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4章 荣归临淄

众人分手,看着姜述一行人远去没了踪影,大家这才起身回城。而不远处一个高坡之上,七八位仆人簇拥着一辆马车,马车上一位小娇娘远望着姜述一行远去,长叹一口气,吩咐众人回城。
周氏点头道:“如此也好,若将事务全部压在你身上,恐怕再无时间学习。”
姜述年纪虽小,在姜战眼中已是家族主心骨,道:“前些时日,已收购大船三艘,又打发族中百余弟子学习船工,只是海图难觅,尚未觅到合适避祸之处。”
姜述道:“其中艰险皆出帝心,如今看来风光无限,然而祸福相倚,所谓狡兔三窟,避祸之地不得不提前安排。”
姜述又说道:“明后年必有大旱,我姜家心腹到任之后,可使族人在岛上建造住所仓库,日后为我姜家秘密根基所在,机密工坊皆建在此岛。此地县长、县尉等大小官员,皆要设法安排心腹之人,担心朝廷见疑,不能全部由族人担任,还要选择异姓可靠心腹。此事甚急,叔祖须尽快考虑相关人选。”
到了傍晚,各项事务已经交接完毕,姜述分门别类,将诸位主事分为数拨,逐步开会布置,所言无外行之语,所语皆可行之策。会毕,众人皆道姜述确实神授天才,各人皆心怀敬畏,行事尽心尽力,不敢有半点欺瞒。
姜述道:“我心中有数,速将族人在外出仕者名单给我,各地旁和_图_书支也要一份,若有心腹之人在任者,也拟一份名单给我,我要提前筹划一下。”诸事商议完毕,姜战自去安排。
次日上午,周氏来到书房,屏退下人,道:“述儿,母亲有件事与你商议。”
众人皆到祖宗灵位之前郑重立下誓言。古人重视誓言,姜述见状放下心来,道:“明年后年大旱,粮价大幅上涨,流民增多,至中平四年,乱民将揭竿而起,祸及八州,尤以青徐诸州为祸最甚。”
姜述道:“母亲但说无妨。”
王越见弟子如此人缘,心中得意,担心姜述回乡影响练功,叮嘱大弟子史阿一阵,让史阿带着几个师弟一路随行,一是卫护姜述平安,二来可以代师授艺。
姜述摇头道:“无妨,费用我有办法解决。再请叔祖聘些制铁、造纸、酿酒等诸般匠工,不要怕花钱,但需要经验丰富而又思路灵活者。”
过了数日,已是年关,族中出仕之人大多回乡,即使各地分支,亦派主要人物回乡祭祖。春节为汉时大节,骨子里都重视得很,又可以借探亲祭祖之名请假;再说姜述之名已经传遍天下,众人知道他现在风光无限,回乡探亲也有沾光之意。
街坊百姓见姜家子如此重礼重孝,皆是称赞不已。周氏不顾这些,上前扶起姜述,转着圈儿看了又看,笑道:“我儿去了一趟京城,这嘴和_图_书越来越巧,身体也壮实了些,母亲放心得很。”
周氏看着姜述平安归来,早已笑容满面,姜述望见母亲,从马车下来,步行到跟前行下大礼,道:“述儿远行在外,不能侍奉母亲身侧,又让母亲如此挂念,不是之处母亲见谅。”
然后指着一处道:“只有此岛面积足够,水源充足,又有耕地,足可安置数万族人。叔祖可使人秘密购下此岛,以为将来避祸之根本。另则,此岛为东莱地面,得为亲近族人求得此地官位,叔祖费心琢磨一下,族人之中可有良才可用?”
众人拥着姜述回去,周氏让家人大摆宴席,街坊族人皆使人请到。一时间院里忙忙碌碌,姜述瞅个空儿,使人招呼姜战到书房,两人落座,打发下人下去,姜述将过程细述一遍,姜战道:“述儿能顺利归来,又得了圣上宠爱,乃是虚惊一场,反而因祸得福。”
姜述故事已经传遍天下,连皇帝都信服赐官,众人又岂能不信?姜述见众人无开口者,道:“我姜家自周朝建国,曾经雄霸一方,其后虽然失国,但是族人旺盛,在天下诸州开枝散叶,也是著名大族之一,今幸得神人眷顾,复有雄起之望。今日所议为本族生死大事,请诸人在祖宗面前立誓,此间所言种种,不得传于别人,不经许可,即便妻子儿女,亦不得私传。”
姜战道:“我当尽力去和_图_书办,前期些许所费,叔祖还可支付,若是大宗款项,叔祖无能为力,述儿当尽快筹集为上。”
姜战盘算一下,道:“购置岛屿、山林所费不小,又得安置山民,建设房屋,所需费用甚多,是否通知汝母?”
