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10章 田家大妇(四)

田让见官差不搭话,小声嘱咐心腹数语,让心腹通知孔氏,让孔氏做好准备,其余家丁回田家粮铺等待,今日事情莫与人谈论。心腹应命招呼一声,带着家丁匆匆先行。
丁谓轻松拿到翠花供状,陷害案已经有了突破,便派心腹秘密抓捕田让,没想到阴差阳错,田让等于主动送上门来,倒免了差人诸般借口。
田让心中暗思,到了公堂,只须认错赔些银钱,官府看在田家面上,定不会难为自己。田让自以为得计,谓官差道:“容我叮嘱家丁数句。”
田让被官差带走,却没去县衙,而是到了郡衙贼曹公房。田让暗自纳闷,心道今日所行属于滋事,这般小事该归县衙,如何却来贼曹公房?田让因为做了件恶事,心中有鬼,到了此处感觉不对,不由胡思乱想起来。
正如姜述猜想那般,孔氏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初到田府之时,使出狐媚手段,最得田希宠爱;她言语伶俐,在姜氏面前做小俯低,哄得姜飞叶甚为开心。按理说家庭和和美美,日子锦衣玉食,孔氏是家生子出身,如此应当知足。但是人之欲望永无满足,孔氏因为得宠,又见大妇和气,逐渐生出取而代之的念头。姐夫田让虽不成器,鬼点子却多,两人合在一起,整天琢磨陷害大妇的主意。
姜战一听恍然大悟,点头道:“述儿言之有理,田家内宅陷害姜家女,我等又何必www.hetushu.com为田家犯愁?”
田让寻机偷出一件田垦的贴身衣物,交给孔氏;孔氏密使翠花藏在姜飞叶衣厨内,又故意引得田希察觉;田希不知是计,心中生疑,故而严查此事;翠花得了孔氏嘱咐,严查之时故意露出破绽,供些莫须有的罪名,隐然指证大妇与马垦通奸。
姜阳得理不饶人,冷笑道:“田让,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物?近日扰乱我姜家铺面,致我姜家损失银钱颇多,看在两家情份上,姜家一直忍让至今。你不敢一起去见你家家主,又不敢去官府公事公办,理亏的是你!如今想一走了之,晚了!走,见官去!”
在翠花出首的头天傍晚,田让以收拾厢房为名,约田垦至家中帮忙,收拾完后置酒答谢。田垦不知是计,多饮了些酒,酒醉无力之时,被田让用绳子勒死,尸体扔在田让宅后枯井内。
翠花出身田家佃户,家中赤贫,这才卖女为婢,搜出这宗银钱,来历便不寻常。翠花父母兄长皆是老实农民,被丁谓三言两语一番恐吓,吓得一五一十将银两来历交待出来。供说银两绝非窝赃,而是其女田家婢女翠花,得了主母赏赐,送银回家,为兄长说门亲事。
姜阳见田让不敢见官,手里捏着这个软肋,怎会让田让牵着鼻子走?道:“想得真美!你让我姜家如何就如何?你田让有这个面子?!你既然http://m.hetushu.com撕开脸面,我姜家不与田家争竟,却要与你田让争竟一番。大汉自有律法在,走!见官去!有话你跟官府说!”
田让一看大事不妙,连忙呼道:“姜掌柜,此事到此为至,不必惊动官府。姜家近日损失银钱,由我补上便是。”
马夫田垦生得一幅好身板,相貌堂堂,孔氏水性杨花,对田垦甚有想法,主动勾搭数次。不料田垦对田家忠心耿耿,虽是眼馋,却不想给家主带上绿油油的帽子,反而大义凛然斥责孔氏一番,往后故意躲着孔氏。孔氏因此成恨,要加害田垦,又与田让商议。
田让琢磨半天,想出两全其美的毒计,先让孔氏想法收卖大妇身边之人。姜飞叶身边婢女翠花,生得虽是利索,做事却粗枝大叶,被姜飞叶训斥数次,不思自身过错,反而心生怨恨。孔氏打听到这个消息,遂暗地里结好翠花,又赠其重金,翠花愚钝,不知深浅,见钱眼开,遂被孔氏收买。
丁谓派人寻到田垦尸首,人命案坐实,所谓人命关天,与诬陷案性质不同,此案便真正成了大案。丁谓不敢大意,先将案件悄悄压下,暗与姜战通报案情。姜战请他暂将此案搁置数日,抄录供状副本一份,急寻周氏商议,简要叙述办案过程,商议处置办法。
田让见姜阳并不上当,又不敢随姜阳见官,此时走亦不能,被逼得急了,脸上热汗直和*图*书冒,一时手足无措。姜阳见田让如此模样,更是认定此事是田让自作主张,心中底气更足,道:“田让,你不走也行,我让伙计先去报官,官府自会派人过来。”
郡衙贼曹姓丁名谓字玄语,为青州著名破案高手,与姜战素来交好。丁谓受了姜战托请,在衙门以田家内宅陷害大妇立案,带领亲信心腹介入调查。今日早晨以查盗窃窝赃为名,突击搜查翠花父家,从其父房内搜出十金。
姜飞叶被陷害一案,牵扯田家内宅之事,田让又是田家族人,此案若是公布于众,田家声望定然大跌。正巧姜述前来请安,听说此案经过,又闻两人烦恼,笑道:“此乃田家之事,何须我家费心?只须将口供副本转呈姑父,田家料理不了此事?”
