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36章 德国宣战

魏子悠专门派了医务人员跟在他的身边,就怕他情绪激动,有个什么意外。
晏敏霞虚弱一笑,道,“你身体不好,我不想麻烦你。一个老婆子了,没啥好看的了。花开花落,落叶归根,人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晏家姐妹老了,乔志清也老了。三个人都成了头发花白的老人。
现在更不用说是军舰上的反舰导弹,这种武器对于德国来说,就是天马行空的武器,根本就无法仿造。
德国上下对新中国恨到了极点,在这种情况下,希特勒也不能再装缩头乌龟。
春季到来之后,华兴军和英军对德国的海军发起最后一战。
乔志清满脸冤枉的皱了下眉,道,“你此话差矣,我们一不偷二不抢,每次都站在正义的一边,真的是去解放被压迫的民族。德国这样的,才叫侵略。希特勒能忍耐这么长时间才对我们宣战,也真是难为他了!”
魏子悠跟晏玉婷的关系很好,去年的冬天,晏玉婷的姐姐晏敏霞一下病重,到现在还没有和图书好转。
历史是惊人的相似,虽然这个时候俄国还叫俄国,但是却做出了他那个时空的事情。
乔志清心如潮涌,以前的回忆冲上心头,让他的双眼都泛起酸来。他将晏敏霞的双手紧握,就跟第一次在船上就她的时候一样。那时候,她是那样的英姿飒爽,风华绝代,让人一眼就难以忘记。
此时才是一九一四年,如果不是乔志清带来了这么多朝前的武器,铁甲战车包括飞机根本不会这么先进。
在魏子悠的眼里,晏敏霞只是乔志清妻子的姐姐。但是在乔志清的心里,还藏着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小秘密。
乔志清的双手颤抖了下,急忙让魏子悠备车,去了晏敏霞所在的医院。
海上的运输占了一大部分,但是随着海军的不断覆灭,这条线路基本上算是断了。
晏玉婷的眼睛刷的就红了,跟着就抖着香肩伏在姐姐的病床上哭了出来。
反正波兰和德军、俄军都是敌人,他们狗咬狗,波兰正好乐个坐山观狗斗。和_图_书
春季一到,他公开向世界宣布,德国对新中国正式宣战。
魏子悠不忍心看到她一个人难过,所以今天才跟乔志清说起来此事。
晏玉婷正在病房里照顾着姐姐,当乔志清进门后,三双眼睛彼此凝固,恍若又回到最初相识的那天。
所以,德军的海军跟华兴军的海军比起来,如同木船见了铁甲战舰一样,两枚反舰导弹发射出去,德军再大的铁甲战舰也得覆灭。
德国对俄国战场的后勤补给,一直是分两条线路,一路是从波罗的海往俄国转运,一路是由陆地转运。
魏子悠点了点头,伤感道,“对,她们好像有意瞒着你。我觉得这件事还是应该告诉你,我不希望晏姐姐一个人承受!”
他的脸色难过,责怪道,“得病了,为什么不让人告诉我?”
他一生最崇拜的人,就是东方的这个君主,但是这个君主却步步与他为难。
魏子悠在书房里被希特勒逗得直乐,调侃了句,“乔大哥,这个德国元首是不是跟你和-图-书学的。侵略就是侵略,还都打着解放人家的幌子!”
魏子悠笑的更厉害,把收音机关掉后,给乔志清斟了杯茶水,脸色暗淡的说道,“乔大哥,最近晏姐姐的心情不好。她的姐姐得了重病,你?”
乔薇儿听到德国战败的消息,也是高兴的连忙给丈夫去了封书信,询问波兰的情况。
晏玉婷知道姐姐的意思,上前跟乔志清拥抱了下,哭着就出了门去。
晏玉婷是魏子悠的伯乐,当初晏玉婷一手把魏子悠提拔上来,没有晏玉婷也没有魏子悠。
汽车很快载着他去了第一军医院,乔志清对这里已经是熟门熟路,不知道在这里送走了多少的老弟兄。
德俄在路上大战的时候,英国和华兴军在大海中正在对德国的潜艇和军舰发起最后一击。
宣战誓言通过电波传播,很快在新中国京城的收音机里回放。
俄国战场的德军失利,跟此战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德国对前线的补给,基本上全部依靠陆路。
英国更是直接开到了德国和*图*书的海岸线,对德国的各个重要港口进行起来轰炸。
这是新中国五十年科技的积淀成果,而且有乔志清提供的简单理论支持,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东西。
希特勒在宣战书中无奈的讲道,“我们日耳曼人一直秉持公平公正的原则,为了解放欧洲各个被压迫的民族而奋斗。但是奈何,东方的一个帝国,处处与我们为难。不但在海上打击我们的海军,还在莫斯科战场动用空军,将我们的一千多辆铁甲战车炸毁。我们再也不能容忍这种侵略行为,在今时今日,我代表日耳曼民族向这个帝国宣战!”
晏玉婷的心情一直很差,把自己关在屋里,不时都能听见哭声。
英国和华兴军的舰队进入波罗的海,在这里与德国海军发生大规模的海战,直接打到了德国在波罗的海的家门口。
当初乔志清救下了晏敏霞,二人也是一见倾心。若是没有顾云飞,晏敏霞这辈子也许就嫁给了乔志清。
德军在莫斯科的败退,只能是一个小小的转折点,hetushu.com关键还的看伏尔加格勒的战役。
现在已经接近八十的高龄,让他的身体多少有些承受不住。
晏敏霞虚弱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出去。她想和乔志清单独说会话,以后就再也说不上了。
德军春季攻势很快传回新中国,乔志清听完军报后笑了笑。
乔志清让人关上了房门,小心迈步在晏敏霞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知道嘛,这辈子我有两件心事一直放不下。一个是没有保护好李薇儿,一个就是错过了你!这些年我一直想弥补这两个遗憾,一直都希望你过的幸福。你要是这么悄悄的走了,你知道我会有多么伤心吗?”
他二人心里都有小小的遗憾,乔志清本以为早已淡忘了这份遗憾,没想到现在听到晏敏霞重病的消息,心里是这样的难过。
德国在地中海败撤后,所有舰队北上,在波罗的海为前线运送物资。
不管哪一方胜利,对波兰都是好消息,也除了一个大敌。
乔志清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激动问,“你说晏敏霞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