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56章 短暂的平静

美国现在强占的地盘,等于在加拿大的中间地方南北划分,将加拿大东西分成两半,一人一半。
和平万岁,正义必胜。”
盟军在此时遭到猛烈的阻击,战火暂时平息了下来,双方都迅速的进行起了补给和恢复。
如今英法和德国在法国各占半壁江山,德国沿着法国海岸线一路设防,英法冲击了好几次都被大腿,暂时还无力彻底解决这里的德国残余。
现在德国在东、西、南的防线,相继被英、法,俄、波,还有以色列攻破,现在所控制的地方,只剩下德国的本土,还有奥地利和匈牙利三个地盘。
魏子悠和田润叶同时都是一乐,看着孩子们一个个长大成人,她们当娘的,心里也非常的开心。
一个混乱的北方,对新汉国没有任何的好处。
欧洲各国越打越是衰弱,倒是成全了新中国,让他们把美国都给吞并了。
所以,明知道前面是个火坑,欧洲各国还是忍不住全部跳了进去。
谈判一开始就非常激烈,加拿hetushu.com大代表严词拒绝美国代表提出的领土问题。
在战场上,指挥官若是不下令,没有一人后退。
她的声音虽然柔弱,但是却充满了坚定。
结果加拿大再次大败,还差点被美国达到首府。
当初德国的盟友已经相继打起反抗德国的旗号,纷纷加入反攻德国的同盟中。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以色列横扫黑海附近各国,作为一个新建立的国家,已经很不容易。
土耳其高层已经暗中积蓄力量,提前把以色列当成了最大的对手。
但是打到现在不分出胜负,已经不可能停止下来。
战争的溃败速度超乎任何人的想象,德国征战这么多年,国内的资本也被渐渐消耗的差不多了。
田润叶下去后,魏子悠把欧洲最新的战报,向乔志清做起了汇报。
乔兴国现在已经懂事,听到姐姐的话也高兴的拍手叫好。
希特勒在此时变得疑神疑鬼,对军中的高层将领极其的不放心,全部更换成了自己的纳http://www.hetushu.com粹成员。
但是加拿大代表只想割让一个州的领土给美国,其他的都免谈。
德国法西斯蓄意挑起战争,屠杀无辜犹太人数百万人,完全已经失去了人性。
没办法,双方又回到了谈判桌上,这才安心的进行起了谈判。
乔兴国认真的点了点头,屁颠屁颠的就跑了出去。
但是这并不代表希特勒没有了反击的能力,德国退守后,盟军也没有前进一步。
在欧洲这段短暂的平静里,一支远洋舰队正从美洲急速而来。新汉国已经调集一百万大军,准备在欧洲对德国发起最后一战。
魏子悠在一旁取笑道,“傻妹妹,哭啥呢。咱们这些孩子里,还属小沫最有出息了!”
乔志清在收音机里听到她的声音,高兴的直乐,脸上挂满了笑容。
德国目前的态势已经由全面进攻,改为了全面防守。他们虽然元气大伤,但是手里还控制着两百万的大军。
乔志清的命令下达到新汉国后,作为一次在世界http://m•hetushu•com上露面的机会,新汉国也不会轻易放过。
枪炮声如雷,每天都有人死在血泊之中。鲜血已经染红了欧洲大陆,谁也不知道这场战争的意义在哪里。
乔志清耸了耸肩膀,无奈道,“你们说你们的,怎么又牵扯到我了。孩子翅膀硬了,就得让她们独立飞翔。你看看现在,哪个不是过的挺好!”
英法攻入法国后,法国的诺曼底防线还有五十多万人驻防。
在新汉国的调停下,两国最后经过拉锯式谈判,寸土存争,基本还是按照中间的位置划分了疆界。
美国也开始陆续将加拿大的俘虏和百姓释放,加拿大也开始交还美国的俘虏。
“好,我这就去看书!”
为了把这个对手扼杀在萌芽状态,土耳其更加不愿意搅合这趟浑水。
“世界各国热爱和平的人们,如今战火在欧洲肆虐,上亿百姓流离失所,每日饱受战火的肆虐。
新汉国的华兴军直接从法国的诺曼底登陆,不管是海上的路线还是登陆战术,都是熟和_图_书门熟路,十年前在这里都用过一次。
土耳其一阵的惊讶,刚送走了德国,身边又出现了一个犹太民族。
大军艰难的推进,现在也到了短暂的战略相持阶段。
在此危难关头,我们愿意与世界各国人民一起,共同抵抗德国法西斯。
乔志清笑着问他,“你长大了想不想跟你姐姐一样!”
因为没有强大的后勤补给,所以现在也全部退回过去。
乔志清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吩咐道,“想就好好读书,长大了好去帮你姐姐!”
新汉国这么一说,两国也不敢乱来,只能按照和谈上的条约,在边境上划分起了地盘。
加拿大也恶心的跟美国做了邻居,但是没有办法,打不过人家,也收不回领土。
当初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的未来竟然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田润叶苦笑了下,抹了抹眼泪道,“姐姐莫要笑我,这孩子,我当初一直舍不得她离开。一听到她的声音,就不自觉的想她了。”
乔兴国点了点头,目光坚定道,“想!”
在政府和国王乔小沫的http://www.hetushu.com商议下,由乔小沫发表了一段反抗纳粹的声明。
美国的局势在此时也基本上恢复平静,美国也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好歹也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德国的进攻厉害,防守起来也不差。
在谈判后,新汉国明确警告,谁再发起战争,就对谁不客气了。
我们新汉国决不能眼睁睁看着战争蔓延下去,并且愿意坚决为了和平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年的秋天异常的萧瑟,尤其在被英法堵在法国的德军,脸上无不是弥漫着一股悲观失望之气。但是没有接受撤退的命令,谁也不敢从法国私自撤离一步。
三方小心维持着这个平衡,终于开始走上和平复兴之路。
第一次谈判根本进行不下去,两国回去后又全面开战起来。
魏子悠瞥了乔志清一眼,玩笑道,“那你该找这个老头子抱怨下,当初都是他把咱们的孩子送走的!”
田润叶也在书房里听着女儿的声音,眼泪都激动的流了出来。
每天不断有流民、乱兵企图南下,新汉国为此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