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29章 恶有恶报(下)

左丰当值,担心误事,先行告辞回去。姜述想起以后经常入宫,住在驿馆甚是不便,让姜信去皇宫附近打听,欲在洛阳购置住所。又让姜丁出去准备礼物,前去拜访袁愧、蔡邑、杨彪等大佬。
田却自从碰上奸事,见到孔氏便觉恶心,借口宫中有事不愿回去。如此更得了田让、孔氏心思,田让几乎每夜都要串门,渐渐弄得下人无人不知。
姜述对左丰也未隐瞒,仔细讲述此事经过。左丰不由拍手称快,道:“此次差点大祸临头,为兄却未曾察觉,深感自愧。幸亏因祸得福,小人死于非命,真是大快人心。”
田却虽是无根之人,内心还是希望有人心疼,见张让、赵忠等人皆娶有妻妾,也生出娶妻之意,怎奈寻常人家谁愿意将女儿往火炕里推?一时之间并无合适之人,闻听嫂子说起此事,心道孔氏虽是已嫁之身,但是生得美貌,娶进门来足以撑住场面。田却生了此心,不好与嫂子谈论此事,晚上请田让过来商议。
田却摇头道:“今日出宫购物之时,听得百姓传言,并无实证。”
赵忠本想寻人替罪,看完口供,见寻了一对替死鬼,心中十分满意,见案中波及田垦一案,指点梁加数句,让梁加抹去这段口供,以利于迅速定案。
田却道:“此事没有明证,圣上听了若是不当回事,当成谈资便是。若是郑重其事,必会派人严查www.hetushu.com,真假可以立辩。”
姜述欲待开口拒绝,外面忽然涌入一群官员,驿丁急忙阻拦,却那里拦得住?姜述见状,知道今日拒见已不可行,旋而出门相迎。
田却听出是田让声音,脚步一僵,心思半晌,再无勇气推门进去。此时室内声音渐起,田却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心思自己无用之人,兄长又是嫡亲血脉,捉奸又能如何?当下悄然退出,满腹心事出门。
众人刚刚坐定,捕头钱坤赶了回来,附在梁加耳边小声说了数句。梁加点点头,让左右先退下去,谓赵忠道:“侯爷,方才钱捕头带人去田却家中,询问最近有无异常情况,探听其兄田让与田却之妻孔氏有私,或是因奸致命案。”
孔氏大喜,晚上与田却共寝之时,问起加害姜家之事,田却只是推托,孔氏道:“姜家子曾名涂高,后必为谋逆,此事若是查实,也是大功一件。”
赵忠哼了一声,道:“可是想让某在圣上眼前说上几句?”
田却因是宦官,娶妻不好大肆张罗,只是摆了两桌酒,请左邻右舍过来一趟,算是将孔氏娶进家门。孔氏风骚入骨,又会床上手段,虽不能与田却真的办事,但将田却弄得神魂颠倒,对她言听计从。有了正妻身份,又有田让可以偷吃,孔氏感觉日子还算舒坦。
田却一听正是孔氏声音,刚要推门www.hetushu.com捉奸,只听奸夫道:“弟弟也不容易,以前也就罢了,如今这般确实对他不住。”
梁加录完众人口供,再审田让、孔氏,两人对奸情直认不讳,却抵死不认杀死田却之事。梁加担心宫中催逼,令人大刑伺候。田让软包一个,刚刚上刑,便口称招供,将所犯诸事一五一十招来,即便杀害田垦之事也供了出来。梁加一听是杀人惯犯,更是认定田让是此案凶手,因此严刑逼供,将此案弄成铁案。梁加录完口供,将田让、孔氏打入大牢,发还田让妻及田让下人回籍,怀揣口供去寻赵忠。
田却虽是宦官,心思却不是很坏,道:“田家与姜家世代姻亲,姜家子若能飞黄腾达,田家脸上也有光,怎能算计姜家?”
田却与姜家又无深仇大恨,定是不依,孔氏使出万般手段,最后田却举手投降,道:“我想个法子,递到皇上耳中,其余之事再也无法帮忙。”
姐妹两人居于一室,田让胆子又大,经常半宿偷摸过去,很快让姐姐发现。姐姐碍于脸面,不愿张扬,心中又不满,欲寻户人家将妹妹嫁出去。但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就悄然与田却商量此事。
孔氏不依,拿出妇人手段,逼着田却想法。田却不想沾得此事,又被逼得紧,因此口中应了,实是敷衍了事。孔氏等了数日,见田却没有动静,与田让欢好之时,让田让和-图-书给想个主意。田让眼睛一转,生出一条毒计,道:“寻常事怕是难不倒姜家,传闻姜述曾得神授,若是传到宫人耳中,定惹圣上忌惮,再流传此人曾名涂高,姜家势力再大,也有灭族之祸。”
赵忠冷哼一声,道:“田却是宫中人,此事要尽快给某结果。若是拖延时间,让圣上知晓,你头上这顶官帽未必能够保住。”
入夜,一名小宦官来寻田却,说赵忠外府有请,田却不敢怠慢,跟随此人出宫。路过一处胡同之时,黑暗中忽然闪出数人,从后面掩住田却口鼻,直接拖入胡同。待众人散去,巷内只留下一具尸首。
赵忠瞟了田却一眼,慢悠悠地问道:“此事可有实证?”
