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22章 流言之祸(二)

孔融笑道:“当初郑玄先生也在,此稿是其弟子孙乾整理。”
众人见状,索来稿件传阅。正在此时,下人送来一张名刺,孔融打开一看,不由大喜,笑道:“刚才尚在议论姜家子,如今却到了门前。”
辛评叹道:“原本以为少年或有聪慧者,却不料竟有这般天才,小小年纪见识如此老辣独到,让人叹服。”
说完竟然亲去府门迎接。众人听说传言中的姜家子到了,皆心生好奇,随在孔融身后,都想先睹为快。来到府门口,只见府门前立着十余人,为首一位十岁上下的少年,穿着考究,面目俊俏,风度不凡。十余位彪悍护卫牵马排在身后,甚是整齐,一见便知是大家子弟。
众人见孔融评价如此,甚是好奇,不由开口索书拜读。孔融本欲将此书推达天下,笑道:“本书只有两本,不若让姜家小友诵读一遍。”
辛评阅完,抚手问道:“果然是好才情。此言为何人所录?”
孔融阅至“融四岁,能让梨”此句,不由笑道:“此书字字珠矶,只是将本官少年丑事写入其中,却有些不伦不类。”此书一出,必为后世童子启蒙之书,孔融能名列其中,为名传千古之美事,嘴上如此说话,欢喜之色却已洋溢脸上。
孔融道:“此次前来,莫非又有大作问世?”
姜述虽然存了收买世族大家的念头,却料不到此书会让文人们如此重视,心中暗自对古人名节之重另行估量。
世族大和_图_书家在朝廷根深蒂固,同气连枝,相互联姻,势力大得让人难以想像。党争明面上是内侍取得胜利,实则背后的指挥官灵帝受益最大,这次利益集团之间的争斗,因为士人集团失败,史书上便称其为“祸”。灵帝刚登基时,是以一己之力对抗世家大族万万之众,扶持内侍逐步夺取上层权力的人,又岂是心思简单之辈?史书记载,灵帝死前,统治阶级上层三大力量,一是以何进为首的国戚,把持军权;二是以袁家为首的士人集团,把持部分朝政;三是十常侍为代表的内侍,把持宫中禁卫、内府和部分朝政;三派实力相当,朝堂势力分布比较均衡。应该说灵帝并非没有心机,而是一位很有能力的君主,只是大汉弊端已重,朝堂权力平衡仅能维持现状,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后问题越来越严重,黄巾之乱将大汉的社会矛盾彻底引爆,一举压垮了摇摇欲坠的大汉帝国。
姜述笑道:“大人如此美德,当得儿童启蒙的最佳案例之一。大人且看下去,后面还附有讲义。”
姜述笑道:“先生勿要多礼,小子所知各家贤士事迹不多,因此还须补充。辛家历代贤人众多,定然能够入选,只是小子孤陋寡闻,不知辛家贤人故事,因此不敢胡乱书写。”
历史上何进实在是个最大的笑话,灵帝扶持他用来对抗世家大族,在最后关头却被世家大族利用,因为皇储一事与内侍和图书势力互殴,最终两败俱伤。而另一派系世家大族的代表文官势力,也未得到什么便宜,因为没有兵权,让奉何进之命带兵进京的寒门武将董卓,用蛮横的武力将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应当说,灵帝驾崩前朝堂相互制衡的三大势力,在其驾崩以后因为内斗损耗太大,都败得一塌糊涂。
孔融笑着上前,拉着姜述,环视众人,笑道:“此便是本官小友姜述,此子大才,可为本官之师。”
姜述道:“小子不敢,因为《三字经》成书,特来请太守指教。”说完,姜述将一个包裹交给孔融。
灵帝心思转动,明白赵忠提起青州神童,并非为其讨要好处,而是想族灭其家。灵帝问道赵忠青州神童有何仇人,赵忠早就有所准备,不去回答此事是真是假,只是建议灵帝允许他派人打听。其间对答,虽是廖廖数语,却是各自动了不少心思,姜述的小命在两人交谈之时摇摇摆摆,倘若灵帝一个不慎,被赵忠糊弄过去,轻易发话诛族,姜述在这个世上,落荒而逃就成了唯一宿命。
众人纷纷附合,不吝赞美之语。
十常待本是阉人,身份低贱,本身又无后代,不会对皇家产生真正的威胁,又唯皇帝之命行事,应该说是皇帝的代言人。十常侍之所以权势滔天,是因为灵帝政治斗争不断取得胜利,因而分出不少权力移到内宫。灵帝视张让、赵忠等常侍为臂助,实是无奈之举,若非被士人http://www.hetushu.com集团逼得无路可走,又怎会出现如此怪现象?
