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0章 父子释怀

情节不严重的官员和将领,只是被临时法庭审判,全部关进监狱改造去了。
夜黑风高之际,袁世凯还在被窝里寻思着今后怎样巴结上级,在华兴军中混个军职。
他被袁世凯软禁在王宫之中,当做袁世凯戴罪立功的筹码移交给了华兴军。
他没脸请求父皇宽恕,只是一心求死,再也不用面对这么多的罪过。
袁世凯通电起义后,罗振豪在陆地派遣部队迅速接管满洲军的各个驻地。
乔志清压抑的火气,一下就爆发了出来。
他见乔怀恩一脸的绝望,对他瞬间也没有了期望。起身就对着门外大喊,“来人啊,我要揭发乔怀恩的罪行。来人啊,我要戴罪立功!”
乔志清冷冷的呵斥一声,挺身直直的盯着儿子。
如今他的二女都在新中国求学,乔志清是他们的爷爷。即便他犯了什么错,乔志清都不会为难他的孩子。
没一会袁世凯便也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声音嘶哑的重复着一句话,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父皇,儿子是被www.hetushu.com权利蒙蔽了自己的双眼,辜负了您的重托。还请父皇知罪,儿子无话可说!”
乔怀恩和袁世凯被五花大绑,关在军舰的一个房间之中。
乔怀恩给乔志清“砰砰”的叩头,额头上立马就冒出了血色。
华兴军刚来的时候对袁世凯很是客气,双方并没有发生冲突。
他全程参与鼓动此事,还妄想与俄军合作,用新中国的利益作为交换。
结果直接被华兴军擒住,与乔怀恩一起,押赴新中国受审。
乔怀恩即刻就大哭了起来,知道了父皇的心意,也知道他的性命是保住了。在此时,他才感受到那种浓浓的父爱,原来他都一直选择性的在忽略。
袁世凯考虑的就比他多一点,深怕乔志清迁怒他的家人。
乔志清正在书房等他,亲兵把他刚押到书房后。
房外没有回声,只有乔怀恩惨然的笑声在屋中回荡。
“父皇……”
随后两天,随着华兴军陆续接管城内的各个要地。
乔怀恩被和*图*书押赴中南宫后,一下车就痛苦的哭了出来。
“懦夫,你以为你死了就能洗刷自己的错误了吗?真是一个懦夫!为父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就是让你用死亡来逃避吗?”
当初他们本来想发兵,但是乔志清一直摁着不动,估摸着早已猜到了这种结局。
他在满洲国早已娶妻生子,一并被带回了新中国受审。
乔怀恩此生一直追求的只是个虚名,却忘了老百姓真正在乎什么。
“抬起头,看着我!”
盛京的百姓也是一脸的无奈和郁闷,刚刚赶制的黄龙旗还没有用上,现在又挂上了满洲国的国旗。
与袁世凯关系紧密的将领,直接就被拉出去枪毙。为了防止造成新一轮的动荡,使满洲国尽量恢复平静,枪毙的人还是尽量控制在了小范围之内。
东三省军区司令罗三元,也不管袁世凯投不投降,权当是军事演习,还是派驻了十几万陆军,乘坐海军舰艇在盛京登陆。
这种吃里爬外的卖国贼,反贼,和*图*书乔志清可留不得他。
这里满是他的回忆,看着从小长大的地方,他的心里满是内疚和自责。
乔怀恩看着袁世凯不住的冷笑,“袁世凯,你费尽心思,背主求荣,现在怎么样?我父皇是什么人,怎么会让你玩弄?”
满人也好,汉人也罢。谁坐天下,老百姓都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谁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如今已经是深秋时节,北方的花草树木凋零,到处都是落叶。
乔怀恩就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不知道怎么面对父亲,面对这个对他倾注一番心血的人。
不过是脑袋上留个疤,也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乔志清胸口的气终于发出,语气里没有对他背叛一事的愤怒,反而更多的是一种父亲的责备。
乔志清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他,只是必须有一个人来替这件事担责,袁世凯就成了不二的人选。
袁世凯没想到舔到了后屁股上,乔志清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
不是他在后面撺掇,乔怀恩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情。
http://m.hetushu.com碰到个坑爹的儿子,感觉就如同被刀刺在了胸口上一样。
乔怀恩丝毫不为自己辩解,这些日子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他也把人生看透了。
主要还是他这个人心思太重,权利欲太强,乔志清始终都觉得他是一个祸患。
乔怀恩只是冷笑,脸上满是决绝。
“你有事为什么总憋在心里,我是你父皇,你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能敞开心门给我说。对,你的母亲是满洲人,你是因为一个错误而生。但是那又怎样,父皇能给你的爱全都给你的,哪一点不如其他的兄弟姐妹?满清都覆灭这么长时间,满汉也早已相互融合,为什么你又要把仇恨挑起?”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当初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如此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如今让你一起陪着我上路,也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在国内华兴军登陆盛京后,罗振豪的陆军也已经布防在盛京的四面。
自古以来,富贵本来都是险种求来的。在决定反叛的当晚,就想到了今天这个可能。m.hetushu.com
袁世凯被抓后,他手下的小喽啰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自找麻烦。
这次动荡,倒是让罗振豪风光了一把。只靠着在满洲国的一点华兴军,就能打的满洲军一败涂地。
袁世凯的大脑袋上满是冷汗,挣扎着起身,艰难的跟乔怀恩跪下道,“国王陛下,看在咱们当初同学一场的份上。回国后,你务必在老皇爷面前讲讲属下的好话啊!属下也是一时糊涂,才做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说到底,属下也是太想让你实现自己的理想。老皇爷宅心仁厚,一定会听你的话啊!”
“父皇,儿子不孝。儿子不敢请求你的宽恕,你要杀要打,儿子一点怨言都没有!”
上面终于发来的命令,袁世凯和他的嫡系将领不能轻饶,一律抓起来严加查办。
作为此次叛乱的匪首,乔怀恩自然逃脱不了干系。
华兴军收到袁世凯的电报后,比乔怀恩还要郁闷。为了此事,大军已经从四面筹集到位。只等着发兵满洲国,没想到满洲国还没有坚持一个月就垮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