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章 避祸设想(上)

要想割据一方,得有相当积累方可,最好能够主政州郡,有稳定的地盘,可以自由支配钱粮,再设法取得兵权,兵马钱粮在手,又有稳定的赋税支撑,割据便大有可能实现。要想达成目标,获得朝廷认可十分重要,如此既可少费手脚,又有大义之名。如张角那般揭竿而起,也不是不能为之,然而需要准备的时间很长,从目前形势来看,时间显然已经不够。
分析一下,姜述的身份有许多优势。姜家为兵家大族,虽非史上著名兵法世家,也属兵家望族,家传《太公兵法》历来传子不传女。族中子弟担任都伯以上军官者数百之众。姜述身为长房嫡子,学习家传兵法武艺是其本分,学习期间虽然苦累,但是兵法武艺一端学成,将是乱世割据的最大本钱。个人文武全才,提前储备人才,延请数名妖孽级谋臣辅佐,拉拢部分三国名将为己用,大事未必不成。
“对,正是左慈。”姜述话音刚落,穗儿立时接口说道,心情雀跃之间,根本没有细想公子本不该知晓这个名字,接着说道:“道长为公子烧符祝祷,不久之后公子便苏醒过来。”
姜述微笑道:“免礼,我来给母亲问安。”
再打开包裹,内有两本书籍,纸张皆为上品蔡侯纸,书名以工整彖体书写,上面一书为《遁甲天书》,下面一书为《太平青领道》。翻看其中内容,其内却是白纸,并无点滴墨迹,姜述左翻右看,不明是何意思,当下重新包好两书,辞了母亲回房自http://m.hetushu•com行琢磨。
姜述千思万想,最终打定割据一方,观望天下形势的决定。若是大事可为,可以趁机登顶,改朝换代;若是事不可为,统领亲信族人赴海外建国,海路虽然颠簸,路途不平,但若海外建国成功,过程虽然艰辛,但拥有一块赖以生存的自留地,结局也算圆满。
姜述站在书房窗户前面,拉开薄纱,透过窗户向外看去。书房比院墙略高,视野非常开阔,小河弯弯穿城而过,两边绿树成荫,风景这边独好。姜述无心观景,思绪飘到远方,思考以后的发展方向。无忧无虑的小资生活是他前世梦幻般的向往,如今他已经拥有小资生活,却又不得不选择放弃。倘若不能改变历史的走向,四年之后的黄巾之乱祸及八州,青州大半郡县沦为一片废墟,目前拥有的一切将在兵灾下变成虚幻的光影。
穗儿语气肯定,很认真地说道:“五日前,公子初次醒来之时。”又思索一会,道:“道长与夫人交谈过……还留下一封书信和一个包裹。”
青衣美婢福了一下,道:“公子稍候,小婢前去通禀。”
姜府后院建了数处偏院,中间夹着四间精舍,精舍四周都是错落有致的花墙,与大院格局浑然一体却又自成空间。此处精舍就是姜述的书房。精舍旁边一条石子铺就的小径,沿着小径前行,是用杂木板铺成的木桥,木桥两边的扶栏雕着梅兰竹菊。再往内是一处小人工岛,四周用石子铺出http://m.hetushu.com一条环形小路,岛上花草众多,修剪得整整齐齐。经小桥上岛,转过几个弧度不大的小弯就到了书房门口。书房共有两层,下层存放着一层层码着整整齐齐的竹简,是姜家藏书的一部分;二层是姜述平时读书的地方,窗户皆是菱形木窗,平常用薄纱所罩,室内光线甚是明亮。
两名美婢站在卧室门前,见姜述行近,上前施礼道:“小婢见过公子。”
道教后世信徒无数,但是道行式微,姜述前世认识一位崂山上清宫道长,颇有些神秘道行,以现代科学根本无法解释。想到这里,姜述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当下又问道:“烧符祝祷?道长何时离去?”
东汉此时虽有边患,但是内地升平,姜述九岁稚童,如何说服家大业大的姜家举族搬迁?人命如草芥的乱世即将到来,姜述保全性命不是难事,但又舍不得这已经拥有的梦幻般的一切。姜述到底要如何行止方好?自建基业?如穿越大家大作那般,从头做起,自创基业,利用乱世之际行王霸之道?君未见我们的伟大领袖吗?历尽千辛万苦,最终结果如何?族人如何?后代如何?此路可行,但太苦太累,风险又大,后果不可预见。发挥熟识历史走向的优势,依附未来掌权者曹操?曹操前生艰难,官渡之战以后苦尽甘来,但是曹操多疑善变,杀伐决断,举族附之风险太大。及时迁移,避开战乱,去平安之地避难?前期可以去荆州、益州、扬州南部、交州http://m.hetushu.com等地,曹操平定河北以后再迁回青州。虽然明知历史走向,明白避祸方向,但如今姜述有何话语权?根本无法说服族人。若是家族产业皆毁,族人皆死于战乱,唯姜述一人保全性命,太浪费目前拥有的资源,对血脉相连的族人也不负责任,何况独身拼搏于乱世,风险会成几何倍数增长。
姜家是青州数一数二的豪门,长房所居占了偌大一个园子,布局错落有致,亭台楼阁外观大方,内里精致。周氏所居主室在第二进院落,沿着硬石铺成的小路过去,到了尽头拐一个弯,右侧三间正房就是周氏的寝室。
穗儿摇头道:“没有呀……”停顿一下,又道:“除了卜医师,只有一位道长来过。”
姜述急欲验证自己的猜测,迫不及待地问道:“所言何语?书信包裹放在何处?”
