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21章 流言之祸(一)

汉末社会矛盾重重,世家大族不加节制进行土地兼并,大部分土地掌控在世家大族手中,交纳田赋的主体自耕农数量越来越少,朝廷税源减少,导致财政异常紧张。想要解决财政紧张的问题,又没有将刀举向世家大族的魄力,只能靠加赋增税。自耕农负担益重,最终破产将土地卖给大户,自身成为佃户,如此又减少了税源,这便形成了恶性循环。
孔融走后,郑玄随即告辞离去,离开时索要了十余幅字。孔融走后不久,众人也随即散去,姜述、姜战、周氏陪着田希在客厅说话。
来自后世的姜述最能理解封建王族的自私,对于可能威胁其统治的人,除了宋朝,无一不是采取“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信条。得到姜战提醒以后,姜述心底里冒出一股凉气,心道这个社会可非后世言论自由之时,本想为了保命而出名,可万万不能因为出名而丧了小命,因此静下心来思考应对之策。
“前些日子朕也听说过,此子方是少年,便有如此大才,异日说不定是朝廷柱石。只是此子年纪尚轻,入朝为官太小了些。”灵帝听得赵忠话中之意,似有为此子求官之意,淡然说道。
朝中重臣多是世家大族出身,代表世家大族的利益,把持朝堂主要职务,对世家大族有利的旨意畅通无阻,稍微涉及到世家大族利益的措施,这些朝臣则会悄悄串通,暗中www.hetushu•com联合抵制。灵帝即位之前曾经就藩,比及一般皇家子弟,算是了解民间疾苦,知道朝堂弊端日重,曾想有所作为,然而数次动作,均被朝臣牵制,最终无功而终。
灵帝慢慢坐了下来,沉下心来一想便觉不对,心思姜家为青州大户,自然知晓皇家忌讳,怎会弄出如此灭族大祸?盯着赵忠,忽然问道:“此子可有仇家?”
姜战的顾忌也让姜述大吃一惊,不由懊恼周氏常常将自己在外人面前显摆。哪家父母不喜欢自家儿女优秀?这实在是人之常情,要怪只能怪姜述比同龄儿童优秀太多,相差太大,不是妖孽之才吗?所谓祸福相依,好事好过了头就变成大大的坏事了。
此时周氏见天色已晚,刚要吩咐下人安排晚宴,田家下人匆匆来报,说四叔田楷回家探亲。田希四叔田楷现在京任职,品级虽然不高,实权却是不小。田希虽然身为家主,但是不敢怠慢,匆匆告辞回去。
姜述最终选择了疏与备相结合的办法。如何让孔融、郑玄相信自己所编的故事并宣扬出去,对于姜述来讲难度不大,何况姜述手中还有一张关键的底牌,可以一举将世族大家拉进他的阵营。
“有人传言此子曾经自号涂高。”赵忠接着说了一句。
儒学统治中国文化的时间十分长久,自汉武帝时期到清末一直占据主导地位,http://m•hetushu•com儒学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被皇权利用得淋漓尽致,儒生们为了获得当权者青睐,一次次将儒家文化曲解,潜移默化到中国人的骨子里。
灵帝几番努力,最终弄得一塌糊涂,知晓若想改变现状,依靠朝臣定然不能成功,不得不改变策略,加重宦官权势,逐步分化朝臣权力。灵帝运作数年,以党争之名罢了不少重臣,借机将不少权力划归内府,又安插不少亲信入朝,士人集团势力削弱到了极致,灵帝这才在朝中取得真正的话语权。
孔融大笑一声,道:“好,有志不在年高,今日听道,心意已足,本官告辞。”
“听说此子出生之际,天有异变,满院红光。”赵忠不急不慢说道。
孔融、郑玄影响力巨大,两人对姜述又是不吝赞誉,青州神童的美名迅速传播出去。姜述新创的楷书,随着孔融、郑玄的褒扬,一时间成了最为时尚的字体,尤其是年轻人,十有八九开始练习楷书。
历观各朝各代,所谓明君都会指示手下儒生发动文化革命,将儒学进行曲解,根据形势变化打着儒学幌子吐故纳新,将统治者的特权一次次神话,装扮成皇权顺应天道的假像。
“老奴也是听了别人传言,不敢说此事是真是假。”赵忠了解灵帝性情,见他动怒,小心答道。
