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16章 青州笔会(二)

众人虽然感觉有些不合礼仪,但是孔融名望太盛,又居高位,此地虽非其治地,却隐然是众人之首;姜述又为姜家家主,若非年纪尚小,坐在上首也算无碍。
姜述接着说道:“实则并不复杂,起初小子只研究五个笔划。”姜述说完铺纸提笔,写下横竖撇捺勾五笔。“这五个笔划,小子每日都要书写千遍,然后逐一鉴别,将认为写得最好的留为明日范本,次日书写再精益求精,认为有所进步才停笔。后来观看院中翠竹,忽有所感,折竹成划,临募体味心得。一年后,笔划基本成型,诸字皆由笔划构成,笔划既成,此字体也渐成,仅此而已。”
“好。”孔融抚掌道。
众人听到这里,方才恍然大悟,没想到竟会如此简单,诸人并非做不到,只是没想到而已。也有多人听了姜述之言,回去以后依法而为,虽然没有创出新字体,但是书法却提高不少。只有孔融等极少数人,知道创出新字体绝非如此简单,关键并非苦练,在于悟性和审美观。
姜述这才明白孔融失态之故,并非为了诗文,而是为了书法。历来创出新字体者皆是名家大儒,历经千锤百炼,多年积累心得,经过多次改进,方能有所成就。而姜述九岁稚子之身自创字体,这是何等惊世骇俗之举?
姜述已得管承情报,见众人簇拥此人进来,见其气度举止,便猜测应是孔融无疑。孔融是姜述穿越以来见过的最有名气的三国名人,其圆和*图*书脸长须,鼻正口方,儒雅中又带着一身正气。姜述连忙上前见礼道:“小子见过大人。”
共写完的十二个正楷,端庄大方,又不失圆润活泼,让人感到是一队军队,大气而整齐,又不失粗旷的美感。孔融喝彩之后,几乎凑到姜述身边,右手在空中摸拟。当然不是姜述的书法胜过了他,折服他的是姜述所书乃是前所未见的新字体!
“新体字!此为绝佳字体!”孔融喃喃道。
“这位是孙乾字公佑,正是大人辖下之民。”田希在旁介绍道。
正好田希转回来,到孔融下首坐下,听闻孔融之言,接过话头道:“孔北海乃当世大家,述儿速去赋诗一首,请孔大家指点一二。”
姜战正在上首陪着一位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聊天,见姜述无所事事,在人丛中穿梭,招手让他过来,对中年文士道:“文举兄,此在下侄孙,自小却是聪慧,请多予指教。”
孔融水平远非姜战、卞广等可比,好文好字如痴,研究过史上所有成名碑贴,见识过当世无数大家书法,却首次见过这种字体。他很想知道此字体是何人传给姜述,但若有人书法达到如此水平,早已名扬四海,孔融细思当世名士,却未有自创新字体的传闻,心中不由有些疑惑。如孔融这等好文好字者,若风闻有人创出新字体,早已想方设法取样回来临募。自创字体的念头浮上孔融心间,姜家子遍览诸位大家书法,融其精hetushu.com华创新字体,而新字体雍容华贵,这是了不得的大事!姜乩文采独树一帜,孔融引为知己,故友独子姜述,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才华,所创字体竟让孔融生出顶礼膜拜之意!
得到孔融称赞,那文士脸色露出喜色,欠身施了一礼道:“多谢大人称赞。”
汉代书法还没有楷体,最常用的是彖体,当代大儒蔡邑创出飞白体,颇为流行,但是飞白体比起楷体大为不如。自创新字体将是轰动文坛的大事,眼前这位九岁稚子,得到孔融如此推崇,很快就会扬名天下。
孔融少年时是远近有名的神童,三岁能读书,八岁能做文,闻言不由大感兴趣,道:“此间乃青州盛会,何不赋诗一首,让大家点评一二?”
