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人族训练场

作者:妖仙公子
人族训练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四十九章 夫妻相见,小舅子不服气啊!

笑了笑,林逸内心满足,其实,他要的很简单。既然跟安琪儿有了一个女儿,就是自己的妻子,既然是妻子,那就不能不管不顾,哪怕是自己对她没多少情感,但,日久生情不是吗?
顿时,这位神之子心头郁闷了,一种不爽的情绪在弥漫,很想跟林逸打过一架,让他明白,想做他的姐夫还是不够。
如同一座大山丢给他,能看不能用,实在没好气,可惜人家已经消失了,好像从女娲那获得了点燃神火的方法。
唰!
“这些年,委屈你了!”平淡的一句话,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闷。
暗暗恼恨,林逸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反正,对他来说古兰族有没有都一样,自己手上的势力培养起来,未必比古兰族弱小。
该来的终究要来,林逸已经感应到,两股气息正快速接近这里,其中一股气息正是安拉之子安穆。
林逸本来尴尬的脸色顿时安静下来,这是自己的妻子,无法质疑,更无法否认。
林逸一路走来,对身边的女人都是这样,爱上他的女人是痛苦的,君不见,楼兰女皇安琪儿,两人仅仅见过几次?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为自己母亲寻回散落的神体,自然不可能留在这里。
也许,这就是一种最平淡,最真挚的情感吧?林逸内心闪过这样的念头,暗叹一声,自己终究不善于情感纠葛。
安拉豁然站起,浑身气息沸腾,被林逸那一句话给吓到了,简直不敢相信,接着想到他背后的古神,立刻相信了。
很快,安拉出来了,脸上浮现的是一种无尽的喜悦,仿佛获得了什么巨大的好处。
此刻,和-图-书他内心十分的复杂,自己的姐姐安琪儿,已经是这个男人的妻子了,而他,不就是自己的姐夫?
自己的女儿林若仙,他又照顾了多少天?说白了,林逸不是一个好丈夫人选,更不是一个好父亲,所以,即使有心爱他的女人,都不会开口。
哼!
“当然,你未必是我对手。”安穆认真的说道。
林逸眉头微蹙,点头说道:“你自己去问吧,我母亲要见你。”
自然是生气他这么多年来,竟然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弃之不顾,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这点。
整个古兰族内,无数岁月积攒下来的底蕴,不是他一个外人可以调动的,甚至,有神令都不行。
得意一笑,林逸转身,直接踏出了神灵浩土,没有在这里停留,直接离开了。
安琪儿脸上惊讶,接着不可思议,完全没料到林逸会来这里,实在有些吃惊和喜悦。
也许,她早预料到林逸是怎么样的人,所以才明言,永远只做他的手下,而不做红颜知己。
她,根本不知道林逸会来,而且,她父亲安拉也没告诉她。
一下子,女娲直接向着安琪儿,立刻要扬言收拾林逸,让后者一阵无言,真怀疑,是不是所有母亲都这样?
“安琪儿,拜见母亲!”
他身上的底牌难道少了?林逸相信,自己可以碾压眼前的小舅子,做他姐夫绰绰有余了。
安琪儿没有回答,静静的抱住这个令她无法忘怀的男人,内心一瞬间被幸福填满,他来了,来接自己了。
林逸点点头,对方强大是肯定的,而且,肯定还有诸多底牌,可是自己差吗?
和图书“来,随我去见母亲,她想见见你。”
“夫君,真的是你吗?”安琪儿不敢相信。
当年,自己何尝没看出身边几个女子对自己的心意?蒋琴琴对他不仅仅是手下和朋友那么简单,她的心思林逸隐约明白,可惜自己终究无心他物。
旁边,安穆看着自己姐姐这样,脸上闪过一丝忧虑,毕竟这里是真父的神宫,抬头看了看,惊讶的发现,自己父亲不在了。
“你要走了?”安穆转身,平静的看着林逸。
“来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种初始的恋爱,就要见到自己的爱人那种忐忑紧张,然他无所适从。
但他没有查看,女娲既然要见这个安拉,必然有她的想法,自己也不好去窥视。
人皇,是人族内部的事情,所以,借助外族的力量还是不用了,想都别想。
不清楚女娲告诉他什么,或许,真有办法让他重现真神荣耀也说不定,但是希望不大。
出了内天地,林逸暗摸一把冷汗,心里意识到,这是母亲真的生气了。
女娲轻轻颔首,慈爱的笑容,让紧张的安琪儿内心被抚平,整个人安静了下来。
林逸愕然接过,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谁知,安拉笑道:“若有不服从的人,你可以直接处理掉,不用问我,总之,古兰族以后就给你带领了。”
恭敬的行礼,让女娲满意的笑了笑,拉着她的小手,说道:“安琪儿,不错,我儿没有欺负你吧?”