洛阳身处中原腹地,自古物阜民丰,商贾云集,历来都是川陕和江和*图*书南等地货物的集散之地。南大街直往内便是灰砖黄瓦的大汉皇宫,占地面积极大,院阔庭深。皇宫内殿里,汉灵帝刘弘刚刚荒唐完毕,听闻赵忠有事禀报,打发四位还未及穿戴整齐的宫女出去,传赵忠入内。赵忠一边服侍灵帝整理衣物,一边慢声细语说道:“这些日子传闻青州出了位天才神童,文名十分不俗,听说孔北海还要拜他为师。”
家有一老,胜似三宝。姜战年纪在族中不能算老,但其出仕多年,见多识广,猛然触起此事,不由汗流浃背。姜战出仕多年,知道若是有心人在后面添枝加叶,将姜述神话得越厉害,灭族的危险系数将会越高。从某种意义上讲,姜家已到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青州当地士子深慕其名,上门讨教者络绎不绝,让姜述烦不胜烦,最终想出一个办法,在门前立了一个石碑,碑文大意是:“因为得到孔融、郑玄两位先生赞誉,而略有薄名。来访者皆诸郡名士,相互交流为小子荣幸。本是少年,学问不足,正是埋头苦读之时。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若天天迎来送往,学业将会因此耽误,从今日起小子要闭门读书,不能接待诸位,请诸位见谅。”
赵忠见灵帝眼神犀利,似能看出他的心意,猛一激灵,连忙答道:“奴才也不知,要不老奴派人打探一下?”
灵帝脸色大变,霍然站起身来,盯着赵忠大声问道:“此话当和图书真?”
“天生大才,必有异相,此子日后前程不小。”灵帝笑道。
在这个神权维上的年代,皇帝愚民不是自谓天之子吗?中国民众思想从何时开始解放?在八国联国的武力下新式教育被迫在国内生根发芽,而随着教育体制改革,西方文化的入侵让中国知识分子开始思索,最终对抗,最终部分有职权的知识分子认识到皇权授于天的可笑性,在外国势力的帮助下将清政府赶下台去,民识渐开的民众再也不承认皇帝,从而中国开始了民主制度。当然民主制度需要一个过程,封建王朝的神权思想统治时间太久,渗透到每一个社会角落,改变这一思想需要漫长的时间,也需要出现许多颠覆百姓思想的大事件,催动民众意识转变。
在这个背景下,新版《三字经》迅速出炉,每个世家大族人口众多,每家优秀人物都有让人称道的故事,因此《三字经》刻意加大了相关内容,例于“融四岁,能让梨。”讲得便是孔融四岁让梨的故事,这样一来,既报了孔融知遇之恩,又将孔家拖了进来。再如“荀八子,皆通达。”便将荀家拉拢过来。姜述绞尽脑汁,将大汉几乎所有有影响力的世族大家牵扯到新版《三字经》之中,又在其中核心位置,加入“皇之位,乃天赐。”之类抬高皇家地位的话语。
姜述是田希妻侄,又得了姜战口信,田希已将姜述当成自家女婿,见姜述近日大放异http://www.hetushu.com彩,小小年纪便已得到孔融与郑玄两位大家看重,日后前程不可限量。田希心中生出计较,先为姜飞叶一事郑重向姜家道歉,又语重深长地教导姜述几句。
数月时间过去,姜述已经真正融入这个时代。姜述天授神识的传言,即便是知情人姜战、周氏等小心谨慎,也免不了在族人中开始流传。流言使姜述在族人和下人眼中地位暴涨,也让姜家人心开始凝聚起来,在各地开枝散叶的旁系纷纷派人回籍,借祭祖之名向主支靠拢。却不知一场弥天大祸正在酝酿之中,若不小心应对,随时会将姜家连根拔起。
解决方法只有三种,一是堵,即封口,强令知情人闭口,知晓内情之人不多,但是听过传言之人却太多,强行让人闭口不现实。二是备,提前准备,未雨绸缪,加大实力,免得事到临头手足无措,毫无抵抗之力。三是疏,即对外宣扬有利的信息,自己编造故事总比别人编造故事要好。编故事对于姜述来讲是小菜一碟,又得郑玄、孔融两位影响力巨大的大儒青睐,让两位学术巨匠去讲故事,会影响许多文人士子,这些文人士子在关键时刻虽然不能阻止皇家所为,至少能影响皇家如何决断。
来访者皆是士人,见到石碑,明白姜述的苦衷,不好意思进门打扰。众人大多是来学习新字体,现在无须进门,只须临募碑上所书即可。因此,探访者大多只在石碑前留恋,甚少有上门打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