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人族训练场

作者:妖仙公子
人族训练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七十九章 四凶之一,紫衣少女!

凶剑劈落,竟然在梼杌身上飞溅起了一片星火,而后,林逸感觉到一股大力涌来,身体不自觉的后退百米。
滴血的战矛很强大,可惜面对凶戾的人皇剑依旧不够看,发出了一声悲鸣,矛尖竟然被斩裂了一道豁口。
凶吼一声,梼杌四肢一蹬,轰隆的扑杀而来,漫天凶煞浩荡而至,惊醒了林逸,本能的拔剑一劈。
惊天大战开启,林逸爆发极限之力,杀了上去,激战四大凶兽之一的幼年梼杌。
他抬头,看着林逸和那铁血族强者两眼,才淡漠道:“你们走吧,今日本座心情好,就不是杀你们了。”
这个念头也就他会有,若是一般人,肯定吓得滚滚尿流,直接转身逃跑了,还有心情想着抓住梼杌?
“仙古四凶?”
轻轻拔剑,一丝锋芒透露,接着,一股恐怖的凶戾剑意爆发,轰隆的一击劈在那滴血战矛之上,瞬间传出了一阵悲鸣。
呜!
那里,一股凶煞笼罩,看不清楚,仅仅能以原始真眼看穿一点点模糊的影子。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生灵提议,说要先解决了林逸和那紫衣少女之后再分胜负,仿佛两人就是绵羊一样任人宰割。
这个时候,他才真正了解到,四大凶兽的可怕之处,即使幼年时期的凶兽,都是无比可怕的。
来到这里,林逸脸色凝重了,握剑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感受到强烈的威胁,来自峡谷最深处。
眼前的幼年梼杌,绝对是一头可怕的凶兽,竟然能隐隐压制住林逸的力量,不管肉身还是一身凶戾的力量,都是很恐和图书怖的存在。
轰隆!
“人族,滚!”三个字吐出,就是林逸都愕然了,这家伙脑袋是不是生锈了,这般的自大狂妄?
他内心有些沉重,不过忽然感觉到,这只梼杌的气息虽然很可怕,但至少不会超越至尊,也就是说,这只梼杌并没有成年。
即使是幼年的梼杌,都不是一般人能对抗的,四大凶兽,成年后可以搏杀真仙,这种东西绝对是人见人怕的存在。
锵!
被压制后,铁血战王体暴怒,一矛横空,滴滴血液鲜亮,充满凶恶的煞气,直逼林逸的面门。
“该死!”
林逸内心不屑,这样的心态是自信过头,成为了自负了。他即使有强大力量在身,都不敢小看天下人,这两个家伙太自负了。
这四大凶兽,还好没有强大的灵智,只有凶戾的杀戮本能,是不折不扣的凶物,毫无意识。
好的坐骑很难找,就是如今的林逸,一直培养的麒麟都不怎么满意,实在是血脉不够纯正。
一位强大的年轻强者被惊动,看着这个方向,感受到那滔天的凶戾之气,顿时骇然,接着快速的冲了过来。
一个年轻的生灵出现,满脸惊疑,看着倒地的凶兽梼杌,发现竟然是一头未成年的凶兽,顿时心动了。
锵!
可惜,现在才认真有些晚了,林逸身影悄然消失,再出现,一剑朝铁血战王脖子削了过去,毫无声息,没有一丝杀意。
想想看,只要这只幼年的梼杌成年了,未来堪比真仙,可搏杀一般的真仙,绝对是一个好的代步工具。
m.hetushu.com过,眼前的这只梼杌毕竟没有真正成长起来,还未成年,所以终究不是林逸爆发之下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了。
梼杌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凶吼,身体轰然倒地,被林逸生生劈成了重伤之身,趴在地上,发出一阵阵凶戾的咆哮。
空气发出了悲鸣的呜呜声,战矛穿透空间,杀至林逸的跟前,矛尖血液滴答滴答,仿佛永远都滴不完一样。
来不及查看那株奇异的植物,林逸的到来,立刻惊醒了那沉睡中的凶戾之物。
“四凶之一,梼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蝶舞脸色震惊,内心满是疑惑。
而此刻,林逸快速的后退,脸上震惊的看着前方,一头庞大的凶物昂然而立,如一座小山一般耸立在那。
与此同时,附近还有三道强大的身影被吸引,纷纷朝这边赶来,都被那一声凶吼给吸引住了。
“杀!”
“好一头梼杌,没想到竟然是幼年的凶兽,运气不错。”
若是有意识,那肯定更加恐怖,而眼前的这只梼杌,就是仙古四凶之一。
而眼前的东西,就是仙古四凶之一的梼杌。
一声凶戾的咆哮传来,峡谷瑟瑟的动荡,无边的凶煞之气浩荡,刹那沸腾如海,淹没了天地。
来的是一位女子,一身紫衣,紫色的长发飘逸,一双眸子内闪烁着丝丝紫色的光芒,淡淡的紫光,给人一种无尽的神秘和诱惑。
“铁血族?”林逸喃喃一句,这才引起的对方的注意,转眼打量了过来。
来人是一位强大的年轻天骄,种族未知,林逸原始真和-图-书眼一扫才明白对方的身份。
当!