以姜述的出身和前世的才华,出仕未必没有出路,但姜述属于“宁为鸡头,不为牛后”一类,外表平和,内心清傲,倘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侍奉别人,即便封相拜将、荣登三公也无法接受。姜述与贾诩性格不同,贾诩低调做人得以得善终,姜述明知明哲保身之道,却很难做到。姜述的性格与荀彧有些相似,外表谦和,内心倔强。最终荀彧结局如何?前期为曹操出生入死,立下无数大功,最终因为心向汉室而遇害。再说姜家家大业大,合族分支遍布诸州,青州主支计有上万之众,在讲究诛连的古代,如何保证族人不犯族灭之罪?乱世最是残酷,姜家若和*图*书无强大实力支撑,即使家财万贯,族人众多,最终还是免不了任人鱼肉的悲惨下场。
姜述数日沉思,融合两段记忆,忽然触起夺舍之前模糊的记忆,唤红衣小婢穗儿进房,问道:“我卧病之时,可有异事发生?”
“噢?道长何人?道观何处?来此何为?”姜述追问道。
汉代实行征辟制度,若非近支皇族或世族大家子弟,入仕要有声望或有功于国,否则寸步难行。刘备自谓出身皇族,又自称是郑玄、卢植弟子,因为没有文名声望,二十八岁时还是一介草民,后来凭借战功得任县尉,这才得以崭露头角。姜述此时尚是九岁稚子,依仗战功短期出仕无望,凭借满腹名诗佳文,一夜成名甚是可行。可惜汉代与宋朝大不相同,宋太祖遗言不杀士大夫,宋代即使一岁能背论语,皇家也不会猜忌。同样事件若是在宋朝以前,一岁能背论语会被视为妖异,九成九会落个族诛之祸。不敢过于妖孽,只能寻找合适的时机,逐步提升声望,可是时间又紧迫异常,姜述苦思冥想,始终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周氏点点头,笑道:“幸得道长玄术精通,述儿方保无恙。道长留下几件物事,让母亲转交述儿,若非说起此事,母亲差点忘了。”
周氏见姜述身体已是大好,说话不卑不亢,礼节中规中矩,心中欢喜异常,对着姜叙唠叨一阵。姜述寻机问道:“听说数日前有位道长前来相救,可有此事?”
说完,周氏让丫环到内室取出物事,递给姜叙。姜叙打开书信,和-图-书信上只有两行小彖:纷乱世需异世人寻古圣原意,清平时要慈悲心行人间大道。
“左慈?”姜述也从记忆里搜索,在前世记忆里记起一个名字。
不一会工夫,几个美婢簇拥周氏出房,周氏上前拉着姜述的手,道:“述儿身体初愈,近日不必来问安了。”
周氏一边说话,一边拉着姜述缓步进房。姜述道:“为人子当尽孝道,此述儿应为之事。”
汉时重孝重礼,儿女早晚要给父母问安。经过数日恢复,姜述已能起身,压抑不住好奇之心,一早起来去给周氏问安,顺便询问左慈一事。从卧室出来,穿过一道花廊,花廊两旁种着葫芦,新抽的新芽生机盎然。朝阳从花廊东侧的菱形窗口射入,甚是炫目耀眼,久病体弱的姜述感觉到一丝暖意,深吸一口清凉的新鲜空气,心间突然涌上一股莫名的幸福感,心道年代虽然不同,生活其实一样美好。
穗儿年纪比姜述大两岁,伶俐可爱,费劲想了一会,道:“听说是南……华真人的弟子,叫左……”说到这里,实在想不起道长名字,皱着弯弯细眉苦思冥想。
穗儿摇头道:“道长嘱咐夫人时,我等下人离得甚远,听不清楚。小婢畏惧夫人,也不敢问,公子想知详情,还是亲自去问夫人为好。”
只有四年时间,以姜家嫡子的身份拼搏一番?难度很大,但是不能不为之。倘若不为,只能逃命依附他人,刀把抓在别人手中,除了挨宰有何反抗余地?努力之后若不能成功,再行逃命避祸,已经尽心而为,就不会悔恨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