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2章 巧救文姬

曹操笑道:“传闻姜大人天大学问,年少老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蔡琰没来由地心中大定,浑然忘了眼前姜述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童。董许这时反应过来,见到手的美味飞了,不由怒从心来,指着刘辩喝道:“你这两个小屁孩,还敢来管本公子的事,速速走开!否则我剥了你们的皮!”
蔡琰见有人出头,定睛看时,认出其中一人是姜述,顿时面露喜悦之色,趁着董许发怔之时,一下挣脱开来,几步躲到姜述身后,揪着姜述的衣角不放。
小公子目露恐惧之色,心中甚是后悔跟着师兄出来,口中呼道:“师兄救我!”
年少公子闻言猛然抬头,知是走错了门,告了一声罪,兔子般飞跑出去,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董许没有想到冒犯了不该冒犯的人,单纯为了刚才那句话,他们董家就得脱层皮,见刘辩如此狂妄,右手食指点着刘辩,对家丁道:“给我狠狠打!”
刘辩暗道不好,心情顿时跌落,连忙哀求道:“母后切莫怪罪姜述,都是儿臣逼他的。”
姜述听说此人便是曹操,仔细打量一番,上前还礼道:“见过曹大人。”
何后脸色缓和下来,忽然笑道:“出去看看也不是不好,母后也没有怪罪姜家子的意思,皇儿去吧,母后要去给皇祖母请安。”
刘辩原本还顾忌惹出事来,被何后禁足宫中不能出来,这下被董许惹得m.hetushu.com动了真火,嘿嘿冷笑一声,道:“不知是谁家孽子,不怕灭族吗?!”
客人之间发生争执,又都是大族弟子,掌柜不敢做主,火速报往东家。春丰楼为袁家产业,袁家庶子袁绍负责打理此间生意,听闻是董家与卫家冲突,知晓单凭个人之力调和不了,赶紧派人去报了官。北部尉负责洛阳北城治安,又与袁绍交好,接案后第一时间带人赶了过来。
董许见家丁来拦,心头怒火顿起,一个耳光打了过去,喝道:“你这卑贱之人,还敢给我唠叨,什么贵重公子,在我眼里都是些屁。”
姜述也怕惹上麻烦,正待让姜丁领人护送蔡琰回去,让董许赔些银钱将事了结。正在此时,楼下腾腾上来一班人马,为首之人面黑短须,眼神犀利,身着官服,神态威严,却是北部尉到了。
姜述见有官赶到,知道此事遮掩不住,悄声向方略叮嘱几句,方略自去与董许小声交待。此事并未闹大,董许又承认醉后寻衅,愿意赔偿卫仲道和酒楼银两,因此案子很快了结。北部尉识得董许和卫仲道,也不愿多生枝节,很快草草结案。
姜述道:“曹大人客气,大人才学下官也有耳闻,今日尚有事务要办,若曹大人不弃,请约时日,再行详谈不迟。”
董许沾了些酒犯糊涂,下人却有明白人,连忙附在董许耳边说了几www.hetushu.com句,董许顿时神色大变,酒也醒了大半,知晓方才说话之人身份定不简单,要上前说些软话,刘辩却不知何时没了踪影。
室内众人闻言大怒,一位家丁上前拦住董许,道:“公子莫走错了地方,这几位公子身份贵重,可不是你轻易敢惹的。”
百姓不愿见官,怕惹麻烦,虽想留下看此事如何结局,但是见过腰牌,都怕惹上是非,不敢停留,一会儿散得干干净净。
原来此人正是鼎鼎大名的曹操,自出任北部尉以来,行事果断,雷厉风行,难得有如此和气的时候,不仅属吏兵丁纳闷,即便董许等众也甚是惊异,猜不透这位少年身份。
姜述呼喝一声,还未忘记拉刘辩下水,附耳对刘辩说道:“这位小公子乃蔡邑大家女公子。”
这小公子不是别人,正是蔡邑之女蔡琰女扮男装。姜述往昔到蔡邑府上见过卫仲道,听闻旁边小公子呼救,声音却似女子,定睛一看却是女扮男装的雌儿,又一看模样,正是蔡邑长女蔡琰。姜述记得历史上蔡琰那段凄惨遭遇,对卫仲道印象十分不好,卫仲道可以不救,但蔡琰哀怜无助的眼神,让姜述再次想起她日后的悲惨命运,同情心不由泛滥,当下不管不顾,喝道:“住手!”
方略回头见刘辩已走,有回护董许之心,掏出腰牌,对围观人众喝道:“这位公子刚才醉酒失态,今已醒酒,也无大http://www.hetushu.com事,诸位散了!”
