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8章 田家大妇(二)

姜述明白今日若不弄出文章,方才所编理由会显得有些牵强,让人心生疑惑。姜述当即让小婢取来笔墨纸张,用阿拉伯数字开始笔算起来。流水账实是正常的加减法,计算起来非常简单,两刻钟不到算出结果,寻出四处错误,银钱相差五两一钱。
周氏指着姜述面前的账本,道:“述儿方才说此账差了五两一钱银子,让你来核算一下。”
自古都道“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皆有望子成龙之心,姜述如此能耐,周氏喜出望外也属正常,却不知弥天大祸因此而生。
姜战三十出头,为姜述嫡亲叔爷,前番姜述病危,便是他去请了卜怀前来,救得姜述性命。姜战来到前厅,听周氏说完此事过程,思索一会,道:“自古捉奸抓双,奸夫失踪,田家应当不敢定性。此事不须着急,先让下人仔细打听情况,再议对策不迟。”
姜述明白老账房的用意,笑道:“请问。”
周氏接过话头,颇为自豪地说道:“述儿乃天授也。”
其实如此题目放在后世,小学生也能计算出来,只是递减而已,姜述笔算一下,霎那间得出答案,惊得老账房目瞪口呆。
周氏将姜述所言复述一遍,姜战尤自不信,但又亲眼目睹祭文和新字体,心中狐疑不定,问道:“以述儿之见,你飞叶姑母一事何解?”
“一钱一布,九钱一绢,百布www.hetushu.com百绢,共计多少钱。”
总账房水平虽高,但是古时计算效率甚低,查账时只查关键账本,小账若从总纲上看不出异常,一般只是抽查。家用账本属于小账,又非常繁琐,一般很少核查。婢女方才取走一本账本,如今夫人又派人来召,总账房以为账目出了问题,忐忑不安地来到前厅,道:“主母有何吩咐?”
姜述自四岁在族学启蒙,族学老师都是周氏所请,知晓这些老师无人通晓术数,周氏见老账房如此模样,对姜述所言已是信了十分。周氏内心欢喜异常,打发老账房出去,走到姜述眼前,抚摸着他的脸庞,神色激动,道:“述儿乃神授也,祖宗保佑,日后必成大器。”
姜战与姜述祖父同父同母,同辈兄弟七人,以他文名最佳,因受党祸牵连,近年去职在家。姜战与姜述父亲姜乩虽然隔着一辈,但因年纪相仿,关系最是密切。当初族人闹事之时,还是姜战出力,又有田家支持,才让周氏站稳脚跟,因此与嫡长房关系最好,因为无子,对姜述最是疼爱。起初见姜述进房呈文,不知内情,待弄清祭文为姜述所作,不由大是惊异,拿来读了一遍,不由拍案而起,道:“吾家千里马也。”
“1000钱。”此题太易,姜述不假思索答道。
姜述道:“略通。”
周氏心http://m•hetushu.com里欢喜,又问道:“述儿现在能文否?”
周氏暂且搁下大姑之事,默思一会,起身踱到门口,吩咐枝儿道:“去账房任取一本账本,从速送来。”转回来坐下,问姜述道:“临淄在济南郡治地东平陵那个方位?距离多远?”
“汝父祭日将到,能为父亲写祭文否?”周氏道。
周氏听得姜战如此评价,更是喜不自胜,止住眼泪,将姜述拉到身前,慈爱目光看了又看,将姜述当成稀世珍宝一般,弄得姜述甚是尴尬。
古时账房与现代财务不同,大多存在一些猫腻,只要不太过分,同行之间一般不会揭底。总账房晓得行规,也知账本多少都有错误,但说姜述查出账来却是不信,以为夫人从外面请人查账,担心自己面上难看,而托言姜述所为。
“东莱郡治地黄县位于那个方向,距离多少?”周氏又问道。
姜战一怔,道:“这从何说起?”
“三钱八分。”此题亦易,姜述未曾动笔。
古代记账亦是家传,即便周氏出身大户,只能读书识字,记账却是不会,看账也是走马观花。听闻姜述一语道出账本内容,已是信了七分,道:“述儿可将误处记出。”
姜战听到这里,对神授之事信了八分,又问道:“如何破解此事?”