孔融从痴迷中回过神来,察觉方才有些失态,笑道:“小友且坐,我等慢慢聊。”说完不理众人,拉着姜述坐到上首。
“夏眠,夏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诗好字更好。小友之诗可谓佳作,其字可为我师。”孔融读完此诗,又体会一下书法笔意,竟然向姜述行了一礼。
孔融为汉末大家,文学书法皆有极深造诣,围绕新字体询问姜述相关问题,从书法画技逐自扩展到文学历史,姜述逐一回答,所言融合了数千年文化艺术的精华,许多见解独树一帜,令人眼目一新。一席话后,孔融不由抚案长叹,深谓后生可畏。
孔融文名闻达天下,又是孔子嫡系和-图-书后人,虽非孔族家主,在孔家却颇有影响,又居北海太守一职,若得此人赏识,扬名轻而易举。姜述今日寻的便是这个机会,当下不敢怠慢,正容答道:“读完四书五经,已开始赋诗作文。”
古时通讯落后,经常以讹传讹,传言到了千里之外,往往面目全非。姜述此番一鸣惊人,本是可喜可贺之事,姜战高兴之余内心却生忧虑,担心今日之事传开,若被有心人故意引导,惹起皇家猜忌,不仅非福反会引来大祸。姜战想到这里,不由怵然失惊,心思对策补救,想起姜述所作《爱莲说》,不由暗有定计,谓孔融道:“数日前述儿曾作一文,数语甚是精妙,请文举兄指正。”
孔融打量姜述一会,道:“本官与你父相交十余年,彼此相宜,奈何文云兄英年早逝,唉……”孔融说完,长叹一声,面色落寞,感谓一会,颇为关心地问道:“读过何书?”
姜述前世本有书法基础,年轻时还获过书法大奖,穿越之后不知写秃了多少毛笔,用去多少墨岘,如今的字已是甚有功底。如潜藏深渊的巨龙,此时在青州笔会上大放异彩,让孔融这般高人如痴如醉。正合周易乾卦,苦练之时为“潜龙勿用”,如今已是“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九岁稚童没有名师指导,自己练习书法,竟能创出新字体,而且书法功力不俗,诸人自愧不如,对姜述展现的才华倍感新奇。
孔融才华横溢,为人非常清傲,很少能http://www.hetushu•com见其如此失仪喝彩。众人皆不知孔融何意,心中都是奇怪,一位少年如何能让孔大家如此?众人纷纷涌上前去看,待大家看清少年所书,心里明白孔融叫好的缘故了。
孔融言语间十分客气,又发出邀请,看来对孙乾评价很高。孔融打住话头,环视诸位学子,正欲再说几句,目光却突然被吸引,怔然望向左前方。大家随孔融目光看去,却是一个少年正在案几前聚精会神书写。孔融忽然面色凝重,顾不得众人,举步来到姜述身后,细细端详一会,情不自禁喝了一声彩。
姜述写得是颜体,此世的基本功加上上世阅历,姜述之字根本不象孩童稚嫩的字体,而像阅经沧桑的饱学士子,力透纸背,笔意雄浑厚重。
姜述转首环视众人,众人皆竖着耳朵听他说话,唯姜战微露不安之意。姜述踌躇片刻,理了一下思路,道:“小子自四岁开始启蒙,对名家碑帖最是爱好,往常无事之时最是喜欢练字。感觉如此写字才有美感,并无新创字体之意。”
此时大家大都作文已毕,将文稿次第献上,请孔融等人点评。其中一位文士写了一首诗,孔融接过来,其诗为:“高殿郁崇,广厦凄冷。微风起闼,落日照庭。踟躇屋下,啸歌倚楹。君行殊返,我饰为容。炉薰不用,镜匣尘生。绮罗失色,金翠无精。嘉肴忘御,旨酒常停。顾瞻空寂,唯闻燕声。忧思相属,中心宿醒。”
孙乾为大儒郑玄弟子,平昔随于郑玄左右,和*图*书极少归乡,虽是北海人,与孔融并不相识。孔融见孙乾仪表堂堂,举止得体,亦无年少成名之傲气,立起身来,握住孙乾的手,道:“原来是郑大家之徒,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回北海时,请到我府上述话。”
入会者皆是青州有名学子,见孔融喝彩之后失魂落魄,一同挤上去看个究竟,待看清姜述所书字体,顿时知晓原因所在,其中十余位好字如命的名士,如同孔融表情相似,双眼死死定在姜述正在书写的蔡侯纸上,右手不停挥动临摹。
姜述反应过来,上前施礼道:“小子无才无德,太守高看一眼,便已受宠若惊。太守如此举止,让小子无地自容。”
又对姜述介绍道:“此当代名儒北海太守孔大家,与姜家也是姻亲,赶紧上前拜见。”
姜述写了一首很简单的诗,他自然不会费心现场作文,又是抄袭古人的大作《春眠》,不过因季节不同改为《夏眠》。早在孔融喝彩之时,他便要停笔见礼,但孔融摆手示意,让他专心作诗。姜述明知众人围在身后,索性不去理会,专心致志书写。别人也打扰不了姜述的思路,因此他作诗与别人完全不同,别人需要绞尽脑汁思考,逐句逐字琢磨,姜述名义上是作诗,实质是成竹在胸,与练习书法无异。
姜述虽想引起孔融注意,但未想过孔融会这般举止,不免有些不知所措,幸得姜战在侧拦住孔融,道:“这万万使不得。”。
孔融心境平复下来,和声问道:“小友字体如何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