田让内心暗自定计,田希居于城外田庄,只要一行人出了城,便喝散围观人群,命令家丁动手,只须伤了姜阳等人,姜家定然不肯罢休。彼时只需孔氏隔绝消息,就可从中搬弄是非,挑拨两家冲突迅速升级。事态进展到一定程度,即便田希得了消息,彼时两家仇隙已生,即便最终调解成功,目的已是达成。
丁谓问完口供,便知姜战猜测应是实情,以翠花兄长窝赃取证为名,派属官去田家传召翠花。翠花前期见钱眼开,贪图财利,陷害主母,内心不免惴惴不安,闻听衙门传召,便慌了手脚,差人眼前又无法与孔氏通报信和-图-书息,只得随人来到郡衙。到了衙门之后,丁谓并未直接询问陷害大妇一事,以其父兄窝赃案询问。翠花平常深居田家内宅,有何见识?供认银两并非父兄窝赃,而是主家妾室孔氏赏赐。丁谓只是不信,言从未听说主家赏赐如此厚者,翠花急于为父兄脱罪,被丁谓引开话头,实情很快水落石出。
官差不理他人,只带走田让,这下大出姜阳意料之外。姜阳正在暗自纳闷之时,姜乙从人群里挤了过来,附在姜阳耳边说了数句。姜阳当即脸露喜色,不理田让之事,谢了街坊邻居,招呼伙计重新开张。
姜阳说完,嘱咐一名精细伙计,道:“你去县衙,告田让来姜家商铺滋事。”
望着公房内各种刑具,田让便已心慌意乱,猛然一听丁谓此言,已被吓得屎尿齐下,以为杀害田垦事发,唬得不打自照,供出田垦这桩命案。
姜阳领着伙计弃了铺面,径往官衙走去,有好热闹的街坊邻居随之涌向前去。田让不由心中大急,没料到姜家今日行事与昨日迥然不同,非但没有拔刀相向,反而来了这么一出软刀子。若真闹到官衙,此事立即真相大白,田希也会得知此间详情,今日之事非但于出姜家女无益,反而会惹田希疑心内宅之事。田让念到此处,连忙上前拦住,开口招呼道:“姜掌柜且慢,我等退走便是。”
田让此次引人前来寻事,想要引发田姜两家矛盾,但绝对害m•hetushu.com怕田希得到消息。姜阳如此行事,完全脱离田让预先定计,两条道路皆是田让无法面对之路。田让被逼无奈,心生急智,道:“既然如此,我等去见家主便是。”
田垦与大妇奸情本属无中生有,若是抓起田垦,田垦必会抵死不认。所谓捉奸捉双,既无现场,又无供词,单凭婢女之言如何能定大妇之罪?孔氏又担心田垦咬出自己丑事,让田让设法杀害田垦,造成田垦畏罪潜逃的假象。
田让见服软皆已无效,见官已是难免,心中正在盘算到了公堂,如何解释方不致于惊动田希。正在此时,数名差人过来,径直走到田让面前,道:“你是田让?”
田让一愣,心道姜家伙计刚走,官差立时赶到,莫非姜阳早已定计故意设局?正在犹疑之时,官差道:“走吧,随我等去衙门一趟。”
姜阳望了田让一眼,道:“与虎谋皮,我姜阳还未蠢到这般程度!今日之事除了官断,我再不与你言论。”说完,对方才那位伙计道:“速去!倒要看看田让仗了何人之势!”
丁谓认识田让,了解此人刁滑,抓捕之后并未立即审问,而是令心腹手下摆出诸多刑具立威。田让土生土长,平昔行走城中,晓得贼曹只管大案要案,以为自家事发,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丁谓在内闻知其状,身着官衣隆重出场,喝道:“你所犯之事已经证据确凿,顾忌田家面子,不想大刑侍候,你自己交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