周氏连续发问,姜述逐一答复。周氏尽管知书达理,对和-图-书天文却是一窍不通,地理也不甚明白,因为掌管家事,熟知几条商路,问完这些问题,已是江郎才尽,见姜述所答与自己所知大略吻合,内心已是信了三分。
周氏心情喜悦,望着姜述出门,心中十分欣慰,又想起大姑一事,又烦心起来,心道大姑若是遭人陷害,得找个明眼人来指点一下,忽记起六叔姜战曾任青州贼曹掾史,见多识广,或有妙招能解大姑之厄。想到此处,周氏心中立时亮堂起来,打发人速请姜战前来商议。
小婢此时取了账本送来,周氏递给姜述,问道:“述儿,此为何物?”
姜述答道:“先是粮铺出事,又传出姑母之事,述儿认为两事必有关联。又闻田家内宅换为孔氏主事,而孔氏为田让妻妹,粮铺寻衅者恰是田让,从其中关联分析此事,根源应是内宅争位夺权。若此为陷害案,得益者便是此案嫌疑者,因此此事应与孔氏有关。若此事为孔氏所为,其欲夺内宅之权,寻常事又不可能让姑母去位,故而重金收买或胁迫丫环翠花为内应,藏了男衣于姑母室内,故意引得姑父生疑严查,再有翠花供词,此事便成了八分。按照以上推断,翠花应为同谋。马夫情况不明,不能定义其是何角色。述儿已派人去翠花娘家探听消息,若是其家近期有异常之事,或可查出其被人胁迫或收卖的证据,便可认定姑母hetushu.com遭人陷害。孔氏既然想要姑父休妻,自然不想让姜田两家和平共处,田让此时寻衅滋事,再搬弄是非,便是要引发两家冲突,欲借外事离间,而行内事之奸计。若是姜家克制不住,两家冲突升级,即便日后证实姑母为人冤枉,两家仇怨已生,姑母在田家地位也会大不如昔。”
姜述见老账房如此神情,自能猜得七分,翻开账本,将误处逐一道来。老账房见姜述所言有板有眼,粗略计算一下,所指数处果真有误,但对姜述能够查账还是半信半疑,心思此事即便自己去查,至少也要一两个时辰,不到半个时辰便指出错误,后面定有高手相助,老账房打量房内又无别人,心中更是疑惑不解,问道:“少主学过术数?”
老账房道:“恕小的无礼,请教少主几个问题。”
“述儿曾经询问,神人只是不答。所授知识很杂,天文、地理、文学、术数、兵法均曾涉及。”姜述正色答道。
姜述中文本科毕业,写文章自然不是难事,不假思索道:“能。”
账本是用蔡候纸制成,右缘钻了六个小孔,用细麻绳捆制,与后世账本外形全然不同。姜述翻看其中内容,其内所用并非阿拉伯数字,而用汉字书写,记录异常繁琐,厚厚一本账只记了一月家用。姜述大致翻完,道:“这是记录家用支出的流水账。”忽然看到其中一处明显不对,心和*图*书中默算一会,道:“此处有误。”
周氏接过祭文,仔细看了一遍,见文笔通畅,文才斐然,字体虽非常用小彖,但是美观大方。周氏读完祭文,不由大喜过望,细细品味祭文,其中透出强烈的悲痛之意,想起亡夫英年早逝,不觉又凄然泪下。
姜战才学出众,见姜述所书字体,却是见所未见,笔画秀丽,笔意雄厚,令人赏心悦目,道:“真是好字,述儿所书师从何人?”
“这个不难,述儿这就去书房书写。”姜述躬身行了一礼,退出前厅径去书房。
“每月购十石粮入库,月损耗一成,四个月库粮累计多少?”老账房出了一道难题。
“布购入一钱,出一钱二分,出19匹,利多少钱。”
姜述写好祭文,正好给周氏送来,见姜战坐在厅内,先是上前行礼问安,然后恭恭敬敬将祭文呈给周氏,道:“祭文已经写好,请母亲指点。”
闻听如此异事,周氏不由愕然,道:“授你者何人?授何知识?”
姜述不假思索,道:“正东,约二百里。”
“少主真乃大才。”老账房问到这里,心中再无疑惑,对姜述拱手行礼道。
周氏见姜述用特殊符号计算,用时不长寻出错误之处,有些半信半疑,让婢女请总账房过来。姜家家大业大,总共有五位账房,除了这位总账房,其余四位账房各管一摊,分工明确。
“东北,约三百里。”姜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