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59章 帝国毁灭(一)

这里面没有什么正义不正义,仁慈不仁慈。
战争惨烈到没推进一步,就有一批的尸骨铺路。必须得靠铁甲战车和火炮打击,才能占领一个又一个区域。
曾国藩的这些个女儿里,曾纪芸年纪最小,也最受父亲的宠爱。
德国内部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各种势力涌动,已经渐渐脱离了纳粹势力的控制。
乔志清立在船头不由得满心的感慨,仿佛年轻时候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大批的难民向德国西部逃窜,向英法投降,总好过向斯拉夫人和以色列人投降。
曾纪芸坐在木船的甲板上,眼望着资江水,叹气道,“当初我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你,你给了我一个女人对于英雄的最大幻想。自从我就把你藏在心里,想着你,爱着你。如果有机会让我选择,我宁愿没有遇到你!”
二人顺着资江一路南下,从湘江进入长沙。
这三个国家和德国都结下了血仇,即便投降德国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德军侵入东欧的时候,见到和-图-书斯拉夫民族也是这样格杀五轮的。
魏子悠笑着禀告道,“华兴军现在跟在英法联军的后面,最近好像在给士兵们招亲,已经登记注册了十几万的法国和德国姑娘!”
将领们刚刚给他做了战场形势的报告,现在军队已经打到了一百多万,能武装的百姓全部武装了起来,甚至连孩子都上了战场。
她这么多年,每隔几年都要回家给父亲上坟,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都要告诉父亲知晓。
乔志清和每位夫人都有一段美好的故事,那些珍藏在年轻时的回忆,在此时故地重游的时候异常的美好。
二人祭拜完曾家的亲人,这趟旅游也到此结束。
曾纪芸忍不住推了他一把,幸福道,“走开,越老越不正经。”
他一回到北京,魏子悠就急忙把德国的军报带了过来,见到乔志清后,还嬉笑道,“乔大哥,我也想你陪着我重回青春!”
魏子悠这才认真汇报道,“德国现在被三和-图-书面围攻,西面承受着英法的进攻,东面承受着波兰和俄国的进攻。南面承受着以色列的进攻。现在三个方向都已经进攻到德国的本土,但是战斗却打的很艰难。德国军队几乎在每个城市都拼死抵抗,战争过后,整座城市都被炮弹夷为废墟!”
其中有人主张向英法投降,有人主张向华兴军投降,但是没有一股势力想向俄国和波兰还有以色列投降。
乔志清接过军报笑了笑,问道,“德国的情况怎么样了?”
魏子悠笑着回道,“乔大哥,你还不了解自己的手下吗?他们虽然搞这么多的花样,打仗还是很用心的。这是洋鬼子自己加的事情,咱们也不能在前面拼命啊!更何况不管哪个国家的女人还不都是一样,将士们想娶个洋女人,也可以理解。你不是也娶了洋姐姐和洋妹妹吗,现在过得多好!”
其他国家的军队一进城里,立马就遭受到顽强的火力抵抗。
乔志清点头道,“他们知道就好,如果这http://www.hetushu.com件事做不好,等回来就和他们算账1”
她只是嘴上说一说,如果真有下辈子,她何尝不想再遇到乔志清。
魏子悠吐了吐舌头,连忙把乔志清的话传了下去。
曾纪芸娇笑一声,抱怨道,“你一下娶了那么多妻子,自然不会一心一意对我。我只怪父亲没有痛快答应我们的婚事,我就能牢牢把你拴在身边。看着你,看着别人,看你还敢那么花心!”
作为女婿,他还是很客气的跟曾国藩的墓碑鞠了鞠躬,微笑道,“曾大人,你的理想我已经替你实现了,你在下面也可以安心了。”
乔志清发了发愣,轻笑着问道,“为什么啊?”
魏子悠领命道,“你就放心吧,杨进聪的脑子不笨,他机灵着呢。这些事情,我早就交代下去了。德国现在都打成烂筛子了,也就剩下个人才值钱!”
魏子悠撇了下嘴,把军报递给乔志清,抱怨道,“讨厌,就知道你偏心。”
两人达到长沙后,直接就去了曾家祖宅。
www.hetushu.com其他国家的军队也没人敢惹华兴军,不管是当地的博物馆还是银行的金库,全都是华兴军负责看守。
希特勒这几天几乎是天天开会,神色比以前更加的颓废。
乔志清笑了笑,疑惑道,“你就别占了便宜还卖乖,在这些姐妹里,谁比你呆在我身边的时间还要长?”
橘子洲头,漫山枫叶争红。
乔志清苦笑了下,叹气道,“哎,一个个翅膀都硬了,我也关不上你们了。你让杨进聪注意点,别的咱们都可以不要,但是德国的科学家,他都必须给我弄回来。这些人可是宝贝,绝对不能落在其他国家的手里!”
她跟父亲的感情很深,所以总会为年轻时的遗憾而内疚自责。
现在报应终于来了,波兰和俄国也没有对德国留情,凡是男人全部杀光,凡是女人全部糟蹋。
乔志清带上了花镜,边看军报边微笑道,“困兽之斗,在临死之前,野兽总会经过一番的挣扎。华兴军现在进发到什么地方了?”
战争从春季一直打到了夏季和-图-书,德国外围的城市被一座座清扫,各方势力终于濒临柏林城下。
曾纪芸痛哭着给父亲烧了些纸钱,把姐姐去世的消息告诉了父亲知晓。
德国现在确实打得跟地狱一样,外围防线依照城市和城外战壕而建,而且在城市里还是标准的巷战布置,几乎没幢大楼都设有坚固的防御体系。
华兴军反正是来看戏的,跟在屁股后面收拾着小鱼小虾,见到什么好东西也全部打包带回国去。
乔志清喝了口茶,差点没喷出来,苦笑道,“我就知道让杨进聪当这个指挥官,总会搞出什么花样。这臭小一点都不安分,还嫌新汉国的洋女人不够多吗?”
战争不仅仅是德国对其他国家的伤害,到了此时更是对德国本身的伤害。
等她哭的累了,乔志清就让侍奉的丫鬟把她搀扶了下去。
曾纪芸的心情开朗很多,从姐姐去世的阴影里也逐渐走了出来。
乔志清双手抱拳还故作惊慌道,“哎呀,娘子,小生知错了。下辈子小生若是第一个遇到你,肯定只娶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