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24章 流言之祸(四)

姜战对待姜述如同亲子一般,知道其中厉害,姜述此次进京生死未卜,免不了为他担心,道:“若是有异,述儿如何脱身?”
姜述笑道:“前期铺垫工作已经尽了全力,若是皇家还不放过,述儿自有活路逃命,不过十年之内我们只能流落海外了。”
姜述笑道:“左黄门说什么话,小子看左黄门久后必会飞黄腾达,若不是草民与左黄门贵贱相异,真想好好结交一场。”
门房答道:“此少年上门求见主人,言语甚是狂妄,因此争吵数句。”
姜述答道:“神童之名愧不敢当,正是小子。”
实则若是灵帝要杀姜述,姜述在洛阳人生地不熟,怎会有什么活命手段?不过因为姜述自穿越以来,对姜家感情渐深,不想让姜战为他担心,故而托言安慰姜战。
两人互相礼毕站起,左丰忽道:“我等在外人面前,千万不能兄弟相称,弟不知那帮读书人的厉害,连陛下都要对他们礼让三分,若让他们知道我们要好,弟的仕途就完了。”
姜述笑道:“儿行千里母担忧,还在那里忙活。”
姜述京城之行福祸难测,正愁没有机会与左丰交心,借话赶话,急忙上前行礼,道:“左兄受弟一拜。”
姜述认为史实所载许邵相曹操,谓其“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其实是通过曹操事迹综合出来的定论。亲朋好友皆知曹操好读书,自非腹中空空之辈。其性情狡诈,从其诈为hetushu.com中风使其父疑其叔这个典故便可以推断出来。整日游手好闲,却甚少惹出祸事,可以断言其心里有数,即有度。又好游,因此明白百姓疾苦。上任后处事干练,能断事。综合以上曹操的信息,得出能吏这个结果便不意外,曹操性情狡诈,即便是位能吏,在寻常文士看来名声也不会太好,因此得出奸雄这个结论。姜述判断许邵相人其实是综合其人的背景事迹,判断其个性特点,从而得出此人能否成器的结论。
左丰此时感动得差点掉下泪来,眼前这位小公子为大族嫡子,不仅名声响亮,还得当今皇上看重,没想到有这般心意,不由说道:“既蒙不弃,日后为兄便认你为弟。”
姜述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心中暗喜,表面却说:“我等真心结交,何惧他人说三道四,不入仕途正好如闲云野鹤,逍遥自在。”
左丰能够说出此言,说明此人并非史书记载那般奸恶,姜述不由对他另眼相看,心里转个心思,笑道:“斗胆称一句左兄,金钱声名皆身外之物,小子与左兄结交,乃是互相投缘,何惧名声受损?”
不提姜家暗自布置,只说姜述一行风尘仆仆,因为路上有郡县官府照顾,顺利来到洛阳。左丰将姜述安排在驿馆住下,叮嘱驿吏几句,率领从人先回宫中交差。
姜战近期与姜述接触频繁,知道侄孙思路清晰,处事干练,心hetushu.com事放下大半,道:“述儿毕竟年幼,还得小心为上,多带家丁为好。”
蔡邑、杨彪见许邵言语中似有自得之意,心道来者恐非常人,又听许邵道:“打开中门,老夫亲去迎接。”
姜述点头道:“叔祖尽管放心,侄孙自会安排得力人手跟随。”
左丰不由黯然道:“咱家十分羡慕公子有人牵挂,哪像我等这般?即使死了也无人关怀。”
姜述岂能不知其意?然而打点门房这种传言传出,于清名却是有污,因此并不上前打点,也是大刺刺地说道:“你知本公子为何人?即便你家主人闻本公子到此,恐怕也会出门来迎,你等贱奴之辈,竟敢怠慢如此!”
许颜定睛一看,一位少年淡然立在阶下,衣着华贵,长相俊雅,神情自若,知是大户人家出身,心里生出计较,瞪了门房一眼,上前拱手道:“未知公子所来何事?”
次日探知许邵在府,姜述与驿吏交待一下,备了拜帖前往许府。许邵并非长居洛阳,其相术闻名天下,自有一些非常手段,许邵并非专业相士,本身也是一位文人,性喜游山玩水,每到一地,便会仔细探听当地详情,当然本地名士的爱好、特点、事迹等,是必须了解的重点。实则细想起来,许邵相人之术准确,除了掌握秘法之外,了解大量外部信息亦是关键。
许颜曾为许邵书童,常年跟随左右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见名刺正面写hetushu.com的拜帖两字用得是新字体,忽然触起一人,道:“莫非公子是创出新字体的青州神童?”