田让、孔氏因犯杀人重罪,判处秋后斩刑。田让妻子四处寻人托情,无奈此事已成铁案,又有赵忠在后,岂能让人翻案?后来,田让、孔氏秋后被斩,田让妻孔氏回了原籍,后改嫁到鲁国汶阳县一户人家。
次日,田却去寻赵忠,说些宫中事务,事了之后忽道:“外面皆传青州姜家子得神授,曾以涂高为号,后来避祸改了,侯爷可有耳闻?”
田却拜别赵忠出来,见手头诸事皆完,于是提前回家。回到家中进了正房,仆人丫环一个不见,田却心中甚觉怪异,便往内室走去。将到内室之时,听到里面传出声音,道:“下人都被打发走了,死鬼快上来,这几天憋死我了。http://www.hetushu.com
姜述到洛阳时间不少,消息不畅,不知田却遇害消息。此日一早,左丰来到驿馆,与姜述闲聊几句,道:“侯爷让我过来问安,捎言说:前日所应之事,已经办妥。”
此日一早,田却尸首被人发现,验身发现是宫中宦官,县衙不敢自专,迅速报入宫内。正好是赵忠值早班,闻讯带着数位宦官前去查看,洛阳县令梁加也匆匆赶来,两波人马会合,众人抬了尸首,同往县衙商议。
梁加是宫中大宦官段珪外甥,系宦官一党,能力一般,因为急于结案,让人将田却府中众人皆拘到县衙。田却府中下人皆知田让夫妻势穷来投,田让却与孔氏有私,正是忘恩负义,未等刑讯相加,就将两人丑事抖搂干净。田让死了弟弟,正在悲伤,如今私情曝光,更是羞愧难当。
孔氏恨声道:“就是想让姜家灭族,又不需要你出首,只要你在宫中放出风声,让圣上知晓便可。”
田让知道妻子有意将孔氏嫁走,心里委实舍不得,但又无法阻拦,正在忧愁之时,忽闻弟弟有娶孔氏之意,心中暗喜。如此既可封住妻子之口,又不耽误两人好事,田却话音刚落,田让便替孔氏答应下来。田让回去说与妻子,田妻初时很不乐意,架不住田让在旁劝说,又是寄人篱下,无奈之下答应下来。
孔氏被休以后,无颜返回娘家,跟随姐姐来到洛阳,温饱虽然无忧,但是比起田http://m•hetushu.com府毕竟有些差距,内心不很满意。孔氏容貌甚美,年纪也轻,生性又骚浪,与田让夫妇共居一室,虽然各处一间,夜半声音却听得清楚,不由勾起心火。田让容貌虽丑,身材甚是结实,孔氏趁着其姐外出之时,寻机与田让勾搭成奸。
不久,姜述故事传到京里,田却听人说起,因是同乡,甚是关心,回来说给孔氏听。孔氏前番被休,不感念田希夫妇恩德,认为全是姜家背后破坏,才弄成这般下场,又挨过姜丁毒打,骨子里深恨姜家。孔氏因此想说服田却出力对付姜家,道:“上次吃了姜家大亏,夫君得想方法替我出口恶气!”
汉代大户人家,皆知占卜之语“代汉者,涂高也”,田却听罢此话,一骨碌爬将起来,想问清此话真假。孔氏胡编乱造,怎能说出一二?支支吾吾答不上来。田却见状,知道孔氏想用此法加害姜家,道:“以后莫谈此事,若被圣上闻知,姜家恐有灭族之祸。”
姜述忙了半天,只去了袁愧、杨彪两家,看看时已近午,回到驿馆,未及喝口茶水,驿吏来报,道:“有人拜访。”
这日姜述入宫见驾,田却躲在暗处悄然观察,见姜述举止稳重,面色坦然,成人以后定然前途无量,不由生出悔意,但是事已至此,已无补救之策,只得叹声长气,暗自关注姜述消息。待得知姜述无事,长吁一口气,心中一块巨石落地,又想起家中丑事,不由心神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