地球上的事情,有什么是可以瞒住女娲的,所以,唯一不满林逸的就是这点。
林逸暗道一声郁闷,直接走出了神殿,来到外面,正好看见站在云端之上的一道和*图*书人影。
对于楼兰女皇,安拉的女儿,安琪儿,自己内心其实没有多少的感情存在,若非有过一次肌肤之亲,有了一个女儿,很可能都会忘记了。
古神啊,在神古纪元都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现在,能见到一位最古老的古神,自然激动异常。
“混蛋,我什么时候承认你是我姐夫了?”
安拉压下内心的激动,直接丢了一块令牌,一缕淡淡的神威,证明这是他的唯一神令,可统帅整个古兰族。
话音一落,林逸转身消失在这里,余下安穆一人傻眼,看着手心的玉瓶愣愣发呆。
“我要离开了,跟你父亲说一声,以后再来拜访。”
就好像是媳妇要见公婆了,此刻,她的内心不再平静,一种忐忑不安的思绪在沸腾,不过,手心传来的温暖,让她稍微平静了不少。
“不用怕,他若是欺负了你,那就告诉我,我替你做主。”
整理了自己的仪容仪表,安拉郑重的跨入光门,余下林逸独自一人有些不放心。
激动的他,难以保持内心的平静,重燃神火,恢复真神荣耀,这是他的执念,现在听见有办法,自然激动了。
最后,林逸收起那枚神令,直接扔在内天地一个角落。至于女娲对他说了什么,他没有去问,母亲想说自然会说。
瞬间,安穆一脸诡异,满心震动,立刻收起了玉瓶,小心翼翼的扫了四周一眼,才欢天喜地的转身走了,跟方才完全是两个人。
最后,眼看女娲越说越不对,似乎真有要教训林逸一下的心思,立刻找了个理由,转身跑了。
“我要去闭关,安琪儿很快就过来,你想离开就离开,和*图*书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
说着,他打开了内天地的门户,光门浮现,安拉顿时不能镇定,脸上浮现一种神圣虔诚的光辉。
她,在林逸心里,终究还是有点地位的,尽管没有深厚的敢情,但起码在意她,可以来这里接她,这就足够了。
光芒一闪,两人来到了内天地。
林逸带着紧张的安琪儿来到娲皇宫,见到了女娲,后者一看见女娲之后,顿时紧张了。
“这…不死物质?”
安琪儿不顾自己弟弟还在,甚至不顾这里是父亲的神宫,直接一步飞扑而来,仅仅的抱住了林逸,双目内,泪珠哗啦的低落。
而且,还是自己的势力比较放心,即使可以用,林逸也不想借助外族的力量,他要用自己的力量来获得属于自己的成就。
轻轻抱住怀里的人儿,忐忑的心平静了,但却多了一丝丝愧疚,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女人。
说完,林逸取出了只玉瓶,笑道:“初次见面,我这个姐夫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这东西就给你了。”
“夫君?”
呼!
安穆那一个怒啊,刚想砸掉手里的玉瓶,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这么做,最终愤愤不平的打开,暗想你能给我什么好东西?
唉!
轻轻拉起安琪儿的小手,林逸笑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顿时让安琪儿内心紧张了,见他的母亲,这种感觉很奇妙。
“母亲,我们回来了。”林逸很自然的带着安琪儿到来。
阎青罗这个女人,仅仅是为了超越自己掌控吗?不是,林逸此刻回想起来,这个看起来野心很大的女人,其实内心对她一直有一种别样的感情。
虽然好奇,但他没有问,而是轻和-图-书轻退了出去。整个神殿内,只余下林逸个安琪儿两人,静静的相拥,没有一句话。
许久后,神殿上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整个神灵浩土内无数强者纷纷诧异,都不明白神之子怎么突然暴怒了?
“我儿,未来若有需要,尽管吩咐他,还有,将我那位媳妇带来见我。”
转眼,神殿外走来两道人影,一男一女,男的正是安穆。而女的,正是多年未见的楼兰女皇,这位曾经的女皇,现在的神之女。
远方,林逸嘿嘿的笑道:“小样,在不死物质下,你还不乖乖的喊我一声姐夫?”
“这是我的真神令,未来,古兰族就交给你了,你随意怎么折腾都可以,我不过问了。”
自己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对自己女人,好像从来没有重视过,而且,自己女儿林若仙一样,都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心神内,传来女娲这么一句话,顿时让林逸尴尬了。他对自己那位妻子,其实没多少情感,更多的是一种复杂。
林逸看他脸色,怎么不明白他心里想的,顿时笑道:“怎么,你心中不服?”
现在,看见了朝思暮想的丈夫,心里的积压许久的思念再也压制不住,轰然爆发。
说完,他直接消失了,余下林逸一个人愣愣发呆。忽然,他醒悟过来,顿时大骂:“好个狡猾的老狐狸,竟然丢给我这么一个烫手山芋。”
林逸醒悟过来,安拉说将整个古兰族交给他,但是,真说起来,他能统领才怪了。
“郁闷!”
而余下的一股气息,很熟悉,久违的感觉,让林逸内心突然忐忑起来了,感觉有些无法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