“铁血战王,我们先杀了这两个人族,然后再一决胜负,如何?”
在千钧一发之际,滴血战矛横挡而来,两者碰撞,发出了恐怖的巨大声响,如同神钟在轰鸣一样。
平平淡淡的一剑,却蕴含某种大道神韵,穿透了时空,瞬息划过了铁血战王的脖子。
林逸郑重点头,直接提剑杀去,要打败这只幼年的梼杌,才能有机会慑服对方,甚至,他要用奴役古卷的东西来奴役这只梼杌。
“那吼声,那气息,难道是…”
甚至,梼杌的肉身太强悍了,常年以凶戾的凶煞淬炼,简直就是完美无暇,强横无边,就是他都感觉到棘手。
“咦?凶兽幼崽,梼杌?”
吼!
峡谷深处,一头庞大的凶物醒了过来,愤怒的咆哮一声,引动了附近方圆十万里,不少的强大生灵被惊动了。
激战之中,林逸越打越心惊,只感觉梼杌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怎么都杀不败对方。
这个女子,紫纱蒙面,根本看不清楚,而林逸看到来的是人族就不能随意窥视人家的容貌,免得失了礼数。
传闻,仙古出了四种可怕凶物,每一种成长起来都可以撕裂真仙,号称仙古最强最可怕的四大凶物。
吼!
吼!
林逸吃惊,看着眼前的庞大凶兽,没想到竟然是四凶之一的梼杌,那可是撕碎真仙的可怕凶兽啊。
这只凶物,生的像老虎,长长的毛发无风自舞,虎足生有利爪,刨出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迹,满嘴獠牙森然恐怖,一双眸子内满是暴虐与凶www.hetushu.com戾的光芒。
他一杆滴血战矛斜斜一指,杀意透露,哼道:“赶紧滚蛋,否则等下你就不必走了。”
铁血战王瞬间落入下风,被林逸提剑追杀上去,一时间手忙脚乱,显得有些狼狈不堪,惊怒交加。
林逸看着对方,来的正是铁血族一尊年轻强者,手上提着一杆滴血的战矛,散发血腥的煞气。
而眼前的幼年梼杌,是真正的凶兽一脉,身体内流淌的是最纯正的凶兽血,绝对的纯种梼杌,所以才显得弥足珍贵。
奇怪的是,这个紫衣少女一直不开口,仅仅盯着那一只睁着站起来的幼年梼杌,而后将目光放在峡谷深处,那一处梼杌的巢穴所在。
就在此时,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林逸脸色一凝,转身看去,就见一位青年悬浮虚空,双目放光的看着倒地的梼杌。
看到这里,林逸非但不惊慌,反而很兴奋,梼杌越强大他就越是心动,更要抓来给自己妻子当坐骑。
“少主小心,梼杌即使幼年都不可小视。”蝶舞着急的提醒一句。
有自我意识的生物,都是与生俱来不肯臣服的,所以,还是这些凶兽好一点。
而且,最让他心动的是,凶兽没有自我意识,只有杀戮本能,只要收服了它,忠诚绝对没问题。
“好,这小子交给我!”铁血战王提起滴血战矛,直直朝林逸洞穿而来。
这个更狂妄,直接要赶走林逸和铁血族年轻强者,这是要多大的自信才有这样的心态?
凶煞内,一头模糊的兽影静静的蛰伏在那,仿佛在沉睡,守护着一株奇异的植物。
http://m•hetushu.com即使被打败了,依旧凶戾滔天,没有一丝害怕,甚至还要挣扎起来进攻,充满了凶戾的野性。
又一声凶吼,梼杌怒了,仿佛被无视了一样,见到林逸看见它了非但不跑,还用那种令它讨厌的眼神打量它,简直就是天大的羞辱。
峡谷深处,一股腥气蔓延而出,凶戾滔天!
那铁血战王惊怒,抽矛后退,脸色极为凝重,终于意识到林逸不好对付了,自大的本性收敛起来。
好嘛,这两个家伙自负到都无视林逸和另外一个人的存在了。这个时候,林逸直接无视了这两个自大的家伙,而认真的打量另外一道到来的身影。
现在,看见这只幼年的梼杌,林逸顿时心动了,想要抓住这只梼杌松给妻子当代步用。
而林逸可不疑惑,这些问题不管怎样,现在问题是自己惊动了这只四凶之一,号称可搏杀真仙的凶物,肯定很可怕。
“吼,铁血豪情!”
听了这话,林逸内心杀机一闪,刚要拔剑,却意外的感受到了其他的两股可怕气息接近,很快来到了这里。
“还是一只未成年的凶兽,这样的话…”林逸心思一转,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安琪儿,还没有一只像样的坐骑呢。
这一刺蕴含可怕的力量,杀机凛冽,就是林逸都感觉到极为强大,不过却没有丝毫慌张。
“一只小小的钻地爬虫,谁给你的胆子?”铁血族天骄率先发难,话语中充满了不屑。
一阵惊呼,蝶舞脸色震惊,完全被眼前的东西惊到了。她认识这东西的来历,正是仙古物种,四大凶兽之一,梼杌(tao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