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人族训练场

作者:妖仙公子
人族训练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零六章 仙殿的走狗?先杀了再说!

噗嗤!
“好,好,好得很!”
“仙殿?第七殿下的…仆人?”李殿臣脸色古怪,话语拉长了几分,好像很惊奇。
吟…!
“我是仙殿第七殿下的仆人,你什么分身,敢这么跟我说话?”那青年十分倨傲,仿佛自己就是仙殿的传人一样。
果然,那第七殿下一听这话,顿时气得二佛升天,险些没吐血。本来高傲的他,被两人的话给刺激得就要爆发,还好动的克制。
“想灭我家族?”
做完这些,他冷哼的站起来,看向那一个阴冷的青年。第一眼,李殿臣就知道对方的底细,是一位头生八角,耳有鳞片的生灵。
血液喷洒,两只手臂横飞而起,啪嗒的砸落在地,所有人瞬间安静,整个酒楼内都失去了声音,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太愤怒了,从来没有过这般愤怒,被两个人族小看,而且还是在这么多生灵面前打脸,绝对不可饶恕。
“混账东西!”
他说完,一挥手,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脸上那一股高傲让人看着心烦恶心。
“看什么看,找死吗?”那八角青年冷冷的晒了两人一眼,那威胁的意思傻子都能听出。
“小乐,你说人皇到底死没死?”
“自裁?”
“好,既然你们想死,那就成全你们,放心,等杀了你们,我会将你们的家族连根拔起。”第七殿下森然的说了一句。
“不用担心!”
小厮直接拜谢,却有些着急:“两位族兄,赶紧走,这个人是仙殿的人,而且是第七殿下的最信任的仆人,你们杀了他就等于挑衅了仙殿m.hetushu.com的第七殿下。”
“原来是仙殿的传人,怪不得敢在神都天香楼打人,这个人是仙殿第七殿下的人,怪不得这么嚣张。”有生灵小心的嘀咕。
扑!
“天香楼内,不准私自打斗,违者杀无赦!”
那生灵一听这话,顿时阴沉下脸,寒声道:“小子,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曾小乐猛然一惊,低呼道:“你的意思是,人皇压根就没死,那不过是一个身体,或者一个分身?”
附近不少人听见后恍然,一些生灵大吃一惊,好像听到了什么令他们震动的消息,仙殿传人,这可是一个大消息啊。
怒火滔天,那生灵理智被怒气淹没,二话不说直接抬手拍来,一团朦胧的仙光闪烁,有恐怖的杀机压了过来。
人影砸下来,桌子四分五裂,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年轻的小哥,正是这个酒楼的小厮,此刻满脸煞白,口吐鲜血,胸口凹陷,受到了极大的重创。
李殿臣看着双目寒光一闪,人影忽然消失,在出现,人已经到了那倒地翻滚的人跟前,一剑削过,好大的一颗头颅直接飞了起来,骨碌的滚落下来,满地的血液令人心寒。
“对,伤我族人,坏我们雅兴,留下双手双脚可以饶你狗命。”曾小乐淡淡的回了句,仿佛微不足道。
不过,不少人感觉幸灾乐祸,看着两人的目光,如同看待一个死人一样,好像两人就快死了。
“卑贱的东西,敢打扰本大爷雅兴?”一个阴沉的声音传来,抬头看去,原来是一位面容阴冷的青年。
来人和-图-书正是第七殿下,仙殿七大传人之一,排名第七就是他。
他们信仰什么?灾难来临之后,只相信力量,只相信兄弟朋友,最后相信族人,当整个华夏统一,人皇出现后,那种感觉,那种凝聚力就是信仰,人族的信仰。
砰!
其实,在两人眼里,这个生灵根本没看在眼里。若非这个家伙自己跑出来,还打上了人,而且是人族。
蓦然,一声怒吼震荡而来,接着,酒楼外划过一道仙光,人影一闪已经来到了酒楼之中,站在那无头尸体前,阴沉着脸。
“天,这两个人族太大胆了!”
“多谢两位族兄救命之恩!”
酒楼内,顿时爆发一阵喧哗,很多生灵感觉不可思议。他们没想到那第七殿下的仆人就这么被虐杀,连反抗机会都没有,多少有些心寒。
就在此时,一个平淡的声音传来,瞬间抚平了躁动的杀机,漫天剑器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发现,那本来强烈的剑意竟然消散了。
想到这里,两人脸色震惊,忽然想到了,他们修炼的时候,似乎都是隐隐感觉到一道朦胧而伟大的身影,看不清,仅仅知道那是一种神秘无比的联系,来自信仰。
现在,两人都猛然醒悟过来,人皇没死,否则他们不会在各自的信仰里面感应到一道伟大的身影。
一道寒光闪过,那青年只感觉双脚一空,直接被削断下来,这个时候,那青年才猛然惨叫着倒地,不断地翻滚,双手双脚都被砍掉了。
李殿臣和曾小乐两人脸色微变,立刻警惕起来,竟然被人一句话就和-图-书消除了自身的剑意,实在让人震惊。
对面,那仙殿的仆人脸色难看,双目凶光闪闪,终于被这话给完全激怒了。想他高高在上,第七殿下的仆人,走到哪不是受到恭敬对待?