姜述见左丰认真,不免也有些感动,道:“想不到朝堂之上竟然如此黑暗,让弟好生失望,既然兄执意如此,弟遵从就是。”说完寻出一件微雕,递给左丰道:“前些日子弟亲手做的小玩意儿,权当给兄的见面礼。”
许颜不敢怠慢,连忙道一声歉,狠狠瞪了门房一眼,急忙进府禀告许邵。许邵正在府上陪同两位好友品茶闲聊,这两位好友也非常人,一为蔡邑,为天下著名文士;一为杨彪,是著名大族弘农杨家家主。三人谈兴正浓,管家进门送上拜帖,许邵接过一看,笑道:“想不到这位风云人物竟来我处。”
彼时马车没有减震,只是车内被褥略厚一些,姜述一路坐着马车,若非有些武功底子,这番颠簸劳顿就得让他歇息数日。既然已经来到京城,姜述索性放下心事,洗涮完毕刚要歇息,忽然想起一事,唤来精明伶俐的家生子姜信,悄悄叮嘱一会,让他秘密打探许邵的情况。
这一耽误,拖了不少时间,姜述担心左丰生疑,急速回到书房,见左丰尚在研究新字体,这才放下心来。左丰听到声响,回身见是姜述,道:“公子准备好了?”
许邵乃著名人物,所主持的月旦榜天下闻名,其相人之术当今无人能出其右。姜信本认为差事并不轻松,未想到许邵是洛阳名人,城中多www.hetushu•com有知晓此人消息者,很快就将底细了解个大概。姜述得到消息,静心思索一会,生出一番心思。
果然如姜述所料,院中很快出来一位年长家人,门房见到此人,执礼甚恭,此人正是许府管家许颜。许颜问道:“何事吵闹?”
左丰连忙拉他起来,叹道:“自此兄在世上终是有了牵挂,弟若用着为兄时,兄必会竭尽全力。”
姜述敢对许府门房如此自有道理,因为《三字经》之故,即使朝上三公对他亦不敢怠慢,姜述探明许邵也是士族子弟,自是有恃无恐。再则这番怒斥,院中定然听闻,许府主事之人也会得知,自会传到许邵耳中,故而并不怕门房刁难。
姜述出了房门,唤人火速招呼姜战,道:“六叔祖,此次进京福祸难料,若非毫发无伤,便是族灭之局。述儿起程以后,请叔爷安排人员去东莱海边安排,再火速购置几艘大船,以备不测。倘若事有不谐,述儿会令人立即快马奔回送信,到时须要弃了家产,先在大海上寻找一处海岛避祸。另外通知一下本族近支为官者,若闻京中有异,火速弃官逃命。还要好生找个借口,通知亲近之人,以免到时手忙脚乱。母亲那边无须通知,她若知道此事,关怀之余怕会露出破绽,反而不好,若有异变,设法让她即刻动身就是。”
左丰正色道:“兄知弟心诚,此事还须听我之言,弟才华横溢,必为国家栋梁,万万不能因小失大。”
和-图-书丰毕竟也是少年,怎会料到姜述虽是同龄,却有成年人的心机?闻言心中感动,忽然触起一事,长叹一声,道:“能得公子看重,已是我等无根之人的福分。咱们结交可不能让他人得知,否则公子声名必会毁于一旦。”
姜述又命人喊来姜丁,细细叮嘱一下,让他挑选十余机灵家丁一同赴京。再喊来姜乙,令他带着另一拨人暗自跟随,将一路行程注意事项交待清楚。
左丰接过手来,见是一个山鸡蛋大小的柚木根雕,拿到阳光底下仔细一看,上面借着树纹雕刻一幅高山流水图,上面写着一行小字:“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做工异常精致,想是费了无数精力。
姜述来到许府门前,让姜信递上名刺。许家门房见来人为一少年,所坐马车又无名门门徽,因此不以为意,故意不接名刺,大刺刺地说道:“我家主人事务繁忙,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言下之意,其实是想索要一点好处。
蔡邑好文学,精书法,门生无数,虽是迂腐,眼光却是不低,知道许邵一向心高气傲,名望又重,很少有看重之人,见许邵如此郑重,要打开中门迎客,不由十分好奇,问道:“何人来访?”
姜述还了一礼,道:“青州姜述前来拜见许公。”说完,双手捧上名刺。
左丰将微雕和帛书小心揣在怀里,从腰间扯下一件玉佩,递给姜述道:“受弟如此大礼,兄无以为报,此物乃皇太后所赐,回赠述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