春节当日,姜述已经十周岁,族人相互拜访完毕,又有官员乡坤前来,热热闹闹过完初一。初二上午,姜述使人请族中出仕之人及各支各系主要人员会议,只留心腹在旁伺候,待大家聚齐,姜述言道:“诸位乃我姜家精英,我今日所言事关姜家未来,请各位千万保密。”
姜战应诺,姜述又道:“城外云门山东部,人员稀少,间有山谷可用,叔祖亦请人购置,将山民迁出安置,此处我将有大用。”
周氏道:“往昔你父去世之时,你年纪尚小,母亲担心族人趁机架空我们长房,因此不得不抛头露面,将合府大小事务掌控手中。今述儿已是官身,又颇有手段,我欲将姜家事务皆托付于你,又恐耽误你学业,因此与你商议。”
青州刺史尹度与众官员上前,道:“姜大人此次入京,为青州争了好大面子,故而本官率领属官前来相迎,以嘉其功。”
众人纷纷上前,或祝平安,或祝安康,其中也有不少大员,最多的却是著名的墨客文人,又赋诗作辞,纷扰了许多时候。
古时官身压人,姜述年纪虽小,如今接掌和图书家业,却无敢于提出异议者。继而众人依序将各自掌管事务逐一汇报,姜述前世曾经下海经商,对商铺诸事内部关节自是通晓,间或询问几句,必是重中之重,在外人看来,姜述并非年少稚子,所语皆商业术语,建议皆老成之言,不知者还以为是位经商多年商界精英。
姜战笑道:“敢不尽力。”
众人答允,姜述道:“我自受神识,能知未来,诸位本家信否?”
姜述在洛阳大大露脸,又封了官,早在各地引起轰动,一路上官员迎送,却是耽误了几天。这日将近傍晚,姜述一行将到青州,提前打发姜丁回家报信。等到近城三里,前方出现密密麻麻的人群,姜述不由吓了一跳,等到近前,发现是合城官员出城来迎。
姜述官职与县丞平级,青州衙门、齐郡衙门不少官员职级高他不少,此举已有违制之嫌。但这些官员信息灵通,知道姜述与皇子交好,又奉旨负责《三字经》编辑,满朝文武争先与其交好,自不能以官职高低相待。
众官闻言不好强请,陪着姜述一同进城。姜述九岁得官成了传奇,也成为本地人的骄傲,官道两旁百姓越集越多,争着来看这位扰动天下的小少年大才子。
母子两人仔细商议一会,将合族长老、账房掌柜等相关人众召集起来,周氏道:“自夫君仙去已近四年,原来述儿年少,我不得不抛头露面操持家务,和图书如今述儿年纪虽小,但是已得官身,再如前番那般行事,恐惹外界议论,对述儿名声也是不利。我今日做主,以后姜家主事之人便是述儿,相关人员待会自与述儿交接。担心耽误述儿学业,府内之事不决,可以问我。”
姜述从怀里取出一卷布帛铺开,道:“此是我在京城搜集的青州沿海海图。”然后指着几处海岛道:“这些小岛面积较小,不足以安置族人,但是岛上皆有淡水,未来可为他用。”
姜述想提前准备各种事宜,正好缺少资金,闻言正合心意,道:“母亲所言,也有道理。儿以为姜家事务可一分为二,外务我为主,六叔祖为副,内务还请母亲操劳。”
姜述内心暗笑,这些高官往常都是高高在上,这次折节下交,若非有人招呼,便是有事相求,表面上却有这般借口,虽然有些牵强,却也合情合理,真是不折不扣的老油条,让人不得不鄙视又不得不佩服。姜述心中虽然如此想,表面上却是笑容满面,施礼道:“诸位大人过誉,下官能有今日,皆是诸位栽培之功。只是离家日久,家堂在室,心中牵挂,日后定然上门拜谢,以报答诸位看重之恩。”
临近家门,合族上下皆出门迎候。姜家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多年未曾出过出色人物,逐渐式微,此时因为姜述,族人在他人面前再次挺直了腰肝,闻听姜家功臣回来,没有道理不来迎接。