所谓帝心难测,灵帝想通其中蹊跷,当然不会沿着赵忠思路行事,吩咐道:“宣中旨,召青州姜家子入宫见驾。”
姜述答道:“多谢大人挂念,代家堂问大人安。”
姜述解释道:“此书全文应是一千零八十字,因小子家中藏书不全,因此缺少事迹,故而其间留有三十行,计一百八十字容后面补上。小子近期将去拜访相关世家,选其警醒世人之事例,斟酌以后丰富其中。”
孔融府上此时高朋满座,二十余位骚客文人汇聚一堂,正在高谈阔论。河北名士辛评此次受邀来北海小住,昨晚刚到,孔融今日辞了公务在家陪同。辛评闻听孔融讲述姜述论道一事,口中不言,眼中却露出不信之意,孔融也不多言,让书童取来文稿,让辛评过目。
孔融点头称是,让下人准备笔墨,安排门客诵读,又安排人手日夜抄录,以备亲朋好友索要之需。安排完毕,已是过了饭时,众人此时怎还顾得上饮宴?孔融环视客厅,不由摇头苦笑,招呼姜述到书房叙话。
赵忠知晓此事再不能多言,躬身下去准备中旨。赵忠出殿以后,灵帝冷笑一声,让人传召张让过来,安排他几件事务,又仔细叮嘱一番。
辛评心中稍安,道:“小友稍候,老夫立即去书写辛家贤人事迹,请小友将辛家列入书中,辛家上下定会深感大德。”
孔融仔细读完和-图-书,道:“果然是好书,此天下蒙童之最佳选择。为何其中空有数十行?”
姜述接过《三字经》,当厅朗读起来。《三字经》本为其所撰,近日费了不少脑筋,编得朗朗上口,加上尚未变声,更让人感觉此确为蒙童的绝佳教材。
姜述道:“小子拙见,谢诸位不吝指教之恩德。”
姜述见孔融亲自来迎,连忙上前施礼:“小子见过大人,大人如此厚待,却让小子受宠若惊。”
读到一半,下面开始骚动起来。荀季乃荀家子弟,闻听方才孔融所言,知道此书必会成为朝廷钦定的启蒙书籍,荀家八子列名其中,此为名传千古之举,未等姜述念完,便上前求得另一本经书,当厅抄录起来。
辛评在侧,未听见有辛家人列名其上,不由眉头锁愁,在旁闷闷不乐。孔融在侧观察,自是明悉其意,走近小声道:“此书尚未定稿,辛家历代多出贤人,兄将家人事迹整理出来,让姜家子知晓,未来定稿之时,定有辛氏一席之地。”
古代文人最重名节,姜述所改又是刻意而为,在座诸位都是名士,或是其祖上、或是其叔伯、或是其师友列名书中,一时间除了数人无关联之外,其余众人纷纷上前,争先恐后要求抄录。
众人为了抄书,厅内纷纷乱乱,姜述悄悄对孔融道:“众人各不相让,恐伤和气,何不使人朗读,众人抄录便是。”
孔融笑道:“方才与众人谈起小友论道,众人皆受益匪浅。”
幸亏灵帝hetushu.com刚刚激情过后,心底清明,明白涂高一说九成九是假。灵帝罕见得费心琢磨一会,便将赵忠的心思瞅得明明白白,若让赵忠派人调查,最终结果不言而喻,不出意外必会按照赵忠意愿禀报上来。
姜述连忙谦道:“小子多谢太守大人抬爱,实则才学与大人相比,无地自容也。”
孔融将姜述接进门来,向诸人依次引见,众人落座,孔融问道:“与小友相别数月,小友又长高一些,家堂康健否。”
孔融点头道:“此书必为天下人造福,本官即刻上书,明日使人送去朝廷,让朝廷下诏,将此书抄录传达天下郡县,以为天下启蒙教材。”孔融此语,实含私心,其名列于经书之上,自然想让此书得到朝廷诏书而为天下学童启蒙教材,孔融则成了圣人之后孔家又一个千古流芳的人物。
从历史记载认真分析后还原真相,才能得出灵帝并非庸人的判断。赵忠为灵帝重用,倚之与朝臣对抗,又岂是易与之辈?赵忠了解灵帝性格,提及这件事情之时,不断观察灵帝神色,却不敢轻下断语。
辛评闻言,顾不得面子,疾趋到姜述身边,施礼道:“听闻此书尚未定稿,未知我辛家能否名列其上?”
史书记载灵帝是昏君、十常侍为大奸大恶之徒的结论,实则与事实不符。究其缘由是有史以来,文人一直把持治史,骨子里自然而然为文臣说话,将灵帝与宦官写成导致汉朝灭亡的罪魁祸首,而深层次的原因却很少有人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