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7章 头脑发热

王士珍还是坚持己见,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
当中有些心怀不轨的将领没有这么轻易被说服,很快就高声反驳道,“一派胡言,我大清承天应运,早就该重新一统天下。你今天不走也得走,谁要是敢有半点违抗,全部格杀勿论!”
王士珍一直处理的是满洲国的内政,现在已经是总理的职务。
现场有人带头,其他人立马又开始变得疯狂起来,好像凭借他们真的能一统天下。
乔怀恩搀扶着王士珍坐下后,让人马上奉上茶水,耐心的规劝起这位同学。
现在乔怀恩刚刚登基称帝,好多都没有来得及改正。
大厅里一阵的安静,本来众人是来劝他造反的。谁知道听他这么一呵斥,反而一个个安静了下来。
乔怀恩坚持己见,如今正在头脑发热之中,哪里还能听得进去任何的意见。
你们听我一句,回去好好劝劝国王陛下,让他不要冲动。
“我也是无可奈何,事已至此也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王兄是跟http://m.hetushu•com我一起来的满洲国,对这里的贡献甚大。在此改天换地的时刻,王兄何不再与我一起联手,兴许会干成一番惊天动力的伟业!”
满洲国的首府盛京,已经全城戒备。到处都在挖设战壕,修筑防御工式。
王士珍气的暴跳如雷,指着众文臣武将就大声喝骂,“你们一口一个忠君爱国,当真是其心可诛。
如今王士珍也有五十的年纪,老家伙一把年纪,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折腾,一下就被推倒跪在了乔怀恩的面前。
乔怀恩紧张的快步上前,马上将王士珍搀扶了起来。
“好,抬起,走!”
乔怀恩有过交代,要毫发无损的把他带到皇宫。
这下人群又为难的不吭气了,他们虽然这么嚷嚷,但是谁也不敢动王士珍分毫。
乔怀恩一副毅然决然的模样,被逼到这个份上,他也是走投无路了。
王士珍受传统国学影响颇深,对儒家的一套颇为在乎。
两个部队在几天前已经开战起来和-图-书,好多将领都打的莫名其妙,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仍以国王称呼乔怀恩,坚决的表面自己的心志。
“要杀就杀,吾宁死也不做反贼!”
当初的王宫不叫王宫叫皇宫,国王不叫国王叫皇上,满洲国不叫满洲国叫大清国,乔怀恩不叫乔怀恩叫爱新觉罗·载湉!
新中国的实力难道你们不清楚吗?
这样跟杀猪一样,被抬进皇宫。对他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侮辱。
三军区迅速调兵遣将,筹集百万大军布防在边境地带,准备收到命令立马扫平盛京。
这里是当初俄国的海参崴半岛,跟朝鲜紧邻,与吉林长春在同一条纬线上。
乔怀恩在书房单独见他,卫兵汇报后,他很快被抬到书房门口,放下后,直接就被推了进去。
王士珍还想再劝,乔怀恩已经不容得太再说什么。见他顽固不化,直接让人把他绑了起来,先软禁在王宫里再做打算。
眼下袁世凯已经铁着心造反,冯国璋作为袁世凯的头号悍和-图-书将,现在却被安排在乌拉尔山以西驻防。
当初来满洲国的同学中,只有王士珍、冯国璋、袁世凯最为出色。
罗三元作为三军区的总司令,竟也亲自指挥这种不对称的战争。
在大洋的另一面,那么强大的美国,都被新中国打败。
“国王啊,老夫摔这一跤没事。但您若是这次摔倒了,可就再也起不来了!”
东北三军区可都是当年北伐清廷的铁军,光是跟老毛子就干了十几仗。
乔怀恩看重他的能力,想让他留下来继续帮他。如此,内政安,则粮草足。
王士珍起身抱拳便拜,见到乔怀恩后立马就规劝起来。
小小的满洲国现在蹦跶一下,正好让早已躁动多年的老将军全部兴奋了起来。
王士珍继续劝说,不想放弃最后一丝机会。
“王兄,你这人从来都是太过谨慎了。当初大明朝强不大强大?我祖先率十几万大军过山海关,将他们数百万大军打的落花流水,最后一统天下。想要荣华富贵,青史留名,没有一点冒险m.hetushu.com怎么能行?”
我们拿什么跟老皇爷斗,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完全不占一样啊!”
“对,你说的都对。但是你别忘了,这都是父皇逼我的。我只是向他要些飞机和装甲车,他就马上忍不住对我下手。我现造反是死,不造反也是死!还不如在死前,轰轰烈烈的拼上一场。”
“国王陛下此言差矣,老皇爷心性宽广。你若是此时收手的话,他一定不会拿你怎样!但要是你执迷不悟,一错再错,老皇爷就是想饶你也找不到理由啊1”
王士珍还真是做了一会人肉八抬大轿,十几个将领跟架小鸡一样,把王士珍抬到了皇宫的国防部。
不然我们满洲国必定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到时候你们谁也跑不了!”
王士珍把头一横,摆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丝毫不惧恐吓。
你们在新中国国运最昌盛的时候造反,那就是以卵击石,白日做梦。不但会害了自己,还会连累了国王陛下!
咱们不过偏安一隅,而且都是冰天雪地的不毛之地,有时候粮http://www.hetushu.com食都完全依靠到东北进口。
王士珍这种书生,自古以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总是得干出点成绩,才能让王士珍真正的心服口服,诚心归顺。
最后大家实在没办法,一个将领突然提议道,“把总理抬着去皇宫,咱们八抬大轿有请总理!”
“王大哥,快些起来,真是难为你了!”
“国王陛下,您是老皇爷的亲儿子,您最了解自己的父亲。现在新中国是什么情况,您也比我要清楚。
“国王陛下三思啊……”
人群一阵的哄闹,两人一只胳膊,轻松就把王士珍抬出了府宅。
“犹如斯文,犹如斯文啊!”
主要是袁世凯为了控制这里,方便与东面的俄国相互勾结,所以在那里打下一颗钉子。
如今乌拉尔山以西的各州,有罗振豪统帅的华兴军,还有冯国璋统帅的满洲军。
他想要彻底收服王士珍,也不能对他用强,只得先这样,等以后稳定后再规劝他。
不过冯国璋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个将领,上面说什么他便做什么,什么也不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