为“大清国”!若是有天你们光复我大清江山,所有将士封妻荫子,加官进爵,朕绝对不会辜负你们!”
“……”
袁世凯带头叩拜,在场的所有人齐声高呼叩拜,声音划破整个王宫。
“大中华联hetushu.com邦的所有公民注意,下面通知大家一个很遗憾的消息。
足有百十名将领跪在地上,在袁世凯的声音落后,齐声高呼道,“末将拜见皇帝陛下,还请皇帝陛下登基,光复我大清的江山!”
袁世凯对着外面使了下眼色,很快有人端着黄色朝服而来。不由乔怀恩分说,两人将乔怀恩摁住,两人强行把黄袍加在乔怀恩的身上。
乔志清刚刚发表公告,乔怀恩在王宫登基的事情就从广播里传遍了大中华联邦的各地,让其他邦国看的目瞪口呆。
一大群七八十岁的老人纷纷走到街上敲锣打鼓,遛鸟牵狗,高呼着“大清国终于光复了1我们大清又回来了!大清朝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满洲国总理府,王士珍拍着桌子,对着前来邀请的将领和官员大骂,“胡闹,你们这是胡闹啊!袁世凯他想干什么?他想把这上千万的满族人都推进火坑吗?你走,我王士珍生是新汉国的人呢,死是新汉国的鬼。我不会为一和*图*书个从坟墓里出来的王朝陪葬,你今天就是枪毙了我,我也不会出大门半步!”
“出什么事情了,乔怀恩的国王当得不是挺有建树吗?”
“莫要误我,莫要误我!”
“总理,你这是何必呢?大清国,满洲国,不过是变了个称号,你还继续当你的总理不好吗?”
所以我决定撤销乔怀恩的国王封号,同时废除满洲国的邦国称号,将满洲国纳入中央直辖之中。
他跪倒在雨水之中,任由雨水冲刷在了身上,艰难的做着抉择。
现场一片欢呼,袁世凯更是激动的面红耳赤,大脑袋都出了一头汗水。
“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乔怀恩面色阴晴不定,朗声挥手拒绝。
他在皇宫立刻设立国防部,袁世凯暂任国防部部长,专门负责对华兴军的征战。
“作孽啊,这全是我作的孽。你要恨就恨我吧,此事跟你父皇一点关系都没有。儿子,放下仇恨,一切都过去了!”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作弄我!我是汉和-图-书人,还是满人?”
一开战,西部各州的满洲军就陷入华兴军的包围之中,不到一星期就有十几万人投降。
此时,书房外将领齐聚,全都穿着满洲军特有的蓝色军装,跟华兴军泾渭分明。
众将领纳头再拜。
这可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如今这块肉却嫌弃自己脏,更是觉得他的母亲也脏!”
这些年他的地位一直不高,甚至连同时期而来的冯国璋和王士珍都比不上。
他一进屋,乔怀恩就双眼血红的瞪着袁世凯,指着他就大骂道,“奸贼,看看你干的好事!父皇把我的王位废掉了,我什么也没有了!”
没办法,只能临时凑合着用黄纸作画,往上面画出一条条黄龙挂在门外。
请所有国民务必保持镇静,一切生活照旧,切勿做出什么过分举动!”
“怎么回事?父皇这是怎么了?开始削藩了吗?”
现在一下名正言顺,当上了这大清国的兵马大元帅,在这个国家再也五人可以与他相当。
叶赫拉拉·婉贞早已平复的心,http://www.hetushu.com一时又剧烈的翻滚起来,眼泪更加剧烈的倾泻而出。《乐〈文《
“还请皇帝陛下登基,光复我大清的江山!”
“……”
“万岁,万岁,万岁!”
乔怀恩匆匆等级,恢复自己的满族名字爱新觉罗·载湉,定年号“光绪”!
在满洲国靠近乌拉尔山的各州,罗振豪已经指挥华兴军开始对满洲军发起进攻。
除了心怀鬼胎的野心家和政治家外,底层的百姓不管汉人还是满人,没有一个人期望战争来临。
叶赫拉拉·婉贞几乎哀求的抱住了儿子的双肩,她的声音凄凉,几度哽咽。
袁世凯的声音很快出现在了门外,“属下求见国王陛下!”
“父皇终于要动手了,以后要削去所有邦国吗?”
由于满洲国国王乔怀恩在位期间碌碌无为,不思进取,没有寸功,甚是让我失望。
她可以承受所有的委屈,但是唯独不能被自己的儿子质问。
各皇子纷纷猜测,全部把目光集中在平时不啃一声的满洲国。
“为什么,父皇,你当真要抛弃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