车骑将军董重为董太后之弟,董许若论辈份应是刘辩之舅,但是何后与董太后面和心不和,因此董家人即使入宫也不去给何后请安,虽是外戚,却不识得大皇子。董许虽是纨绔子弟,此时醒过神来,大约猜出刘辩身份,知道惹了大祸,哪还有心思去想那位小公子?
董许醉眼蒙眬间,看清说话之人,识得此人名叫方略,曾在车骑将军府当过差,后调任南宫卫士尉,冷然道:“你要趟这浑水吗?”
曹操喜道:“姜大人今晚可有时间?若是有暇,今晚在下就在此处恭候大驾。”
蔡邑是刘辩经书文学的老师,闻言自是不能不管,出面指着董许喝道:“放开你的脏手!”
春丰楼二楼一处包间内,五六位大家公子正在饮宴,为首一位青年男子年约十七八岁,身材瘦弱,长相倒也说得过去,但是面色苍白,不时咳嗽一声,一看便知身体虚弱。对面坐着一位小公子,年约十余岁,生得极为俊俏,只是女相重些,声音尖细,明眼人若是细看,便知是女扮男装的雌儿。旁边还有几位文士作陪,十余名护卫家丁在门口伺候,看这场面便知数人皆是富贵公子。
姜述小声宽慰道:“姐姐且请放心,有我等出面,这贼子不敢横行。”
姜述跟在刘辩身后也过来看热闹,只见此时胜负已分,想那董重身为车骑将军,为嫡子配备http://m•hetushu.com的护卫皆是军中精锐出身,不一时已将卫仲道这边从人打翻在地。董许见卫仲道浑身颤抖,想是怕到了极点,啐了一口,鄙夷道:“熊样。”然后换上一幅笑脸,又上前去扯那位小公子。
这话讲出来可就得罪人了,若说先前误入房中,众人可以酒后失仪见谅,这辱人的话出来,在重视名节的汉代却是大事,稍有血性者都要上前理论一番。为首公子姓卫名仲道,出身河东卫家,又是嫡次子身份,如何能咽下这口恶气?起身上前理论,不料董许借着酒意,一脚将卫仲道踹翻在地,一不做二不休,径直去抓那位女扮男装的小公子。
洛阳城内,最好的酒楼不是河北甄氏开设的和富楼,而是汝南袁氏开设的春丰楼。春丰楼位于皇宫北边的主街右侧,占了很大一片铺面,因为不敢高于皇宫大殿,因此只是两层楼高,但是装饰却是富丽堂皇,修建时砸了一少银钱。
原来姜述见惹出麻烦,也不愿此事闹大,以免刘辩因此挨何后斥责,方才见尉官开口,知晓他与此人相识,事情断然闹不起来,因此让王越先行护送刘辩回宫,自己留下善后。
卫家仆人见公子受辱,哪能忍耐得住?不待公子吩咐,全都扑将上去。董许从人刚才未来得及劝,知晓此事公子做得过了,但是事至如此,却不能让公子吃亏,两拨人大打出手,一时间惊动全楼,惹得众人齐来围观。
两人约好,相互和_图_书见礼别过,姜述分出几位家丁送卫仲道并受伤众人就近寻找医家诊治,自与从人送蔡琰回府。一路上姜述忍不住斥责蔡琰几句,让她以后不要抛头露面,虽是九岁孩童,但是却有官身,已是隐隐有威,虽然是斥责,却流露出关心之意。蔡琰想起方才紧紧拉住姜述衣角,那种绝望之时突然而来的安心感觉令她最是留恋,这时又感受出姜述浓浓的关爱之意,芳心不由生出别样滋味。
女扮男装的年少公子出外更衣,回来时却是走错了包间,这间包厢内也全是官宦子弟,为首公子是当今车骑将军董重的嫡次子董许,最好男风,见误入的这位公子十分俊俏,不由大呼道:“小郎,过来到我身边坐。”
刘辩身边护卫都是南宫卫士乔装所扮,见董家家丁要打上来,随即迎上前去。眼看大战即将爆发,为首校尉却认得董许,冷言道:“董二公子,如今住手尚来得及!”
董许多喝了些酒,酒后领着一群狐朋狗友回去,走在二楼通道时,偶然从门帘缝隙处看见方才那位小公子,被小公子的俊俏迷得心里发烧,借着酒意一步闯了进去,径往小公子走去,口中说道:“这是哪家公子?却是让我挂心得紧。”
姜述等人也算当事证人之一,具书签字完毕,姜述正要送蔡琰回去,北部尉见了姜述画押,顿时将公事扔给属吏,上前几步拦住姜述,施礼道:“原来姜大人在此,请恕孟德眼拙,当面不识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