他转过身,教训道:“小乐,你太心软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直接杀了就是。”
李殿臣和曾小乐二人站了起来,浑身弥漫着丝丝惊人的锋芒,剑意缭绕四周,引起整个酒楼内的所有剑器发生了震动。
曾小乐脸色平淡,点头说道:“双手双脚是我砍下来的,这只小狗太猖狂,给点小小教训。”
李殿臣毫不在意,扫了眼四周众多震惊的生灵,这些人都还在震撼当中没有清醒过来,所有人看着那滚落的人头,还有一具无头、无手、无脚的尸体,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李殿臣看着重伤垂死的小厮,满脸冰冷,双手抵去,一股强烈的生机侵入小厮的身体,一道剑芒闪烁,击溃了小厮体内的一股混乱能量。
哼!“雕虫小技!”
“岂有此理!”
刹那间,酒楼内万剑争鸣,很多生灵脸色大变,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中剑器竟然不受控制的颤动起来。
曾小乐不屑一哼,双指一划,铿锵的一声,一道剑芒划过,那团仙光顿时溃散消失,而后威势不减,锋芒更胜,直指斩在那生灵的双手之上。
“滚,否则连你一起宰了!”曾小乐冷喝一声,丝毫不在意的坐下来继续喝酒。
这些年,他闯荡仙河,不清楚遇到多少危机,杀过多少生灵,本身煞气浓郁到极点,自然不会惧怕区区一个第七传m.hetushu.com人。
“什么?”
“仙殿,第…第…第七殿下?”有人脸色骇然,被吓到了。
“他们完蛋了,第七殿下的人都敢杀?”
曾小乐灿灿一笑,没有多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这时,那本来被打伤的小厮已经好了大半,正给两人更换桌子。
第七殿下脸色阴沉,杀机暴闪,森然道:“你们两个卑溅的人族,敢杀本殿下的仆人,那就自裁谢罪吧。”
“不错,我认为人皇没死,而且这些年修炼上来,隐隐感觉到一种若有若无的联系,本来我没注意,但是最近忽然发现,这种联系是在我的灵魂意识的深处。”李殿臣脸色严肃的说出这么一个消息。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好死不死,竟然将他们的桌子给打碎了,让两人心情极度的不爽。
李殿臣和曾小乐两人脸色一凝,本能的要出手击飞那一道砸过来的身影,但最后生生的收回了力量。
“哟嚯?”曾小乐被气笑了,走到跟前,笑容冰寒刺骨,他说道:“一只小小的八角鱼也敢这般放肆,真当你自己是块料了?”
曾小乐喝着酒,听到这话放下了酒杯,想了想问道:“老李,你为何这么问?”
其实,这道身影,并非是林逸本人,不过也跟他有关系。林逸并没有凝聚信仰,但是,他的时辰分身却聚集了信仰。
现场一阵死寂,接着哗然一片,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两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你们该死,第七殿下不会放过你们…”
曾小乐人影一闪,盯着眼前发呆的生灵,寒声道:“小小走狗,欺我族人,和*图*书斩你双手双脚!”
曾小乐听完神色一震,惊奇道:“你也有这种感觉?我也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似乎是一种信仰,对人皇的信仰。”
“是你们杀了我的人?”第七殿下转身质问,双目爆发两束寒芒。
没等那青年得意,李殿臣脸色一冷,哼道:“莫说你一个仆从,下溅的东西,即便是仙殿那所谓第七殿下来了,你也要给我跪下认错。”
两人陷入回忆,当初的人皇和林逸还真的是同一人,而后想到,最终大战之后,人皇仅仅余下那么半截身体,可现在想想有些不对劲。
“头是我砍下来的,给他个难忘的教训,免得以后投胎继续出来害人就不好了。”李殿臣淡淡的回了句。
“谁?敢杀我仆人?”
来人是一位青年,英俊潇洒,一袭白衣,仿佛仙界公子降临人间,一身威势轰然爆发,压得酒楼内无数生灵胆寒。
李殿臣仿佛陷入了回忆,双目闪过一丝奇光,说道:“我记得,人皇和林逸似乎是同一人,那么当初余下的半截身体,难道真死了?”
哼!
李殿臣被气乐了,双目剑意闪烁,上下打量他,嘲讽道:“区区一只双头飞禽,也敢大言不惭?”
而附近,一些人议论纷纷,看着李殿臣两人有些怜悯,觉得惹了仙殿的人必然要倒霉。
瑶池神都,一间最大最豪华的酒楼内,李殿臣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无数种族,各种生灵,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地球上的人皇。
嗯?
嗡!
突然,旁边一阵怒骂传来,接着一声闷响,有人影朝这边横飞而来,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